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1-12-30 11:23

科技博客路在何方?

黄龙中 黄龙中
-

Altimeter 的产业分析师 Jeremiah Owyang 写了一篇文章,叫《一个时代终结:科技博客的黄金时代结束了》,根据他与产业内相关人士的交谈,列举了科技博客未来几大趋势,认为科技博客像电影产业一样,存在一个“迸发期”(emergence period),迸发期内各种新技术、新内容、新商业模式催生一个个新媒介(博客)。而现在,有几个趋势显示科技博客已经走完了这段“黄金期”,将走向下坡路。

TechCrunch 前首席作者 Sarah Lacy 是 Jeremiah Owyan 一名忠实粉丝,但她不同意 Owyan 的观点。

Lacy 在个人游记博客上写了一篇文章,叫《科技博客的黄金期结束了?我绝不同意》。这篇文章深情表露了 Lacy 对科技博客热爱和信心。Sarah Lacy 刚刚在 11 月离开 TechCrunch,准备创办自己的 TechCrunch 2.0——PandoDaily,这家网站将由她的前老板 Michael Arrington 进行投资。

为了方便阅读,这里把两人的观点处理成问答形式。我们相信辩论的力量,观点的交锋,是产生真理的过程,正如上一场关于 ICS 和 Windows Phone 的辩论

Owyang公司收购阻碍科技博客发展,我们看到 AOL 收购 Engadget 之后,主编 Josh Topolsky 走了;AOL 收购 TechCrunch 之后,创始人 Michael Arrington 走了;Say Media 收购读写网之后,高级作者 Marshall Kirkpatrick 也离开了,等等。你怎么看待收购?

Lacy:坚决不卖。做科技博客要树立“不卖”的决心。

“不卖公司”在硅谷可能会被嘲笑,事实上我看到太多的公司甫一创立就卖掉了。但至少对于我自己,我与潜在投资者和潜在雇员的交谈中屡次强调,我想有所建树,而不是为了卖掉。当然,我不是做公益事业,大家都为我的新网站承担了风险,我也一样,所以我们将挣钱,挣很多钱。但不是从收购交易里捞钱——如果是那样,说明我失败了。

树立“不卖”的决心会影响你运作科技博客的方方面面,比如员工的薪酬,项目经费的分配,以及平台与个人哪个更重要。要把媒体做成一个长青事业,唯一的途径是让它“被某些事情取代”,而不是因人才的流失而受大的波动。

Owyang:以上所举例的人才流失——再加上 Mashable 的资深编辑 Ben Parr、TechCrunch 的 CEO Heather Harde、原 TC 著名专栏作家 MG Siegler 和你离开原东家——对原科技博客有什么影响?

Lacy:影响很大。早期的科技博客,是创始人基于业余兴趣爱好做起来的,他的“明星角色”对网站的发展影响非常大,烙印非常深。比如 TechCrunch 一直被认为是“Mike  的博客”。

但下一代科技博客,我们暂且把它称为“科技博客 2.0”,这群博客将首先考虑商业模式,比如前 Engadget 员工成立的 The Verge,前 Joystiq 员工成立的 Vox Media 子网站等等,它们都会首先解决商业模式问题。这个过程中,“资本”无形削弱了创始人对博客的“人格”影响。

Owyang:科技博客的商业模式是什么?

Lacy:多数情况下,媒体并没有找到把他们的影响力货币化(monetize)的路子。我曾经为多个平台写文章,与其他平台相比,TechCrunch 的影响力最大,广告却最少。我将努力在两者中间找到平衡点。下一代科技博客将会非常注重用户体验,包括广告体验。这代博客在上一代博客的困境中起步,完全有可能依据影响力创建一个读者群庞大、竞争对手忌惮、最受人尊敬的名字,同时建立起足够大的商业规模。

Owyang:随着社交网络的兴趣,人们越来越不喜欢去“啃”长篇幅的深度文章,他们喜欢短、小、快的社交化新闻产品。你对此怎么看?

Lacy:我不同意你的看法。过去几年我在TechCrunch写过多篇“长文”,它们都是 TC 点击量最高的文章,比如关于 Kindle 信号问题的文章,比如关于 Byliner 的讨论。如果内容够好,人们总会抽出时间来阅读。为了写长而写长是愚蠢的行为,但请不要低估聪明的读者。如果你的文章是高质量新闻报道,或者饶有趣味地给大家讲故事,人们总会去读的。

Owyang:下一代博客还会有哪些特色?

Lacy:全民参与。这方面 HuffPo 和 SeekingAlpha 是先锋,但我认为这才刚刚开始。在将来我自己的平台上,读者和我们的作者将可以平起平坐地发布文章。目前很多有影响力的博客都是个人在“发声”,但如果你不更新博客呢?你的声音就没了。事实上,很多人是愿意写的,比如 VC 行业里的 Fred Wilson、Ben Horowitz 等等。想像一下,那些愿意说而且不靠博客谋生的人群,这个基数得有多大。他们不想天天写,也不用领任务,说不定这样他们会更有创意呢。

我们在 11 月北京 TechCrunch 大会上看到 Sarah Lacy 已经怀孕,这可能将延缓她的新网站上线时间。但从她对 Jeremiah Owyang 的回应来看,与其说是在为科技博客产业摇旗呐喊,不如说是在为自己鼓气加油。正如她所提到的资金风险一样,投资者对她新闻专业出身也持保留态度,怀疑她在新网站将采用媒体运作方式,偏重于深度报道。

未来的路很长,要打造出 Lacy 眼中的“科技博客 2.0”样板并不容易。但是我们从一个小细节中能看到她的执着:10 月 31 日,TC Disrupt 第一场“炉边谈话”对话腾讯创始人马化腾,访谈结束时间到了之后,她一直不愿意放马化腾下去,追加了三四个问题,足足延时 15 分钟。

做事贵在坚持,祝 Sarah Lacy 前方的路走好。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