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区的逆袭,初音未来流行的背后

公司

2012-01-27 15:05

昨天, NEC 公司发布了全球将裁员 1 万人、年亏损 1000 亿日元的消息。一年多来,日本都被惨痛的坏消息围绕着。东海大地震与核泄漏让人看到了其脆弱的一面;中国制造的崛起,让其雁形模式的构想破灭,以往辉煌的制造业陷入苦战之中;更令外人看淡日本未来的是,在创新为王的网络时代,强大的互联网、软件公司里没有一家属于日本。甚至是内容相关的游戏行业,日本也在美国 IT 公司的侵蚀下节节败退。

但是,即使在如此令人沮丧的景气下,要说日本已经在网络时代完败,恐怕还为时尚早,至少日本文化并非如此。依靠网络,动画、漫画、轻小说等等的日本文化在全球范围,尤其是青少年人群中产生了巨大影响,世界上很多人所知道的日本并不是来自于现实,而是来源于日本对外展示的文化作品。对不熟悉的读者,有必要解释一下,本文标题中的“11 区”的指代就是日本,这个典故来源于一部著名的动画作品,而对于大量的年轻人而言,这早已是一个亲切而诙谐的对日本的称谓。

日本文化不单在有效地借助互联网传播着,更进一步的,它还在塑造着互联网文化。

同样是昨天,在 Youtube 上,一段日本虚拟歌手初音未来在东京演唱会的视频片段收获了一千三百万的点击。这段视频的火爆并不是个孤立的事件。在早一点的去年 7 月,这个完全虚拟的歌手就已经走出国门,在美国洛杉矶开办了专场的演唱会;上个月还签下了丰田花冠、谷歌 Chrome 等的形象代言。无数狂热的粉丝不单是拥护初音这么简单,他们还亲手制作着初音的歌曲、招贴画、视频,她的形象每天都在不断丰富,从而吸引更多的人来添砖加瓦,形成正反馈。

初音未来的影响力通过社区在网络世界中以几何级数在扩张。

经济方面,在她诞生之初的 2007 年的极其粗糙的时期,初音就为其所有者,日本 Crypton Future Media 公司带来了近六千万日元的盈利,这还只是通过销售 CD 或周边产品等传统手段获得的;如今,通过举办演唱会、活动,签订版权合作协议等,Crypton 公司的盈利更加丰厚及多样化。在背后,由于创作者需求的增长,用于制作初音未来音频流的 Vocaloid 软件的销售也大量增长,这为该产品的所有者 YAMAHA 公司带来了可观的收益;这连带着又为 YAMAHA 公司的各种乐器和电子设备带来了需求。同时,作为内容供应方面的动漫、音乐行业也获得新的增长点。更不用说为初音的 3D 形象出力甚多的游戏行业,也能分一杯羹。以日本人的精明,总是能在点的突破下带来一个大面的增长。

初音未来的成功是典型的日本式创新的成果,即解决已有他国产品的缺陷,然后做好做精做强。但这次创新的对象不是任何实体的产品,而是模式的创新。

长期以来,版权与分享之间的矛盾一直在阻挠着互联网的发展。对版权的严厉保护的行为,被美国学者 Lawrence Lessig 称为是对下一代的战争,并且最终没有人获益。因此他以及其他学者都呼吁要建立一种混合的经济模式,即商业实体通过有效的利用社区的分享与再创造来获得收益,而不是反过来通过恐吓及勒索。

知易行难,学者的诉求至少在美国没有得到好的解决,进入 2012 年之初更加导致了 SOPA 法案这样的激烈冲突。想要大的公司与分享社区之间达到双赢,需要极其精确的平衡,这之间需要的控制难度不低于磨制最精密的仪器,冷酷而死板的美式管理极难做到这点,然而日本人做到了。

Crypton 公司在打造初音未来时,做到了对成熟的同人志的再创作形式的良好吸收,公司并不打算在内容创作上获得渔获,而是收取某种意义上的形象管理费用。Crypton 最开始只是对肖像权在商业使用中收费,而售卖 CD 或手办等,在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可以说是一种社区的捐赠行为。这种尊重社区的卑微姿态带来了粉丝们的巨大认同,粉丝的急速扩张使得看似微薄的“管理”费用也急速膨胀,在 2009 年的时候,初音未来社区作品集随便一张 CD 就已经能获得几万的销量,里头的每首歌都是粉丝们下载过的,但他们还是买了,这让苟延残喘的唱片业大跌眼镜。

随着分享社区的成熟,初音未来形象也已不再是一个作为快速消费而存在的玩偶。没有观看过初音演唱会的人可能会对一群人扎堆看录像的行为嗤之以鼻,但只要看过就会为初音未来所演唱的曲目质量之高而感到惊讶。初音未来不是一个真人,所以其管理公司不用顾忌其作为人的发展问题,创作者也不用顾及她的领悟能力与演唱实力,实际是带来了一个根本上的革新的创作形式。

初音已成为表达音乐人思想的新媒介。

以最近异常火热的初音作品《千本樱》为例子。该曲自去年 9 月 17 号上传到分享社区 niconico 以来,几个月内已经获得了超过两百万的点击,且被大量转载及再创作。这首有日本大正风的歌曲,在日本震后的大环境下获得了强烈共鸣。而稍微了解日本历史的人,也不难从浮世的少男少女、圣者行进、断头台、终焉等隐晦的字眼里发现其暗示着指向了时间更后一点且激烈得多的事件。

无论如何解读,《千本樱》显然都不适合一个真实的 16 岁少女来演唱,且不说形象打造上有无好处,少女光消化其中的历史内涵就已经困难。但由初音这样的少女形象唱出樱谢的意境却又再合适不过,软件的存在使得这首歌成为可能。

Crypton 公司与初音已经在本土获得了巨大成功,也开始在美国掀起热潮。但与其他日本企业一样,Crypton 公司最重视的海外市场是中国。

初音的中文版本音源将很快发布。事实上,国内的各个分享社区早已发出了对初音的中文版本的呼吁,很多制作者在尝试用日语语音库制作中文歌曲,虽然唱出来还略显滑稽,可仍然显示出巨大潜力。

如果大众对承载着日本文化的初音在中国发展有抵触的话,那也毫无问题。在更深层次,YAMAHA 公司的 Vocaloid China Project 也已经正式启动。这次,通过海选出来的中国版的初音将是彻头彻尾的中国的。

很快,我们就能看到一个明眸皓齿的二八少女,她的名字可能叫绫彩音或者雅音宫羽,或者其他更动听的名字。她将唱着由柳永所填写的《采莲令》,在月华下蹙眉;或者唱着晏殊的《浣溪沙》,在小园里徘徊;又或是晏几道的《虞美人》,愁倚阑干。她将比一切真实的庸脂俗粉还更能体现中华文化的伟大历史内涵,而她本身就是最新的时尚。

这将打动所有中国人,且获得巨大成功。

反过来,与日本文化产业的成功创新相比,国内官督商办的所谓动漫产业却陷入了极其尴尬的地步。各地轰轰烈烈搞起来的动漫产业园区要不白白闲置,要不挂羊头卖狗肉成了房地产项目。各个级别的对动漫的支持,也变成了相关人等的分润;在既没有实际的资金的支持、也没有实际的播放机制变革的情况下,谈何真实的创新。刷了漆之后拿出手的,也只是为着美日项目做苦力的可怜的外包民工们。

此路不通,必走别路,在现有环境下既然无法施展自己的才华,为何不为初音来创作。属于中国人的虚拟偶像将是什么样子,让我们拭目以待。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小众而精致的内容将迎来意想不到的春天,虽然不过是刚刚有严冬的第一丝绿意。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