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游戏 7-31 20:38

独立游戏者成为资本的「宠儿」,他们生存的世界有两极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7 月 28 日,Google 在 Chinajoy 举办了一场游戏行业论坛。凉屋游戏的 CEO 李泽阳被邀请到现场。在与媒体分享独立游戏的发展情况时,李泽阳说了上面这样一句话。

(右一为凉屋游戏李泽阳)

凉屋游戏是来自深圳的一支独立游戏团队,公司上下加起来共 13 人。过去两年时间内,他们发布了四款产品:《暴走方块》、《你行你上》、《方块冒险》、《元气骑士》。其中《元气骑士》是他们效果最好的一个游戏,在 GooglePlay 上有大约四五百万用户。

客观来讲,这算不上一个多么成功的商业范本。而穿着 T 恤短裤运动鞋的李泽阳,如果出现在 Chinajoy 任意一个展台附近,你多半会认为眼前的这个大男孩只是为了「沉迷」的某款游戏而来。

但这并不妨碍李泽阳被推到聚光灯下。最近这段时间以来,资本和巨头公司们对独立游戏的关注程度,让独立游戏人们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优秀的独立游戏制作人在各种活动中被奉为座上宾,各种关于独立游戏的资金和扶持计划也相继出台:

  • 网易去年就尝试《花语月》《惊梦》等风格具有「独立游戏风格」的产品,今年五月丁磊在宣布将在独立游戏品类上加大投入;
  • 1 月,中手游宣布「拿手好戏」独立游戏扶持计划;
  • 3 月,乐逗游戏出2亿独立游戏专项扶持基金;
  • 4 月,腾讯启动极光计划;
  • 7 月 27 日,阿里宣布推出「积木计划」;
  • 7 月 28 日,杉果推出「跃计划」……

「我们现在可以自己玩了」

在跟着网易、英雄互娱「玩」过大型的发布会、游戏音乐会后,梁其伟终于能自己「玩」一次了。

7 月 27 日,梁其伟在上海多伦美术馆的三层为他的玩家举办了一场线下聚会。这场活动有两个主题——玩家派对和新品展示。不少玩家大老远从厦门、辽宁、四川等地赶来,现场被挤满了人,不少没占到座位的玩家,只好站在舞台两边。

(线下活动现场)

这场活动上,梁其伟向玩家宣布了新品手游的消息,漫画作品《阎王不高兴》改编的同名手游。漫画的作者是网络上特别有名气搞笑漫画家使徒子,就是那搞笑漫画《一条狗》的作者。

“嫂夫人(梁其伟)真是有钱了啊,还开始玩 IP 了?”

现场有玩家这么说道。

了解梁其伟的玩家知道,变得有钱也就是最近几年的事情。十年前他在大学宿舍里完成了做成了一部单机游戏——「雨血」系列的第一部《雨血:死镇》。「雨血」系列为梁其伟累积了粉丝基础,但直到在这个 IP 基础上开发了手机游戏产品《影之刃》后,才在商业上获得了成功。

影之刃目前推出了两款手机作品。《影之刃 1》被网易代理,有近半年的时间这款游戏每月的流水保持在 2、3000 万。

2016 年 11 月 17 日,《影之刃2》正式在 AppStore 上架,获得了 AppStore 中国区首页 10 个推荐位。这一次的发行公司梁其伟选择了英雄互娱。

(「魂」的美术风格进化,图自口袋巴士

英雄互娱的 CEO 应书岭曾经向媒体公布,他们在《影之刃 2》上「砸」了一个亿,其中有 5000 万是游戏的代理金,另外拿出 5000 万元人民币,用于打造《影之刃 2》后续的电竞赛事。

但光鲜亮丽绝不是故事的所有

在梁其伟、李泽阳们走上舞台的时候,可能还有无数的开发者可能刚刚忙完工作上的事情,在「多待会想想游戏」和「收拾收拾回家」两者之间做出选择。

小白和梁其伟他们相比,似乎是独立游戏人的另一个极端。

2012 年,小白辞去了育碧的工作,正式成为一名独立游戏开发者。五年来他有 9 款个人作品上线,其中最知名的应该是《喜欢和你在一起》、《我们相聚十万光年》。前者在上架时被 Appstore 首页推荐,一周内下载量破百万。

(《喜欢和你在一起》)

小白最近常常出现在大理的某座图书管里,为他的新游戏敲代码。他目前感兴趣的是如何用游戏去讲好故事,因此在新的游戏里会尝试更多的不同形式的表达。

尽管已经做了五年游戏,小白的团队依然只有他一个人。

原因有很多了,比如他喜欢安静,担心因为自己一些不成熟导致市场反应不好,会影响别人。自己一个人就不会有任何顾虑,任何想法都可以贯彻到底。

中间也有资本主动过来接触,小白的应对方式是「提出自己的原则,让资本自己去斟酌,不行就算了」。至于收入,小白说:

目前不用做外包也可以勉强维持生活了,可能比一般公司员工还要低一些。

两极之间

独立游戏的概念其实很早就有,而在这个时间点被推到聚光灯下成为行业的宠儿,李泽阳认为主要是由于玩家品类发生了变化:

传统游戏面临着买量越来越贵、成本越来越高、风险越来越大,于是大公司把目光转移到有原创能力,能够独立做一些新类型、新体验的游戏团队上。

GooglePlay 大中华区商务拓展负责人张雷对评价李泽阳的话说得非常直接。的确,与之相比,大公司或资本们向来不会谈论自己真正的目的。

在他们可能经过公关团队数次调整的演讲稿里,「赚钱」的字体被调高了透明度,「初心」「回归」「梦想」才是放大加粗的重点。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真的不想赚钱,不过赚钱这件事变得越来越难了倒是真的。最近刚发布的《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提供了一个直观的答案:

报告显示,2017 年上半年,手游收入 561.4 亿,用户规模 4.35 亿人。

两个重要指标的增速都在下降。这些数据表明中国游戏市场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竞争越来越激烈。

爱范儿(微信 ID:ifanr)曾经在《中国移动游戏是腾讯网易交替霸榜的天下》这篇文章中提到,眼下中国的手游产业里有两种公司:腾讯网易、其他。对于生存在腾讯网易夹缝中的其他游戏公司,正处在焦虑之中——市场红利消耗殆尽,好产品又都被腾讯网易包揽。

独立游戏看起来似乎是他们的一剂良药,万一运气好碰到了下一款《纪念碑谷》呢?老实说,这个比喻并不恰当,毕竟《纪念碑谷 2》也是腾讯发行的了。

那么真正「不图赚钱」的腾讯和网易,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惊梦》)

网易试水独立游戏的《惊梦》,这个产品的团队认为

手游市场的未来的竞争,会是整体上的,风格、品类、创新等全方位的,用户会需求各式各样类型的产品,纯靠 IP 吸引玩家的方式越来越行不通。这个层面上,网易也是靠这款游戏也是为新类型探了探路。

也有人认为,网易做的这些东西,也属于一场品牌营销。

不论这些热情的人们抱着怎样的目的,都算是用真金白银,给中国独立游戏的土壤加了一把肥沃的养料。但你要是眼巴巴的盼着结果子或许就太天真了。同样让人担心的是,这些资金建造的,会不会是一座冷酷的工厂,专门加工用「独立游戏」模子套出来「垃圾食品」?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中国游戏开发者怎样在海外市场赚钱?Google 说他们也想帮点忙

7-31 21:13下一篇

对于电子产品,你是选择“不修就弃”还是“修修补补又一年”?

7-31 19:38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