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了,周鸿祎和 360 还是没有一点儿长进

人物

2017-12-14 17:58

前不久有一篇文章在互联网传得非常广,叫《人民想念周鸿祎》。当时看了之后我就心想,哎呀,我被代表了。我并不想念两年没动静的周鸿祎,周围问了一圈也没人想念周鸿祎,大家都比较想念的是 Google。

在移动互联网上没取得什么进展的 360 再一次被人们大范围关注到,也并不是什么好事。360 此前推出了 360 智能摄像机,主要用于监控和摄像之用,与之关联的还有奇虎 360 旗下的水滴直播,通过这个直播应用,我们可以看到听到部分 360 智能摄像机正在监控的视频音频内容。

水滴直播的隐私问题

正是从视频内容从“监控”走向了“直播”,事情的性质就变了。

一名自称“92 年女生”的创业者在自己的公众号“菲言菲语”上连续发表了《在红黄蓝事件后,我在 360 水滴直播看到了一个 6 岁女孩儿的裸露上身》,《一位 92 年女生致周鸿祎:别再盯着我们看了》,《92 年女生再致周鸿祎:我告诉你谁是幕后黑手》三篇文章。

这名女生走访了餐厅、健身房、网吧等场所,发现有大量未标注未提醒的直播行为,直指 360 的水滴直播侵犯了大众隐私。

(内衣店都有过直播)

其实 360 智能摄像机和水滴直播都不是新产品,关于监控摄像头兼职直播业务的讨论,此前便有,确有侵犯隐私的问题。虽然 360 方面也做了一些预防措施,但不够彻底,仍有漏洞。

在在红黄蓝幼儿园事件出现后,周鸿祎表示愿意给幼儿园等机构免费捐赠 360 智能摄像机,所以视频监控的重要性再一次被提及,在孩子的安危面前,隐私问题反倒是并不那么突出了。

甩锅和转移重点

当人们再次讨论水滴直播的隐私问题时,周鸿祎和 360 分别做了一系列的回应。

360 水滴直播的说辞是:是否开启 360 智能摄像机的直播功能,是用户自主决定,需要实名制,且 360 要求用户张贴标识注明正在直播,360 也有审核团队对直播内容进行审核。

对于 360 的回应,爱范儿和大众看法基本保持一致,认为 360 在甩锅给用户,360 自认为没有责任。

周鸿祎的回应就比较有意思了,他完全无视水滴直播自己的问题,在这篇《怎样以 “90 后创业者” 的身份干黑公关》的文章中,周鸿祎转而把矛头指向这名 92 年女生,指控她是“黑公关”,所写所为均是为了抹黑 360。

至于理由,周鸿祎列举了一堆:

这名女生的公众号断更十个月,突然写了两篇 360 的负面,这一定是黑公关。

这个公众号之前写的都是“约炮,419(for one night)”之类的话题,不乏粗口和标题党,女生肯定不是正经人,这一定是黑公关。

这个公众号之前文章阅读数一直不高,最近写 360 的出 10 万加了,肯定有大号在推,这一定是黑公关。

360 的摄像机和水滴直播,触动了一些人的利益,你说 360 不好,这一定是黑公关。

《名侦探柯南》拍动画片都知道从怀疑动机发现异常,到最终指出凶手之间还有个寻找实锤证据过程,现实中周鸿祎仅仅因为一些蛛丝马迹就断定这名女生是黑公关,而没有切实的证据,未免有且缺乏逻辑了。

反而是周鸿祎的反击方式,让我们嗅到了一丝腐朽的传统气息。把一个人的名声搞臭,那么这个人反映的所有问题,都将不是问题。身有污点都可以做证人,举证揭露水滴直播的隐私问题,跟这个人过去做了什么,没有必然的联系。名声论,动机论和出身论,反而是黑公关比较喜欢用的陈腐伎俩。

简言之,周鸿祎从这名女生以及公众号的一些小异常,就断定这是黑公关行为,这种“有罪推定”不仅缺乏逻辑链条,更缺乏实际证据。

回到重点,水滴直播真的有隐私问题吗?

先说答案,有。

爱范儿认为有,爱范儿的法律顾问认为有,官方声音也认为有。

爱范儿和爱范儿法律顾问的观点在《也许你在成人用品店的一举一动,都在网友们的监视之下》一文中早有呈现:

  • 如果分享的视频内容未经对方同意,即便是公共场合,一样侵犯了其隐私权。
  • 对于未成年人来说,如果监护人同意,一般情况下即认为代表了未成年人的意志来同意视频内容的披露,这时不追责。但前提是需要征求班级内所有家长的同意。
  • 如果视频内容已造成侵权,直播平台与摄像机机主属于共同侵权,均需承担连带责任。任何一个被侵犯的主体都可以要求直播平台和摄像机机主承担责任。

这个逻辑套用在360 的水滴直播下,完全可以断定,360 水滴直播和摄像机机主属于共同侵权。92 年女生在事件叙述中,有一些事实错误,比如开通直播的方式,360 赠送摄像机的范围,但核心事实并不影响 360 水滴直播平台侵犯隐私权的结论。

关于监控录像的使用范围早有讨论,《人民日报》援引《新民晚报》的这篇《用监控摄像头须有法律界定》文章也谈到了其中的界定问题。核心观点是:

公共场所并非没有隐私,监控是为了维护公共安全,不能涉足公民的个人事务。公共利益的维护应以公民权利为前提,尽可能少地伤害公民的私权。

 

可惜的是,我们看到 360 和周鸿祎的回应完全避开了这些重点,转而把传递声音的高音喇叭对准了 360 智能摄像头的用户,以及对 92 年女生动机的无证据怀疑。

没长进的 360 和周鸿祎

曾经 360 在美股市场市值高达 150 多亿美元,私有化退市前市值跌到了 93 亿美元,在腾讯阿里京东网易等互联网企业市值突飞猛进的对比下,360 市值不仅没什么长进,反而退步了不少,只能借壳转战 A 股。与之对应的,是 360 在业务和收入上也没有大长进。

至于 360 产品和周鸿祎话术上,几年过来,同样也是种种似曾相识的意味。

周鸿祎说自己蛰伏两年,最近人民想念他了才出来。这不仅让我想起了 360 在 2015 年发布的路由器,在新品发布的时候,他们着重宣讲了一个名为“孕妇模式”的功能,主要讲的是“调低路由器 WiFi 发射功率,降低辐射,有利于孕妇和胎儿健康”。

无数的实验和证据表明,家庭路由器 WiFi 辐射没有任何的健康危害,所以“带有孕妇模式的 360 路由器”就是一款制造恐慌情绪然后收智商税的产品,这对其他不标榜什么“孕妇模式”的正经路由器而言,是不公平的。

在爱范儿批评 360 路由器的产品定位和宣传策略时,周鸿祎也在微博上进行了回应

WiFi 辐射影响有多大一直都有争论,不相信辐射的人可以把信号调到最强覆盖大户型,但家里如果有孕妇比较在意,本着宁可信其有的原则,把信号强度调小,就像 CRT 显示器辐射一般人不在乎,但是很多孕妇会少用不用。

请问右边(编者注:右边指爱范儿)如果你怀孕的太太怕路由器有辐射,你会骂她愚蠢吗。中国有多少人男性会站在太太角度考虑问题。

(至于如何反驳这两段话,机智的网友已经提供了一百种方式)

关于 360 的劣迹,互联网上已经够多了。当然,其他巨头的劣迹也不少,BAT 每一个都有提起来就会呼吸的痛,但是我们可以看到,BAT 这几年都在做工作修正自身形象。

3Q 大战的时候,很多人认为 360 是鸡蛋和高墙当中的那个鸡蛋。不过 360 却总以为自己是撞向高墙的正义且受迫害的鸡蛋。

2016 年初,360 下面的雷电 OS 应用会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静默执行 Root 刷机行为,篡改小米 MIUI 系统签名,植入 360 旗下应用,导致小米手机无法升级到最新的 MIUI 版本,偷跑流量,甚至导致手机系统崩溃无法正常启动。

(这完全不是“一键优化”,差不多是“一键火化”)

在小米进行谴责之后,360 的回应值得玩味

因为雷电 OS 比 MIUI 轻巧、省电、快速、没有预装软件,就要被小米封杀吗?请问小米,你把雷电 OS 描绘的如此不堪,如果不是因为惧怕雷电 OS 成长威胁到 MIUI 的预装软件,还能是因为什么?请问小米,你把推荐好产品的 360 下架,到底居心何在?

(雷军用这种眼神看周鸿祎,是有原因的)

同样的逻辑,周鸿祎在回应 92 年女生的文章中也写到

老周爱折腾,老砸碎别人的饭碗啊。做 360 安全卫士查杀流氓软件,破了著名互联网公司的财路,做 360 免费杀毒,砸了好多家杀毒软件厂商的饭碗;做了 360 搜索,打破了巨头一家垄断的局面。这回人民想念周鸿祎了,结果老周响应人民号召,一回来给幼儿园免费送 360 小水滴摄像机,就砸了某家企业的饭碗,破了人家的财路。

这两次回应是异曲同工,都把自己定位成因为做出了优秀产品,颠覆了行业,破除了垄断,损害了既得利益者的被迫害者形象。

然而,在 360 眼中,被莫名其妙围观的监控视频出镜者,被雷电 OS 害得不能升级系统的小米用户,被 360 全家桶拖慢系统速度的用户,都不是受害者,连个道歉都不值得给。

不知道 360 和周鸿祎有没有想过,自己从来都不是那个鸡蛋,而一直都是高墙?

谁才是黑公关?

最后,这里只放一张来自微博的截图,来说明一下,360 和 92 年女生,谁是黑公关的几率大一些?


(图片来自:五岳散人微博评论区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