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明显,全球大公司的奖励措施是这么奇葩,以至于无法用常识来理解。

—— 芬兰总理谈诺基亚支付埃洛普补偿金

大声

2013-09-23 12:05

我们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埃洛普与“木马”之间的关系。

在《壮烈地死,还是坚强地活?》一文中,我们试图引导大家这样思考:这是芬兰人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讨论,我们应该听听他们的声音。

时隔不到一个月,我们听到了芬兰的声音,来自芬兰总理。

事情缘起诺基亚将要向前 CEO 埃洛普支付的 1880 万欧元补偿金。由于埃洛普在任期内诺基亚市值下跌近 200 亿欧元,这笔赔偿金相当于诺基亚每亏损 10 亿欧元,就得向埃洛普支付 100 万欧元补偿金。令芬兰政界感到愤怒。

芬兰中右翼总理卡泰宁(Jyrki Kataine)向芬兰电视台表示,在企业艰难时期,如此高津贴是不公平的。他的原话是“全球大公司的奖励措施是这么奇葩,以至于无法用常识来理解”。

芬兰中左翼财政部长尤塔·乌皮莲娜(Jutta Urpilainen)也加入到批评队伍中来,她认为这笔赔偿金让诺基亚信任崩盘,严厉批评它“除了毒害社会风气,甚至可能对社会和谐造成影响”。她建议由股东大会来决定是否支付补偿金,“现在是一小部分董事在做决策”。

诺基亚董事长此前在声明中称这笔赔偿金董事会 2010 年就批准了合同,“完全遵照他担任 CEO 合同的条款和条件执行”。诺基亚解释为了阻止埃洛普离职,及让他签署非竞争协议,不去微软工作(最终微软承担补偿金 70%,诺基亚承担 30%),修改了协议。而修改控制性条款会触发离职金支付,这是全球通例。

所以芬兰政界只能批评“行业通例”,而无法批评具体的个人。这通批评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未可知。

前不久的联合国调查数据显示芬兰人的幸福指数排全球第七位。对于芬兰人来说,向一个失败企业的离职 CEO 支付巨额赔偿金,加上对于名牌企业走下坡路的惆怅心情,这确实是令人不爽的。一个人来了,企业市值亏了一半,带走了公司重要的业务和人才,临走还要拿走大把现金,确实可能影响到“社会和谐”。

但商业归商业,商业以“信义”排第一,如今只能怪美国人在玩弄世界商业游戏规则方面是如何高明。换个角度想,如果是中国政府对类似事情予以批评,必然会成为西方媒体大肆炒作的材料;而在国人看来,也可以顺利地消化为“交学费买教训”。

 

题图来自 bloomberg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在数据为王的时代里,危害着人们核心权益的风险源于立法者是科技「文盲」,以及计算机科学家对法制政策的无知。

查看全文 —— Susan Crawford,哈佛大学法学教授

我们最隐秘和私人的音乐时刻,正逐渐被转化为数据,然后卖给广告商,这实在让人太压抑了。

查看全文 —— Arwa Mahdawi

只要电竞倡导暴力,就不能入奥。

查看全文 —— 奥委会主席 Thomas Bach

机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去模拟人的机器,往往不如对机器人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来得更加直接。

查看全文 ——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中国没有经历所谓的桌面互联网的阶段,而是直接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因此中国消费者的思维里并没有桌面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包袱,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占有率如此之高。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