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做一个愚蠢的决定,蔡崇信肯定是反对派,彭蕾、陆兆禧、曾鸣都会跳出来把我弄死。以前凭嗓门做决定,今天我讲话响没用,你说出道理来。

—— 马云

大声

2013-09-30 13:14

这段大白话摘自即将出版的《马云内部讲话 2》,从原汁原味程度来看,几乎可以算作没有加工的“内部讲话”。

马云这里所讲的是“制度”之于一个公司的意义。有两个关键词:制度公司

马云把公司称为“组织”,而不是个人或团伙。比较精彩的一句话是:

组织不能过硬,组织非常刚硬就是黑社会,肯定会被扫荡出界的;组织太松散,这哪像一个组织嘛?

关于“制度”的要义,马云分别讲述 Manager、Director、VP、CEO 的职责,讲到“天下没有一个制度可以解决所有问题”。而一个人越往高处走,越容易觉得自己天下什么事都懂,所以他认为阿里巴巴最大的风险来自自身。

“制度从哪里来”是这个将要披露的讲话中很有意味的部分,与近期外界讨论热烈的“合伙人制度”和“阿里文化”挂得上钩:

制度从哪儿来,我花很多时间想这个问题,最后终于搞明白,制度是基于文化的。文化有很强的约束力,红线都是画好的,在这样的基础上建立法律体系才管用。

 

在这个 2010 年的高层“内部讲话”中,马云还谈到阿里巴巴为什么涉足物流行业:

……创业不要做最难的事情、最具战略的事情,而是做最快乐的事情、最容易的事情。B2B 这个模式听起来有点 tough,但是说实在的,如果我们当年不把 B2B 打出水来,会有淘宝吗,会有支付宝吗?没有。很多人到沙漠上找水源,一看这个水太少了,再找一个大的,结果在路上都死掉。有一口泉水,赶紧挖下去,喝好了,再找下一口,等到你们家七口泉都出水的时候,再找有战略意义的东西。

……在物流行业,阿里巴巴要做的就是民营物流行业不愿做、不能做、不肯做,又不得不做的事,我们不会抢人家饭碗。物流公司不愿意做仓储投资,并且现金积压,但我们可以。做这有两个理想:10 年以后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只要网上订货,最慢 8 个小时 (注:后来有所修正,第一阶段希望做到下单后 24 小时送达) 能够货到你家;路上 70% 的空车率能够降下来,这样中国的环境污染问题也会改善。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在数据为王的时代里,危害着人们核心权益的风险源于立法者是科技「文盲」,以及计算机科学家对法制政策的无知。

查看全文 —— Susan Crawford,哈佛大学法学教授

我们最隐秘和私人的音乐时刻,正逐渐被转化为数据,然后卖给广告商,这实在让人太压抑了。

查看全文 —— Arwa Mahdawi

只要电竞倡导暴力,就不能入奥。

查看全文 —— 奥委会主席 Thomas Bach

机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去模拟人的机器,往往不如对机器人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来得更加直接。

查看全文 ——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中国没有经历所谓的桌面互联网的阶段,而是直接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因此中国消费者的思维里并没有桌面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包袱,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占有率如此之高。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