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组织都不能被内部的政治斗争左右,任何组织更不能被个别企业的自身利益所绑架。

—— 阿里巴巴

大声

2016-05-18 12:31

上个月,阿里巴巴前脚刚迈入国际反假联盟(IACC)阵营,后脚联盟里的 Michael Kors、Gucci、Tiffany 等大品牌就不干了,纷纷宣布退出组织,

理由很简单,这些品牌商认为阿里巴巴作为假货渠道,加入反假组织,有点贼还捉贼的味道。

上周,IACC 宣布取消组织内“一般会员”的资格,而阿里巴巴正是通过这种资格的设立加入国际反假联盟的。尽管这个行动并不完全指向阿里巴巴一家公司,但 IACC 很大程度上还是迫于压力。

针对此事,阿里巴巴集团今日发表了声明,除了继续强调打假的努力和决心,声明还暗示了一些不满情绪:

任何组织都不能被内部的政治斗争左右,任何组织更不能被个别企业的自身利益所绑架。

自从创立以来,假货问题就伴随阿里巴巴一路走到今天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电商巨头。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去年发表报告称,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网上销售的产品只有 1/3 是正品。

假货已经成为了阿里巴巴的原罪。

《福布斯》在去年年底的一期封面中,毫不留情地使用了《不可阻挡,建立在假货上的 2000 亿帝国》的硕大标题:

全球最大的网络零售平台充斥着海量的假冒伪劣商品,来自名牌厂商,中国政府或美国的压力都对此束手无策,马云,亚洲最强大的商人,却有办法应对。但是,打击假货势必伤害他的阿里巴巴帝国。

尽管马云反复强调阿里巴巴也是假货受害者,也为打假投资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但对于今天规模的阿里巴巴而已,打假已经不是一件非黑即白的事情,卖家和品牌企业的利益都要兼顾。

回到事件本身,阿里巴巴在国际组织面前落此尴尬境地,本质不在于此刻对待假货的态度,而在于成长过程中长期以往被贴上的负面“标签”——发展时竭泽而渔不顾一切,非得成一方气候,千夫所指才幡然悔悟。

对于一家能够影响到亿万消费者生活方式的大公司,你的社会声誉必须匹配得上业绩增长,就这一点,中国企业做得并不够好。

题图来自:rslpayumo16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 News Feed 与 Menu,正在努力让每天处理的信息量超过脂肪摄入量。

机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去模拟人的机器,往往不如对机器人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来得更加直接。

查看全文 ——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中国没有经历所谓的桌面互联网的阶段,而是直接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因此中国消费者的思维里并没有桌面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包袱,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占有率如此之高。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

扫地机器人加入机器视觉以后,它除了避障功能以外,还可以去做地图的「语义识别」,也就是说它能识别这个环境是厨房,这个环境是卫生间,这个环境是睡房,进入到这些地方就可以有不同的清扫模式。

查看全文 —— 科沃斯副董事长、国际事业部总裁钱程

拿智能音箱举例,国内的竞争激烈程度已经升级到了一个智能音箱 9.9 美元、8.9 美元,也就是单价一美金的竞争。这种发展模式是不是健康的。

查看全文 ——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贾朝晖

未来的无线耳机,很可能会让你放下智能手机。

查看全文 —— Gints Kliman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