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少年得志后,沉迷在功名里自我陶醉,变的狂妄了。第二个原因,在我看来是没有全心投入在产品上,做更深入的竞争。

—— 张朝阳

大声

2017-02-23 16:57

知乎上有个话题系列叫《xxx 是如何掉队的?》,主角都是当年首屈一指的互联网公司。

搜狐算其中一个典型。在搜狐巅峰的时代,互联网还没有 BAT 的传说。门户时代已去,当年的四大门户,腾讯凭借庞大的布局成为互联网公司一极,新浪抓住了微博的浪潮,却跌入互联网第二梯队,而接连错过了搜索、SNS 的搜狐,正在离竞争对手越来越远。

论市值,新浪是搜狐的 3 倍多,网易是搜狐的 25 倍还多。

虽然不认同“市值低代表公司不行”的观点,但张朝阳也反思了不少问题,在接受金错刀的采访中,张朝阳分享了自己的心路历程,谈及搜狐那些年错失的机会,他从自己身上找了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我少年得志后,沉迷在功名里自我陶醉,变的狂妄了。

张朝阳的确有狂妄的资本:清华大学物理系,同年考取李政道奖学金赴美留学。1993 年底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同时继续从事博士后研究,1996 年创办爱特信公司(搜狐前身),算得上中国互联网创业者第一人,2000 年纳斯达克挂牌上市,2002 年在国内互联网行业首次实现盈利……

张朝阳说特朗普是自己早年的标杆,一个靠自己让梦想实现的案例,因此自己在成名后,身上有诸多模仿他的痕迹。当然,张朝阳没预料昔日的“偶像”能入主白宫。

第二个原因,在我看来是没有全心投入在产品上,做更深入的竞争。

我早年很有小精明,很会营销,能花小钱办大事。所以在早年的时候,我的市场费用可能只有网易新浪的十分之一,但是市场声势却绝对不差。

但现在想来,互联网公司的爆炸性成长在哪里?关键不在于模式,而是在于你选定模式后,能不断的打磨、改善产品。

最终这一点点积累出来的创新,可能只比同类产品好 20%,却会在指数爆炸等时候以几百倍、几千倍的回报来奖励你。

最近股价大涨的网易倒是印证了这段话,因为持续不断地在游戏业务上的精耕和投入,2016 年打造了现象级的手游《阴阳师》,而网易的市值已经逼近中国第四大互联网公司京东。

只不过,精耕产品修炼内功这件事,外人既看不见,也成不了新闻。

题图来自:ittime.com.cn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 News Feed 与 Menu,正在努力让每天处理的信息量超过脂肪摄入量。

城市已取代企业,成为全球创新和经济发展的基本单位。但从这个角度来看,城市又显得如此低效,的确是资本体系下最后一个效率如此低下的领域。

查看全文 —— Richard Florida,城市规划学者、作者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