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入芯片、冷冻复活……这些年超人类主义从科幻变成现实了么?

生活

07-19 10:38

变成一个超人类最快捷的方式是什么?

被某个特殊的蜘蛛咬上一口。

花了好几百万年,才从南方古猿进化成现代人的我们,如果继续进化下去,要多久才能变成智商更高、体能更强大的物种?

单个人类个体只有几十年的生命,等不及自然进化里的漫长岁月。手握着越来越厉害的技术,有些人已经开始按照自己所设想「未来人类」,开始改造自己了。

为身体植入机械、电子以突破肉体极限的医学朋克,积极研究脑机接口的公司,还有将遗体冷冻起来等待被重新复苏的人们。这群拥护超人类主义(Transhumanism)的朋友们,在使用科技来增强人类的精神、体能,克服人们所不想面对的疾病、残疾、衰老和死亡。

这些相当激进的方式,让人瞠目结舌,也会让人惊叹,科幻小说里面描述的场景,是要到来了么?

往手臂植入芯片的医学朋克们

医学朋克应该是超人类主义里走得比较前沿的一类,并不是因为他们的技术有多先进,而是因为他们已经开始在身上做一些激进的 DIY 外科手术。

▲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今年 5 月,《纽约时报》报道了加州一群生物骇客的年度聚会(Grindfest),他们自称「Grinder」,在身体植入磁铁和无线射频识别芯片(RFID)是他们进入这个圈子的第一个仪式。

在这次聚会上,纽约时报的记者 Alice Hines 见到了三十多个在体内植入了磁铁或者芯片的人。

▲ 植入人体的发光线缆,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此外,他还围观了一个 16 岁的少年路易 · 安德森(Louis Anderson),在一个试验对象的手臂中植入一条带生物涂层的发光线缆。不过,这个曾在老鼠身上试验成功的大胆操作,在人类手臂上的第一次试验却失败了。

▲ 凯文 · 沃维克(Kevin Warwick)

英国垂文考大学的控制论学者凯文 · 沃维克(Kevin Warwick)教授,在 1998 年就通过手术在手上植入了芯片。2002 年,他还给将上百个电极与自己的神经系统连接在一起,制造出一个称为「Braingate」的系统,能够用来控制仿生手臂。

2015 年,瑞典科技孵化器  EpiCenter  就开始给员工植入芯片,至今已经有大约 3500 个瑞典人使用这个植入的芯片来进行刷门禁、支付和买车票

植入 RFID 芯片的技术一般用来飞机行李、货运和零售等需要对其进行识别和监视的行业。这颗大小跟米粒相似的芯片,还被广泛植入到宠物和野生动物的体内,用于对它们的活动进行监测。

▲ 图片来自:Ryan O’Shea

近年来,已经有不少为医学朋克服务的科技初创公司出现,他们生产适用于人体植入的芯片,提供相应的外科手术服务,有的还在开发用于配合植入芯片使用的外部设施,比如门禁系统、支付系统等。

▲图片来自《攻壳机动队》

医学朋克们再激进极端些,应该就是《攻壳机动队》里的草雉素子,那个一半是肉体,一半是机器的生命,也被称为赛博格(Cyborg)。在 1960 年,赛博格被美国科学家克莱恩斯(Manfred Clynes)和克莱恩(Nathan S. Kline)提出,并一直影响着各类科幻作品。

▲头部植入的天线,让 Neil Harbisson 把蓝色感受为钢琴中央的 C

一个名为赛博格基金会(Cyborg Foundation)的组织在 2010 年被成立,用以联系全球的身体强化者和超人类主义者。创立人 Neil Harbisson 从小患有一种眼部疾病,看不清任何色彩。他在 2006 年接受手术,在头部植入了一根天线,通过骨传导传输数据,让色谱变成音符,将色彩用一种新的方式去感受。

脑机接口让人们直接用思维沟通

如果医学朋克是在用机械和医学的手段,打破人类和机器的边界,那么脑机接口的研究,则是想要达到「人机合一」的境界。

如果我们想要做到用意念来操控机器,脑机接口的技术必不可少。

▲ 伊利诺伊大学在研发用丝绸制成的接口,表面有灵活的硅晶体管阵列

脑机接口(BCI,Brain Computer Interface)是指,通过从大脑中提取特定的生物电信号,依据现有的认知神经科学理论进行解码,在与外部系统建立联系和沟通。

简单来说,脑机接口就是让机器直接读取大脑信号,与外界设备进行互动。

目前相对流行和便利的人机交互模式是语音。比如我要控制 iPhone 查天气,最简洁的方法是向 Siri 发出命令,这个过程需要大脑对负责语言的神经、嘴巴的肌肉群等发出指令。当脑机接口发展到一定的程度,我们的大脑可以不通过嘴巴,直接向机器发出查天气的指令。

▲ 头顶的磁线圈能够在大脑内部产生电子脉冲,有人在往无创的方向研究,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脑机接口的研究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就已经开始,各家的方法和技术都有所差异。而在 2017 年又有了两个队员表示加入队列。一个是特斯拉创始人伊隆 · 马斯克与另外八人一起创立的公司 Neuralink,这是一家开发「神经织网技术」的医疗研究公司;另一个则是 Facebook,Facebook 在去年的开发者大会 F8 上宣布,神秘部门 Building 8 已经展开了脑机接口的研究。

负责 Building 8 该个项目的 Regina Dugan 表示,大脑每秒会产生约 1TB 的信息量,目前语音让我们以每秒 100 字节的速度向他人传递信息,但这还不够:

最终,将人们思想产生的信息传递给的皮肤,通过 Facebook 新技术让皮肤感知信息的内容。此外,该技术将允许人们可以使用完全不同的语言发出或接收信息,解决了语言不通的问题。

听起来,他们是要重新建设一座不适用语言来沟通的巴别塔。 现在,脑机接口的研究,已经开始应用到辅助脑瘫患者的研究中。

2004 年,布朗大学研发的 BrainGate 系统被植入到 13 个瘫患者大脑的运动皮层中。这个系统可以监测植入者的神经元,如果被植入者想要做出移动手臂等动作,大脑中的神经元就会释放电信号,BrainGate 再将这些电信号解码传送到人体外的系统。

BrainGate 已经让一个四肢瘫痪的女士在无看护的情况下喝到饮料,还让另一个四肢瘫痪的女士在飞行模拟器上驾驶 F-35 战斗机。

当脑机接口可以将人的思绪准确快速地传达,那也意味这人脑中的大量信息能够导出并储存起来。

▲ 图片来自:33rd Square

俄罗斯亿万富豪伊茨科夫于 2011 年创立了一个名为「俄罗斯 2045」的计划,想要通过对包括人工智能、神经学、人工器官等领域的研究进行投资,来打造人类的 “不死之身”。这个计划被分为四个步骤:

  • 到 2020 年,要实现人脑对机器人「化身」的遥控;
  • 到 2025 年,要把人脑移植到机器人身上;
  • 到 2035 年,要破解人类大脑之谜,打造出「人造大脑」;
  • 到 2045 年,要创造出真实版的全息「虚拟人」

这个人类永生计划的技术关键,就是脑机接口。

俄罗斯郊区的冷冻室

脑机接口或许可以让人的思绪永生,但在现阶段,人体冷冻(Cryonics)也成为了一些人追求重生的方式。

cyronics-2

▲ 杜虹女儿在母亲逝世后发出的朋友圈,图片来自:凤凰网

中国首例冷冻遗体的案例是重庆女作家杜虹,她还是科幻小说《三体》的编审之一。在2015 年离世后,她要求女儿将自己的遗体冷冻起来,等待未来科技进步了以后,将她复活。

人体冷冻起源于 1960 年代,最早提供该项服务的机构是美国人体冷冻学会(American Cryonics Society)。除了美国的多家机构和公司,目前俄罗斯和葡萄牙也有相应的冷冻机构。

▲ KrioRus 里的工作人员,图片来自:WIRED

KrioRus 是俄罗斯的人体冷冻组织,成立于 2005 年。它收取 36000 美元对一具遗体进行冷冻。首先他们会将人体内的血液抽取出来,注入防冻剂后,再将它保存在冷冻室(Cooling Chamber)中。

目前 KrioRus 已经保存了 61 具人体,以及包括猫、栗鼠、金丝雀在内的 31 个宠物。另外还有 487 个人跟他们签订了合约。

虽然参与人体冷冻的人源源不断,但也有不少学者对这些做法表示质疑。麻省总医院冷冻学家 Mehmet Toner 博士认为:

冷冻和复温都需要极度缓慢地进行,而过程中结冰晶是无可避免地。

目前并没有任何一种适用于所有细胞的防冻剂。当细胞组织的液体结成冰晶后,就会对细胞结构造成破坏。

此外,对人类大脑的保存也是难度相当大的。大脑的密度非常大,并且由血脑障壁(Blood-Brain-Barrier)和髓磷脂包裹保护。英国国王学院的神经学教授  Clive Coen 认为:

大脑是一个密度极其大的组织体。想要将某种防冻剂注射到里面,并依靠这个来保护大脑,这个想法本来就很荒谬。

但在目前而言,对于那些有着强烈永生需求的人们而言,这是他们能够接触和使用上的唯一一个办法。至于冷冻公司是否会破产,未来人类是否会放弃复苏他们,相应的技术是否能够及时出现,这就不得而知了。

超人类主义都是什么?

1965 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理查德 · 费曼是这样看到死亡的:

生物学上并无证据表明死亡是不可避免的终点……我相信生物学家们会找到衰老和死亡的本质原因,并将人类的肌体从这个寰宇恶疾中解放出来。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那个年代,冷战的航空军备竞赛,让人类在探索宇宙的同时,感慨自身的渺小和脆弱。也正是从那个时代开始,科幻作品里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赛博格,人体冷冻也开始在现实中出现。

▲ 朱利安 · 赫胥黎,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超人类」一词最早由 20 世纪生物学家和优生学家朱利安 · 赫胥黎(Julian Huxley)提出,他认为,未来的人类会继续进化,超越现有的人体局限。于是在 1957 年创造了这个词。

医学朋克让人们的肉体有了新的能力,脑机接口将会把大脑从身体里释放出来,而人体冷冻作为人们延长寿命、追求永生的一种方式,也在等待被验证是否可行。

从几千年前寻求长生不老的秦始皇和埃及法老,到通过植入机械物来增强身体能力,再到利用基因工程来改造生命体。使用当时最先进的技术手段来克服人类的极限的案例一直存在。

毕竟,找到蜘蛛咬自己一口顶多是中毒,像漫威英雄里面那样让自己变强的变异,以自然选择的速度,至少需要再等上几百万年。

题图来自电影 Ghost in the Shell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