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已死:老国货钢笔走在抄袭的不归路上

公司

07-25 18:58

涤卡衫,蓝墨水,半钢笔杆挂在爸爸的口袋里,如果要拍中国版《请回答 1988》,英雄钢笔一定是必备的童年 “回忆杀”。

建厂八十多年,走过国产钢笔最辉煌的时代,换上了花花绿绿的树脂外壳,以抄袭回归,英雄终于沦落到 “一切为了谋生 ” 的窘境。

这是英雄 100、英雄 800 还是英雄 616?

这花花绿绿的笔杆是英雄在 2014 年前后推出的 359,除了笔帽和笔杆的英雄 logo,外型与凌美狩猎系列(Lamy Safari)一模一样,还非常有 “创意” 地融合百乐微笑钢笔的糖果配色。

▲ 英雄的 logo 尤其刺眼. 图片来自:露天拍賣

难怪会被文具爱好者调侃是凌美和百乐的孩子,英雄抄袭得完全不顾颜面,而总是 “被抄” 的凌美似乎因为专利保护过期而无可奈何,这波操作实在无赖。

▲ 正版凌美. 图片来自:发现- CLASSICUP

抄袭版 “凌美” 的售价大概是百乐微笑钢笔的五分之一,正版凌美的十分之一。

当然也有人认为英雄 359 用起来比正版的顺手,这涉及到中外写字的习惯问题。一般针对汉字使用者的钢笔笔尖阻尼较大。在这方面,英雄比凌美有经验,只不过英雄自认为需要一个别人的 “外壳”。

▲ 英雄 359 “融合” 了百乐和凌美. 图片来自:知乎

商标归入英雄实业的 “统治” 的永生,推出神似百乐 78g 的永生 659,以原版三分之一的价格成功打入市场。

▲ 正版百乐 78g. 图片来自:淘宝

虽然只是普通钢尖钢笔,在中国市场也屡屡被抄袭,在短短几年内,百乐 78g 售价仍上涨了接近一倍。除了追求性价比,也有不少消费者更喜欢品牌的坚持。

▲ 永生 659,大家来找不同. 图片来自:奇摩拍賣

趁着德国百年老笔 kaweco 进入中国带起短钢笔热,火速推出永生 3007 口袋笔,企图 cosplay kaweco 。永生短钢外型的抄袭还 “不拘一格”, kaweco 不同材质的笔杆都顺手拈来,也算抄得很敬业了。

其在网络渠道卖十块左右,约为原版官方售价的几十分之一。

▲ 外形上完全抄袭 kaweco. 图片来自:淘宝

作为钢笔爱好者,我可以挺得罪地讲一句,kaweco 比抄袭品好用几十倍倒不至于,但赢个十条街还是绰绰有余的。

▲ kaweco 真容. 图片来自:JetPens.com

十块的 “kaweco 短钢笔”,十九块的 “凌美”,三十块不到的 “百乐 78g”,老牌国货英雄钢笔真的在努力败光前人积累的品牌信誉,全身心投入为消费者省钱啊。可惜,不是人人愿意为抄袭买单。

故事从 “新民” 开始

看到抄袭粗制滥造的 “新英雄”,让人惋惜起那个以派克为生产目标的老英雄钢笔。

与大部分的老国货一样,英雄钢笔生于国家忧患而思想自由的民国,拥有着国产文创该有的文艺和厚重。

1931 年,实业家周荆庭创办自来水笔制造工厂 “华孚金笔厂”(华孚意为:中华昌盛),开始生产华孚、新民牌金笔。

▲ 30 年代华孚金笔厂. 图片来自:英雄集团

周荆庭其人,原从事自来水笔进口经销业务,经商中认识到自来水笔将成为社会新风气,后多次到国外考察,聘请外国技师,回国办厂。

当时,华孚金笔厂生产的钢笔 “参照” 老式派克钢笔式样,高级金属笔尖基本是自制。带着国货名号,且售价要比进口笔低,华孚、新民牌钢笔在国内非常受欢迎,产量不断上升。

▲ 新民金笔包装. 图片来自:每日头条

虽然销路打开了,但处于国难时期,这个带着新思想色彩的 “新民” 牌钢笔艰难辗转,多次易地但总归没有离开上海。

在此特殊时期,除了钻研自来水笔生产技术,孚金笔厂还增设了墨水部,生产“新民”、“华孚” 牌红蓝墨水。

上海工商业汇编 1937:新民金笔广告   图片来自:中国钢笔论坛

早在 1937 年,华孚金笔厂就非常新潮,申请改组为股份有限公司。但由于战争中社会动乱,手续难以办妥,直至 1947 年,工厂才正式改组。

1951 年,华孚金笔厂又迅速搞清楚状况,跟着时代走,申请公私合营,获得批准后开始接受国家投资。

无论是国难时期,还是往后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中,每一个时代的转折点前,英雄都站对了方向,成就了国货史上最光荣的履历。

英雄 100 的诞生

“100” 这个数字在中国文化里有着大大超越这个数字的深远意义,它赋予人们一个完美无瑕的新理念。

50 年代末,大名鼎鼎的 100 型钢笔诞生。伟大的诞生都有铺垫的序幕,一是笔厂的点铱技术取得突破,二是 “大跃进” 年代的到来。

▲ 派克 51 是当时最高制笔标准.

国家对华孚金笔厂的要求很 “简单粗暴 ”,就是跟着世界制笔浪潮走,造出派克 51 那样的金尖钢笔。

研发用时 9 个月的 100 英雄,为 12k 金尖钢笔,从 1958 年试制到 1960 年 10 月一共生产了 152 万多支。

造钢笔如同 “学雷锋”,上海电影制片厂还拍摄了电影《英雄赶派克》以宣传和记录,足见英雄钢笔当时在民族工业中的地位。

100 英雄的诞生虽然 “犀飞利”,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承载着超英赶美的 “大国工业” 理想,英雄钢笔的发展也染上有 “大跃进” 的不良风气,做事太慌张难免出差错。

上海英雄金笔厂工程师葛逸华的《英雄 100 型金笔改型设计工作回顾》,详细记录了 1960 年对推出两年后 100 型钢笔调查发生的问题:

调查中发现使用 年左右的 100 号金笔质量上不尽如人意,有的问题还比较严重。如尖套口碎裂占调查总数 35%,铱粒磨损严重的占 35.9%,漏水 (包括初期漏水、渗水) 占 25.8%,断水 (包括间歇断水) 占 14.5%,吸水量不足占 9.6%,镀铬零件剥落泛黄占 29%,此外还有笔夹摆动、笔尖移位、护胆管脱落、吸水弹簧转动以及外观造型等方面的缺陷。

▲ 英雄 100(全钢). 图片来自:笔周记

不得不佩服 60 年代制笔人的 “死磕” 精神,经过几年的改型设计,1964 年新 100 型金尖钢笔推出市面,100 英雄变成英雄 100,笔尖也从 12k 升级为 14k(一般成分含量越高,金尖越软,更耐磨、抗腐蚀)。

100 英雄在历史中短暂出现后退场,而往后畅销几十年的是 “升级品” 英雄 100。

国家投入如此大的人力物力去造钢笔,这是既是制造业发展的必然,也是社会发展史上的偶然。

▲ 英雄 100. 图片来自:文具博主 @咖啡少年 Akilla

直到今日,五大顶尖品牌(派克、万宝龙、百利金、威迪文、犀飞利)占领中高端钢笔市场,日产钢笔正在崛起,老国货英雄 100 仍是钢笔爱好者心中的 “白月光”。如,知名文具博主 @咖啡少年 Akilla ,虽是德产笔爱好者,但仍收藏着一支英雄 100 钢笔。

至于英雄另外一支明星产品,售价更大众的英雄 616,其前身华孚 616 则在 1961 年设计投产,已可见其经典暗尖设计。

▲ 1965 年产的华孚 616. 图片来自:新浪博客 @the1man

1966 年,华孚金笔厂正式更名英雄金笔厂(成为国营)。往后的二十多年,英雄都处于稳定发展状态。

80 年代,派克曾经上门拜访,非常认可英雄的点铱技术,希望英雄为其代工。当时顶着 “民族光环” 的英雄,果断地拒绝了这笔生意。

▲ 中英联合声明使用的英雄. 图片来自:每日頭條

1984 年, 邓小平与撒切尔夫人签署中英联合声明,使用的就是英雄钢笔。2001 年和 2014 年的 APEC 会议上,各国领导人签字专用笔也是英雄。

英雄钢笔不仅是国家骄傲的工业品,出席过至关重要的历史现场,多年来风光无限,还走进了寻常人家,也许我们父母就是用 “他” 写过情话,然后签了婚书。

英雄末路:亏损、贱卖、抄袭

90 年代,是中国经济的转接点,也不幸是英雄钢笔最后一个辉煌时代。走到末路,英雄面对亏损、剥离、重组,为了求生,选择了最低劣的抄袭之路。

英雄的战败,是传统制造业与资本博弈的战败。

市场打开后,国外文创品牌蜂拥而来,迅速瓜分文具市场,英雄 “国产品牌” 的名头不再得到特别优待,英雄的生产技术也没有取得大的突破。

1999 以来,英雄钢笔业绩下降,工厂减产,原有资产缩水,工厂员工大量离职等坏消息不断传出,英雄钢笔最终于 2012 年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 “贱卖”。

新华网 《英雄迟暮 老牌钢笔国企廉价甩卖》一文称,昔日总资产超过 7 亿的英雄钢笔,将以 250 万元的价格转让上海英雄金笔厂有限公司 49% 股权。

虽然最终 “贱卖” 没有成功,股权没有转移,但也让人们关注到英雄钢笔早已不是当年的英雄了。

▲ 祁连山路的英雄经营部. 图片来自:Hi 艺术

90 年代初同时登陆 AB 股的 “英雄股份” 于 2000 年左右经历重组,英雄制笔产业早已剥离原资产 7 亿的上市公司,被海文集团接管,2003 年经历重组后成立上海英雄金笔厂有限公司,该集团也改名为上海英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 “英雄集团”),这才是后来几乎被 “贱卖” 的英雄。

尽管根据英雄(上海英雄金笔厂有限公司)管理层的采访透露,2015 年英雄钢笔已经走出经营困境,营收实现增长。但从英雄这几年的出品来看,英雄已选择 “跪下”,这种 “触底反弹” 伴随着低劣的抄袭,英雄的 “重生” 相当屈辱。

剥离上市公司,经历重组不是英雄故事的结束,抄袭才是英雄灵魂的真正死亡。

文具在制造业中无足轻重,在市场上更是利润低廉的行业,没有国家 “政策式” 地集中投入生产,英雄的衰落也在业界的意料之中。

▲ 祁连山路的英雄老厂. 图片来自:Hi 艺术

无纸化发展、外来品牌冲击之下,钢笔制造业式微,难以吸引资本来推动生产技术革新。

时不我与,地价的狂涨从不等人。

位于上海桃浦地区的英雄老厂一直面临被拆的风险,衰落的老品牌无法再占据高昂的地价。上海市政协的努力也只能让建筑保留下来,成为历史文化地标,英雄的在上海剩余的生产线则要看其造化了。

比英雄更早诞生,经历过更多资本战争、历史洗礼的派克,仍高贵地躺在陈列专柜,以奢侈的售价挑选买家。而战功赫赫的英雄,却只能顶着他者皮囊,躲在小店的角落里,被可笑地贩卖给不知其辉煌过去的小学生。

▲ 英雄 616. 图片来自:花记

各种网络电商、小文具摊贩卖的英雄老厂 “90 年代存货”,未必就来自 90 年代,只是文具消费者们已有共识,英雄 616 钢笔生产时间越早质量越好,“英雄老厂存货” 不过是笔迷追忆的精神安慰罢了。但我宁愿买一把 616 来碰运气,也不愿意买毫无底线抄袭的英雄 “新品”。

▲ 老英雄钢笔存货. 图片来自:西安晚报

 

英雄商标在历史上也经过多次更改,抄袭品的泛滥、品控不稳,甚至出现假冒伪劣产品,跟英雄重组后商标授权混乱相关。

但站在消费者的角度,不了解授权和生产线情况,只认英雄这个商标。作为一家经营超过八十年的企业,英雄没有妥善管理商标授权,追究生产方的责任,也没有及时提醒消费者注意抄袭品和假货,实在是不爱护自身的品牌形象。

▲上海英雄金笔厂丽水有限公司. 图片来自:英雄官网

上面点名抄袭的永生钢笔,前身为商务自来水笔厂,上个世纪曾是英雄钢笔的有力竞争对手,而它的命运要更凄凉一些。永生 90 年代末破产后被英雄实业收购,厂房不再生产,“永生制笔” 一度在市场上消失。

作为曾经的死对头,永生免不了被糟践。经过 “雪藏” 后,英雄把永生授权给其他工厂生产,小厂生产的 “贴牌” 永生重返了消费者视线。

上世纪的国产钢笔品牌们,大多经历类似,不管是英雄、永生,还是因 “高性价比” 在国外走红的金豪,都不约而同地为了生存放弃尊严,走上抄袭的黑路。

▲ 抄袭凌美的金豪 599 在国外大火. 图片来自:YouTube

华孚金笔、金星、博士、关勒铭曾并称四大名笔。华孚金笔,抄袭求存。金星制笔,几乎停产,卖一支少一支。博士、关勒铭与永生命运相似,并入英雄实业,而后被 “废弃”。

笔厂未亡,但英雄已死。一代英雄以抄袭作为退场,可算是晚景凄凉了。钢笔爱好者们,只能一边心碎童年回忆被毁,老国货自我放弃太没出息,一边盼望国产文创下一个更有尊严的回潮。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