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 也被水军攻陷了,虚假流量不要太好卖

公司

08-13 19:15

买水军、刷阅读量、卖僵尸粉,这些「流量」黑产在国内已是产业链的重要部分了。最近,「网红」发源地 YouTube 刷点击率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虚假流量生意似乎在哪里都好做。


水军入侵 YouTube,虚假流量公司生意火爆

根据纽约时报的调查,美国出现了专门为 YouTube、Twitter、instagram 等提供「流量贩卖」服务的公司 Devumi 。该公司在三年内卖出 1.96 亿 YouTube 观看次数,收益超过 120 万美元。

▲ Devumi 推荐的 FastSocialMarketing 的收费标准.

Devumi 的很多客户来自音乐行业,音乐人 Aleem Khalid 聘请了营销公司 Crowd Surf 为他增加热度。该公司与 Devumi 合作,帮 Aleem Khalid 的三个视频各刷了一万观看量。在这些「水军」的帮助下,现在他的视频观看量能突破四万。

这种操作的出现是因为 YouTube 的音乐频道深受年轻人喜欢,曾有不少音乐人在上面走红。如,从 YouTube 一路红到微博上的翻唱达人 Jason Chen(陈以桐),他的 YouTube 粉丝超过了 180 万,由 YouTube 发散出去的粉丝共有几百万。

YouTube 成了「造星」渠道后,有些博主希望借助「虚假流量」走红。

▲ 翻唱达人陈以桐. 图片来自:YouTube

网络视频博主成为一个新兴职业,同时因为门槛低,「网红」也是竞争非常激烈的行业。

和中国的情况类似,YouTube 部分网红及其背后的营销公司也是铺天盖地买流量的代表。他们购买虚假流量,无非是希望提高自身账号的商业价值。

YouTube 官方与博主们的广告合作各式各样,总体来说,广告只有被观看了,博主才能得到分成。除此之外,博主还可以「带货」,即与品牌合作,通过接「推广」、植入产品等方式获得收益。

因此,粉丝数量、视频点击率、留言数量是网络视频博主收费的最重要指标,根据粉丝量级,视频博主「明码标价」接广告。

▲YouTube 的覆盖式广告. 图片来自:妙传媒

为了打击这些虚假流量,YouTube 2013 年就宣布,通过某些第三方商家和服务产生的观看次数不计入 YouTube 。也就说,通过其他网站小弹窗跳转是不计流量的。

机器人点击比过去在其他网页插入「小弹窗」要高效得多,虚假流量产业发展得越来越猖狂。YouTube 不断改进算法打击虚假流量,而「黑产」们为了做生意也没有闲着,让机器人点击变得越来越人性化,所以YouTube 目前还没有办法完全解决虚假流量问题。

目前 Devumi 已经不再接单,但该公司又通过官网为用户推荐新的供应商,其 10 万观看量收费为 400 美元,看来这门生意还可以一直做下去。

国内网络剧是虚假流量重灾区

与国外的个体「网红经济」不同,国内的「流量」之争已经集中在头部账号,其中视频点击量「水分」最夸张的还是网络剧。

脱离传统电视台收视率统计,「流量」成为衡量一部电视剧商业价值的最重要标准。广告商、制作出品方、媒体平台通过「流量」获利,演员们则可以提升自身的商业价值。

在这种商业模式下,网络剧的「流量」之争几乎不可避免,既捧出了「流量明星」,也养活了不少「虚假流量」黑产从业者。

▲ 云合数据 2017 年度报告网络剧篇. 图片来自:云合数据

根据人民日报《网播剧点击量造假当警惕》,第三方机构调查结果显示:

2017 年年初某网剧前台点击量数字高达 153 亿次,但真实点击量仅有 17 亿次,注水近九成。针对 2017 年 1、2 月上线的 20 部剧集抽样调查,总体注水量高达六成。

当红网络剧的点击量动则几百亿,分摊到每一集也有几个亿。而根据《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 2018》,到 2017 年年底,中国网民规模达 7.72 亿人,人均周上网时长为 27 个小时。

▲ 《择天记》全网播放量破 200 亿. 图片来自:Mehsee

如果要达到一集几亿观看量,过半网民都要看过同一集网剧,即使是粉丝反复观看,把人均上网时长也算进去的话,也填不平这笔数。

根据人民日报,除了一般认知中剧组、演员、粉丝会购买「水军」刷量外,也存在「官刷」,即视频网站在后台直接调整播放次数,以扩大网剧的宣传效果,吸引真正的用户观看,增加视频广告收入。

目前各大视频网站都有防止刷播放量的举措,但不少情况下,播放平台同时也是网络剧的出品方之一,难免让人怀疑「监守自盗」。

越来越不买账的金主

虚假数据大多是「做给」品牌方看的,但金主爸爸们真的愿意为这些刷出来的「流量」买单吗?

根据世界广告联盟(WFA)的调查,全球 45% 的受访广告主开始投入更多成本在内部数字媒介广告方面的团队上。营销公司、广告代理公司「做」出来的虚假流量,已经让金主爸爸们感觉「上当」。

▲ 宝洁独立广告公司构成. 图片来自:图片来源:麦迪逊邦(madisonboomchina)

全球最大的广告主宝洁公司,2017 年四季度财报透露,过去一季度削减了 1 亿美元数字广告投入。这个决策并没有影响到宝洁的业绩,反过来证明了削减掉的广告是无效的。

2018 年 4 月,宝洁宣布要成立独立广告公司,提高对旗下广告的把控力,降低无效流量的损失。

2017 年,Google 曾因虚假流量问题严重,向部分广告主退还了费用。Google 随后宣布新工具 DoubleClick Bid Manager 可让广告主监测广告投放效果,算是尽力挽回金主爸爸的心了。

▲ 央视多次曝光淘宝刷单产业. 图片来自:亿邦动力网

专业水军、淘宝刷单的招聘「小广告」飘满互联网,这里面有多少是打着「招骗子」的名号「骗骗子」的钱呢?为什么央视及各大媒体曝光无数次,仍然有人会被这种「兼职」广告骗,仍有商家冒着受骗风险找人刷单?

不管是网红、网络剧还是网商,只要和网络大数据打交道的行业,「流量」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即使付钱刷出来的可能是「无效」流量,但仍然无法放弃流量「捷径」。有流量统计的地方,就难完全避免「虚假流量」,除非互联网能诞生另外一套更靠谱的标准。

题图来源:YouTube Creator Academy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