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难磕

文娱

11-22 10:40

「真相只有一个!」

话音刚落,熟悉的《名侦探柯南》背景音乐响彻影院,观众在音乐中欢呼、尖叫。

此时,坐在角落的陆双双似乎是个局外者。她讶异地看着屏幕上画风简单的白衣人物,和身边激动到跳起来的两个年轻女观众。

「画风简单,炫技莫名其妙。本来以为是惊险刺激的犯罪推理,结果却是中二的个人英雄主义。」作为一个非柯南粉丝的推理爱好者,陆双双很后悔自己买了这张电影票。

这部《名侦探柯南》的第 22 部剧场版《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于 11 月 9 日登录国内影院。不过不管是影院内还是影院外,电影都面临着两极分化的境遇。

▲ 《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宣传海报

票房上,《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以下简称《零的执行人》)五天之内便轻松打破《名侦探柯南:业火的向日葵》的记录,创造了《名侦探柯南》剧场版系列的国内票房新高。截止 11 月 19 日,《零的执行人》票房已经达到 1.2 亿,成为首部国内票房过亿的《名侦探柯南》剧场版。

口碑上,《零的执行人》却执行的不太「顺畅」。豆瓣评分跌至 5.8 分,80% 用户评分为三星及以下。距离《名侦探柯南》系列剧场版的最低分 5.7 分(《名侦探柯南:业火的向日葵》),只有仅仅 0.1 分之差。这一评分甚至低于争议极大的小栗旬版《名侦探柯南》真人版。

作为中国人最熟悉的「侦探」电影之一,《名侦探柯南》剧场版系列自 2010 年引进以来,票房和口碑就开始坐起了「过山车」。

在票房走势中,2016 年的《名侦探柯南:纯黑的恶梦》(以下简称《纯黑的恶梦》)为前三部节节攀升的势头泼了一盆冷水。但在日本本土票房中,《纯黑的恶梦》却早已凭借约合人民币 4 亿多元的票房,登顶 2016 年上半年日本本土电影收入榜。

这与《纯黑的恶梦》在国内糟糕的宣推有关。《纯黑的恶梦》上映前不到 10 天突然宣布定档,刚刚成为《名侦探柯南》剧场版国内代理商的新创华(上海新创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筹备不及,无法在短时间内进行精准宣发。首周末 8%,次周跌破 1% 的惨淡排片率,加上《神奇动物在哪里》与《你的名字》的前后夹击,《纯黑的恶梦》最终以 3112.4 万的票房惨淡收场。

更遗憾的是,2017 年推出的第二十一部剧场版《名侦探柯南:唐红的恋歌》因新创华没有拿到电影公映许可证,惜别中国大荧幕。

2018 年,《零的执行人》在国内票房上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据媒体报道,这部时隔一年回归国内影院的剧场版由华策影视引进,在上映近一个月之前宣布定档。无论是五城十场的超前点映,还是导演立川让、安室透、工藤新一、柯南等国语配音声优的亮相,都能看出,《零的执行人》在宣发上的确做出了努力。

除了宣发上的进步,拥抱高科技与女性观众也成了《名侦探柯南》剧场版系列的发展趋势。

以剧场版中出现的高科技武器为例。在 1997 年推出的首部剧场版《名侦探柯南:引爆摩天楼》中,犯人使用的是观众喜闻乐见的传统定时炸弹,需要剪对线路才能成功拆除。

在第六部剧场版《名侦探柯南:贝克街的亡灵》中,犯人从实体变成了人工智能「诺亚方舟」,犯罪则是通过由虚拟现实技术操纵的虚拟体感游戏「茧」来完成。这在 AI 与 VR 技术还未盛行的 2002 年,足以让观众感到惊艳。

2010 年的第十四部剧场版《名侦探柯南:天空的遇难船》中,「生化危机」式的细菌武器亮相。而在 2018 年《零的执行人》中,武器再次升级为可远距离操控的物联网炸弹和地球之外的宇宙飞行器。

层出迭代的高科技武器让电影中的犯罪手法更加多元,也让长不大的柯南有了更多的时代温度。豆瓣网友 @某布丁君说「能看到科技改变生活的一面,这也是让我这种几十年的老粉心头一热。柯南仿佛不是一个 1997 年的侦探,而是活在我们平行时空的一个真实的人!」

除了用高科技武器制造视觉冲击,《名侦探柯南》制作方也需要维系不断增长的女性观众数量。新传智库对 2017 年电影受众的研究结果显示,从性别上看,女性观众占比达 62%,男性观众占比为 37%。

「女性一直是去电影院看电影的人群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对其他观众尤其是男性的影响很大。我们在去年发现电影对女性更加关注,为女性拍摄的电影更多。」环球影业国际营销部总裁西蒙 · 休莱特在 6 月欧洲电影博览会上说。

于是,《名侦探柯南》剧场版选择在培养女性粉丝上发力。在上一部票房优异的《业火的向日葵》中,大众情人怪盗基德出尽了风头。而在今年的《零的执行人》中,「90 亿男神」安室透上位,成与柯南并肩作战的双男主之一。女性观众持续走高的票房贡献,让大男主柯南甘愿为吸引女性观众的角色牺牲分量。

▲ 《零的执行人》中,安室透与柯南并肩作战

有趣的是,《名侦探柯南》系列的口碑与票房的变动刚好呈相反趋势。

五部国内引进的剧场版豆瓣评分从 7.4 分掉到了 5.8 分。观众普遍吐槽《零的执行人》「推理弱、情节夸张」。豆瓣网友 @冰岛好人说:「这是一部小孩子看不懂,成年人看了侮辱智商,无推理成分,无恋爱要素的一部日本《战狼》」。

为了养活这个长寿的小学生,《名侦探柯南》制作方需要以进军大荧幕的形式维持其 20 多年的运转。结果便是抛弃了 TV 版中以推理为核心的单元剧模式,在商业片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2011 年,曾执导过《特种部队:SIGEMA6》的静野孔文接棒担任《名侦探柯南》系列剧场版导演。在他执导的《沉默的十五分钟》中,柯南完成了从推理爱好者到极限运动爱好者的蜕变。无论是隧道爆炸、雪山崩塌,柯南都可以神奇地拯救世界并化险为夷。在此后的《业火的向日葵》、《纯黑的恶梦》中,商业片中的大场面、动作戏元素有增无减。

2015 年,静野孔文在接受时光网专访时回应,柯南的动作片化缘于原作者的要求,也跟现在技术和制作水平的提高有关,大家也想尝试一下。柯南加重了这方面的内容,也想看看观众的反映,看看大家是否喜欢。

2018 年,号称七年一换导演的《名侦探柯南》剧场版兑现了吃瓜群众的诺言。《零的执行人》迎来了新导演立川让。

立川让曾参与过《死神》《枫之谷》《进击的巨人》等多部知名动漫作品的导演与分镜制作。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最拿手的是动漫作品的「临场感」。

「我觉得自己比较拿手体现一种临场感,能和观众有共鸣,或者感觉在当下能体现到那种感觉的场景。这次柯南里面很多动作戏,还有人物感情发泄方面的场景,都是我觉得自己体现得还不错的地方。」据立川让介绍,《零的执行人》还获得了原著作者青山刚昌的赞誉。

于是,《零的执行人》继续玩着飙车、爆破、高科技、孤身救国等商业片套路,辅之作案理由莫名其妙、政府警察十分乱套等商业片尿点。推理元素和人物感情依然弱化。豆瓣网友 @蓝色的心说,柯南可以放弃推理,直接加入复仇者联盟。

▲ 《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中的飙车镜头

静野孔文时代,《名侦探柯南》系列在日本本土票房屡创新高。立川让的《零的执行人》也在日本本土与国内票房上表现亮眼。这其实在一定程度证明了,商业片定律同样适用于经典的《名侦探柯南》系列。

日本经典动漫的商业化之路,不得不提到动画制作委员会制度的操控。

日本动画制作委员会制度是一项帮助动漫制作方分散风险的制度。在动画制作委员会成立之前,动漫作品完全由制作方本身自负盈亏。可能一个不小心,整个制作方就需要为自己的情怀与理想背负巨额债务。

1995 年,人气动漫《新世纪福音战士》(以下简称 EVA)便因前期的巨额成本而难以维系。这时,EVA 的制作人大月俊伦找到了广告公司、唱片公司、电视台,甚至还有玩具公司等,围绕 EVA 这一经典 IP 成立了一个制作委员会。各方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风险共担,利益共享,从而扭转了 EVA 的经费危机。

自从 EVA 利用这一制度成功后,动画制作委员会制度便逐渐衍生为日本动漫作品的主流制作模式。几乎每一部动漫作品后,都会有某某动画制作委员会的身影。例如《零的执行人》的发起方,便是名侦探柯南制作委员会。

在这项制度下,一部动漫作品的成本由各方掏腰包支持,而出资份额的多少也决定了各方权利大小。在这样的体系下,出资方占据了更多的话语权,制作方反而成了为这些出资方负责的「乙方」。

▲ 日本动画制作委员会体系表

动画制作委员会制度的确帮助日本动漫打通了产业链,让各方大佬赚了个盆满钵满。但伴随的,便是制作方开始被资本裹挟的颓势。

这时的动漫作品已经具备了足够大的商品属性,制作方需要为了维持运转,不得不从怎么做更好看,向怎么做更赚钱转变。利用这一制度,委员会各方开始大玩资本游戏,行业乱象频生。在资方的压榨下,动漫创作者的处境也愈发艰难。

2015 年起,一批例如 Netflix 的视频配信网站开始越过制作委员会,直接与制作公司合作。另一些有实力的制作公司也开始尝试自己包揽成本、制作、宣发等流程。这对传统的动画制作委员会制度造成了极大冲击。动画制作委员会制度要想再创辉煌,必须在创作者保护机制上做出改变。

资本的另一头,是对动漫作品饱含热情的观众。他们就像母亲一样,看着自己喜欢的作品不断成长,即使有再多的不满和抱怨,也还是会死心不改地一次次走进电影院。《零的执行人》的高票房,便意味着出世 20 多年的《名侦探柯南》系列,依然有巨大的流量和情怀价值。

毕竟,再「超神」的柯南,还是那个粉丝心目中会大喊「真相只有一个」的死亡小学生。

你最喜欢哪部《名侦探柯南》剧场版?(刺猬君选择《贝克街的亡灵》)

(文中陆双双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为周矗,爱范儿经授权发布,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爱范儿立场。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