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春节短片《一个桶》,贾樟柯教你两招用 iPhone 拍大片

公司

01-25 13:07

去年春节,陈可辛用 iPhone X 拍了《三分钟》,今年春节,贾樟柯用 iPhone XS 拍了《一个桶》。顶级华人导演用手机拍短片,我们应该怎么用智能手机拍大片呢?

腾讯视频

《一个桶》讲了一个什么故事

《一个桶》片长为 6 分 37 秒,讲述了一个在城市打拼的年轻人春节返程的故事。

春节结束后,儿子准备离家重返工作,妈妈将为儿子准备的东西装在一个白色的塑料桶中,并用黄色的胶布严严实实地封好。

儿子的返程需要乘坐摩托车、渡轮、小巴士,中途还不小心把塑料桶的提手提断了。

短片最后的场景是儿子回到城市的家中,打开那个桶,从满满的一桶细沙中拿起一个个土鸡蛋。

在镜头语言上,贾樟柯主要用景深控制来表达角色的视角、引导观众的视线,并用慢动作来拍摄部分场景,以突出父母对子女的爱。

《一个桶》是贾樟柯首次全程采用 iPhone 拍摄的短片。贾樟柯把这次拍摄成为一次「旅途式的拍摄」,外景取景地在长江和乌江交汇的地区。这一次,贾樟柯需要用 iPhone XS 拍摄大山大水,又要呈现人们细腻的情感。

我们从山村拍起,一直拍到镇。从镇开始需要变换交通工具,从步行到摩托车,从摩托车到船,从船到大巴,一直回到大城市。人在旅途的感觉非常强烈。

贾樟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享了几个拍摄时的场景。

比如儿子跟母亲分别的场景,要拍一个「母亲站在那儿,先是跟着走,然后停下来,接着是一个摩托车的视野,母亲越来越远」的镜头,拍那个画面时,摄影师拿着手机自己往后退。

比如儿子在摩托车上的场景,摄影师就坐着旁边平行驾驶的另一辆摩托车上。

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多个航拍镜头,不过整个影片苹果想要表达的更多是——iPhone XS 拍摄很厉害,景深效果很棒,低光下表现出色,支持立体声录制并实现分离度更高的立体声播放效果。

贾樟柯是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中坚力量,曾拍摄《小武》《三峡好人》《天注定》《山河故人》《江湖儿女》等影片。他能够将本乡本土的真实感与现代主义叙事手段结合,用影片中的基层人物和故事场景,体现出他对中国基层社会的感受和理解。

某种程度而言,读懂贾樟柯电影里巨大的时代和社会隐喻,就能读懂某一部分的中国。

不过这次的《一个桶》,作为一部商业广告短片,主要目的是呈现产品功能,在这一点上,贾科长做得挺好的。

去年陈可辛的《三分钟》讲述了一个列车员与儿子仅在火车停站 3 分钟时相聚的故事,在情节上更紧凑和扣人心弦。相比之下,今年《一个桶》的故事更加平缓细腻,讲述了一个普通人的故事,在他身上也能看到很多人的缩影。

如何用手机拍出有镜头感的故事?

要想拍出苹果春节广告片这样的作品,首先你要有一群人:导演、编剧、演员、道具、化妆师、服装师、摄影师、美术、灯光师、配音师、后期、抠图师……

接着还需要一些比 iPhone 手机还要贵的手机配件作为「外挂」。去年《三分钟》的花絮中,我们发现了 Beastgrip 支架和转接环、大疆的手持云台和航拍无人机、售价八千的日光可视高清显示器、多个镜头拼接起来的拍摄镜头……

虽然《一个桶》的幕后拍摄花絮还没有出来,但贾樟柯给大家教了两招如何拍出有电影感的镜头。

第一招是通过控制景深,营造视觉焦点。「想纪事一点就景深大一点,让整个空间看得清楚一点。想要突出人物,就可以让景深虚一点。」

第二招则是使用慢动作,让情绪满起来。比如《一个桶》男主角打开桶的时候,可以把手机放在桶中,使用慢动作拍摄出从正下方仰视主人公抓起细沙的镜头。细沙从指缝落下,衬托主人公丰富的表情和情绪。

全程使用 iPhone 拍摄的长片也有不少,比如美国导演肖恩 · 贝克的《橘色》(Tangerine),索德伯格的《丧心病狂》(Unsnae)等。要想只用智能手机拍短片,各类剪辑 App 也是要用上的,贾樟柯这次盖章推荐的两个剪辑工具分别是 FiLMiC Pro 和 iMovie 剪辑。

文艺短片镜头里的中国春节

今年的《一个桶》是苹果连续第五年面向中国消费者推出的新春广告片了。

▲《老唱片》

2015 年的《老唱片》中,讲述了一个孙女听到奶奶年轻时录制的唱片后,将唱片中的歌曲改编并用 iPod 重新录制,再给奶奶听。

2016 年的苹果短片里,台湾著名歌手李宗盛和徒弟李剑青、白安拿着 iPad Pro,把新年歌曲《恭喜恭喜》改编成了《送你一首过年歌》。

2017 年则是《新年制造》系列短片,由六支广告讲述了不同的苹果产品新年场景中。2018 年的春节则是陈可辛的《三分钟》刷屏。

除了苹果,支付宝找到香港导演许鞍华也拍了一部 9 分 30 秒的新春五福短片《七里地》。文艺片导演出手拍摄春节贺岁短片,短视频已经成为人们记录生活和表达的重要方式。

那么,短视频的流行对电影艺术会有什么影响,当越来越多的普通人拿起手里的智能手机进行拍摄会对专业导演有什么影响呢?

贾樟柯认为短视频的影响是一定会有的,但还处在一个朦胧的时期。

将影像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和将影像作为一个艺术表达方法还是有区别的。…… 当这种生活方式对我们越来越重要时,它一定会迫使艺术家去理解它是什么,然后由此衍生新的拍摄方法和新的表达内容。

当短视频提升到艺术表达的层面,它会催生出新的电影语言。贾樟柯也在郑重考虑使用苹果手机拍摄一部长电影。

「离不开的是一份家味」,智能手机逐渐成为手里一个离不开的工具,没有专业团队也没有那些手机「外挂」也不用怕,果断拿起手机想拍就拍吧。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