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痴迷新产品的「极客」们,如今正在远离科技

产品

03-20 15:51

编者按:早期采用新技术总是要付出一定的经济代价。而在今天,还有潜在的隐私成本。原文标题 Why Technology’s Early Adopters Are Opting Out,作者 Jesse Weaver。

▲图片版权:Andres Urena / Unsplash

最近我给家里装了个 Nest 恒温器。Nest 面世有一段时间了,但我一直在犹豫着要不要购入。我不会详细解释为什么我最终选择拔草,但是这个新东西能够更好地控制我家的环境,很有意义。

当快递员把箱子送到我手中时,我兴奋极了,我觉得我正在步入未来。然而,当我把所有的东西都安装好,按下启动键时,我最初的犹豫又回来了。

Nest 希望使用您的位置。

几乎,我就要放弃了。这时的 Nest 不再是一个有趣、有用的设备,开始具有侵入性,成为市面上某个公司(或任何人)窥视我家庭生活的针孔摄像头。我冷静了一些,心想:也许还好,可能只是共享位置和温度数据。

如果是在十年前,我压根不可能和自己进行这样的对话。互联网的发展和 iPhone 的出现令人无比兴奋,我对它带来的一切感到敬畏,甚至我对它充满感激。在好奇心和乐观的驱使下,为了看看未来会发生什么,我注册了任何一项新服务。

我是早期采用者,我处于时代的前沿。

然而,在过去的几年里,我渐渐疏远了它。我并非唯一一个。

早期采用者总是要付出一定的经济代价。我叔叔收集了一批激光唱片,结果 DVD 赢了,他不得不重新开始。对他来说,可能并没有什么长期的影响,或者说很好解决:他浪费了些钱,自尊心受到了轻微挫伤。

现在,影响很不一样了。

如今,我们购买的每一款新设备都是一个具有更深层次意义的决定:是否与这家公司分享我们内心深处的一部分,最可怕的一点是,我们与该公司的目标可能根本不一致。这次交流代表着我们、技术以及制造该技术的公司之间关系的根本性转变。采用不再是短暂的金钱 — 货物交易。这是一个为了便利而暴露个人隐私的选择,是永久暴露,而不仅仅是使用该产品的片刻。就算该产品失败了,或该公司倒闭了,或者你不再使用它了,但是你提供的数据将会永久保存。这是一种能量强大的、以互联生活为借口的魔鬼交易,它改变了你接下来的抉择,改变了你做决策时某些价值的加权。

我们越来越不基于特性和功能来做决定,而更多基于信任。

当 Amazon 说「别担心,Alexa 并非时时刻刻都在听」时,我们必须决定自己是否信任他们。Facebook 声明自己存在一个影响 5000 万用户账户的安全漏洞,而就在几天后,它发布了一款视频聊天设备。我们必须决定是否能够容忍可能存在的家庭隐私泄露。当我们第一次接入新的 Nest 恒温器时,我们必须决定是否允许 Google 窥视我们的日常习惯。采用一款新设备的成本不再仅仅是金钱上的,它还深入到私人领域,与个人息息相关。

创新的扩散理论

新技术的采用情况通常以正态曲线表示,大约 16% 的人口可大致归类为早期采用者(即下图中创新者 Innovators + 早期采用者 Early Adopters,作者在这里重新定义了该词汇,以下「早期采用者」皆采用作者的新定义)。

▲创新扩散曲线。图片来源:Wikipedia

正如 Simon Sinek 所言,早期采用者是那些理解它的人。他们清楚地知道公司的动作,看到了新事物的新价值,他们就像是等着新事物出现一样立即率先采用了它。上图中,你继续向右移动,从早期跟随者(Early Majority)移动到滞后者(Laggards),你会发现,说服人们采用新事物会越来越困难。

早期采用者有着乐观的热情和更高的风险容忍度,包括财务和社会风险(如果不理解,你可以想想第一批戴着 Google 眼镜四处走动的人)。把这些人变成自己的客户还是相对比较容易的。市场部门并不需要复杂的营销手段,也不需要大额预算就能让这些人采用新产品。正如 Sinek 所说:「任何人都可能败在(前)10% 的市场份额上。」早期采用者至关重要,因为他们创造了推动创意持续发展的燃料。

早期采用者提供了初始现金流和关键的产品反馈,并帮助建立社会认同,即,他们向更谨慎的消费者表明,这种新产品是不错的。所有这些好处都是以相对较低的成本实现的。

一个新产品要想在大众市场真正获得成功,就必须走出早期采用者群体,获得早期跟随者的认可。这有时被称为跨越鸿沟。早期采用者给了新技术实现飞跃的机会:如果企业为了获得更多消费者群体而不得不提高营销投入,那么新创意的市场进入壁垒将大幅上升。

但是,如果早期采用者的热情开始消退呢?那乐观的 16% 是不可改变的吗?或者是否存在一个临界点,风险与价值之比发生逆转,处于前沿不再有意义?

「理解它」在 21 世纪究竟意味着什么?

Facebook Portal 的推出确实有些不同。这款新的视频聊天设备上市时,Facebook 并没有迎合典型的早期采用者群体:年轻、精通技术的消费者。相反,他们把新设备的目标对准了传统上不那么「技术化」的受众: 老年人和新家庭。你可以提出很多理由来解释 Facebook 这么做的原因,但这又回到了早期采用者的核心原则上来:他们清楚地知道公司的动作,看到了新事物的新价值,他们就像是等着新事物出现一样立即率先采用了它。

对于深陷没完没了的丑闻和数据泄露泥潭的 Facebook 来说,很明显,传统的早期采用者确实清楚地了解公司的动作,但他们看到的不是价值,而是风险,他们对新产品并没有期待。Facebook 选择了不那么传统的用户群体,因为该公司认为,这些人看到可能风险的概率不大。

Facebook Portal 的推广是新式早期采用的典范,研发该产品的公司与消费者关系可不能说是稳定。它承载了太多隐私暴露的风险:黑客可以黑入摄像头;该公司在使用和存储视频流方面表现得轻率、不负责任(Amazon Ring 报道)。最重要的是,Portal 不仅仅是一个新设备,它还是 Facebook 产品生态系统中的新部分,它代表着更大的潜在风险,而这个风险更难应对。

随着科技生态系统的发展,要求我们输入个人数据的设备越来越多,类型也千变万化。但是,作为线性思考者,我们依然是根据独立设备来评估风险。拿我关于 Nest 恒温器的内心纠结来说。我在评估我的风险承受能力时,倾向于基于该设备的孤立特征(位置和温度数据)。实际上,整体情况要更涉及更多方面。Nest 的数据并不是孤立存在的,它反馈给 Google,而 Google 正用着这些来自各项设备的数据不断构建着另一个「我」,一个数据弗兰肯斯坦。我的 Nest 数据与我的 Gmail 数据、搜索历史和 Google Maps 历史等等数据混合在一起。各种各样的人工智能和算法会对这些数据进行处理,从而掌握甚至预测我更多的生活经历。

产品生态系统意味着单个设备的能量不再是线性的。随着每台新设备转化成一张张越来越私密的数据图像,企业能够以指数级的速度收集每一个新数据点的信息。这可能会转化为指数级的价值,但也会带来爆炸性的风险。然而,我们很难评估这种威胁。人类很难以指数方式思考,所以我们总是以单独的每台设备来评估它。

所有这些都意味着,如今要精通技术,并不是要热情地拥抱新技术,而是要理解它潜在的危险,并对我们的选择进行批判性和深入的思考。正如 Facebook Portal 所展示的,这种转变有可能改变创新扩散曲线。

未来,信任将如何诞生

过去 10 年,我们与新技术的关系一直很脆弱。早在 2012 年,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就发现,54% 的智能手机用户出于隐私考虑,选择不下载某些应用程序。2013 年英国的一项同类研究表明,这一比例为 66%。最近,MusicWatch 对智能扬声器的使用进行了一项研究,发现 48% 的受访者担心隐私问题。 Digital Trends 报道称:

在接受 MusicWatch 调查的 5000 名 13 岁及以上美国消费者中,近一半的人明确表示,他们担心智能扬声器的隐私问题,尤其是在使用流媒体音乐等点播服务时。

然而,尽管我们心存疑虑,科技仍在进步。我们对智能手机的担忧并没有减缓它们的增长,MusicWatch 发现,55% 的人仍在使用智能扬声器播放音乐。

University of Michigan 的研究员 Florian Schaub 主要研究隐私问题和智能扬声器应用,他在《Motherboard》上说:

真正让我担心的是这样一种想法:「你只不过是给 Google 或 Amazon 提供了稍微多一点点的信息,他们就已经对你了解地足够深入了,这又有什么不好的呢?」这代表着隐私的含义和我们对隐私的期望不断受到侵蚀。

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进行拔河比赛,在内心深处持续的担忧与对新事物的强烈渴望之间进行较量。未来十年可能会成为检验我们与科技长期关系的试金石。

多年来,我们选择将个人数据托付给企业。或许这是战后美国科技乐观主义的文化遗风,或许我们如此渴望实现被承诺的未来,以至于我们在盲信中行事。但有迹象表明,我们的热情正在崩溃。随着我们不断地把更多的自己交给公司,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无法以尊重的态度处理好这种关系,我们的善意是否会枯竭?信任,是我们消费者要给出的东西,还是公司必须要赢得的东西?

本文来自 36 氪,作者为郝鹏程,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