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不想让 Netflix 参评奥斯卡,美国司法部出面警告

文娱

04-03 13:57

在不久前的奥斯卡颁奖典礼,Netflix 凭借《罗马》拿下三座小金人,差点就成为奥斯卡史上第一个获得最佳影片的流媒体平台。

为了角逐奥斯卡 Netflix 也下足了血本,除了砸下 2000 万美元公关预算用于宣传,还打破了自制影片不在影院上映的惯例,安排了电影在一百多家影院上映,因为只有在院线上映的电影才有资格入围奥斯卡。

不过未来奥斯卡可能不能再用这样的理由将 Netflix 拒之门外了,因为美国司法部称这可能涉嫌垄断。

据《综艺》(variety)报道,奥斯卡主办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以下简称「学院」)已经收到了司法部反垄断部门负责人 Makan Delrahim 的警告信,信中表达了对奥斯卡新规将会「压制竞争」的担忧。

如果学院(一个成员里包含了多个竞争者的协会),为奥斯卡专门制定某些资格要求,在没有理由的情况下排除竞争者,这就可能引发反垄断问题。

不久前导演斯皮尔伯格曾公开表示像 Netflix 出品的影片应该去竞争为电视剧设立的艾美奖,而非奥斯卡。

我认为这种在没几家影院上映了还不到一周的电影,不应该有资格获得奥斯卡奖提名。

如果只是公开吐槽一下也无可厚非,但斯皮尔伯格不只是说说而已。他打算在 4 月的学院理事会上正式提出取消流媒体电影的竞选资格的建议,学院将于 4 月 23 日召开年度颁奖规则会议,届时所有分支机构都能提出新的规则以供审议。

反垄断部门负责人 Makan Delrahim 在信中援引了「谢尔曼法案」(ShermanAct) 的第 1 条:禁止竞争对手之间达成的的排他协议。

如果学院采用新的规则来排除在流媒体分发的电影,通常会导致这些电影的票房减少,那么这些规则就可能违反了反垄断法第一节的内容。

Netflix 也在 Twitter 上回应了斯皮尔伯格的评论:

我们热爱电影,同时也热爱这些东西:让那些负担不起或者没有电影院的小镇居民有电影看,让每个人可以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享受电影,为电影人提供更多分享艺术的方式。这些事之间并不矛盾。

其实奥斯卡也不是第一个针对 Netflix 的颁奖机构了,去年戛纳电影节为了打压 Netflix 就推出了一条新规:只有在法国院线公映过的影片才有资格在主竞赛单元参赛,不能只在流媒体上播放过。

▲2018 年戛纳电影节海报

Netflix 最终也以退出戛纳电影节作为回应,据悉今年 Netflix 依然不会在戛纳电影节放映任何影片。

好莱坞等电影界之所以会掀起这样一股「围剿 Netflix」的潮流,除了一些老派电影人认为电影院的体验不可替代之外,归根结底还是 Netflix 的壮大已经动摇了传统的好莱坞电影的制作和发行体系。

去年 Netflix 在原创内容上的投入超过 120 亿美元,今年这个数字还将继续增加。从影视作品的数量而言,Netflix 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影电视剧制片方了,市值与「好莱坞五大」之首的迪士尼相当。

编者注:迪士尼成功收购二十一世紀福克斯公司后,将二十世纪福斯电影纳入旗下,好莱坞六大传统制片商变为「五大」。

去年《好莱坞报道者》一篇文章指出,面对面对阴晴不定的电影市场,好莱坞制片厂的高层们通常会面临一个选择:究竟是将电影碰碰运气放到院线上映,还是将其卖给 Netflix 。

虽然传统制片商的利益被动摇,但这对于影迷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Netflix 在原创内容的大量投入除了给电影人充足的资金外,也鼓励各种新的尝试,对各种题材和形式都极大的包容,影迷的选择也就更多了。

比如最近被吹爆的科幻动画剧集《爱,死亡和机器人》,打破了电视剧集 30 分钟或 1 小时一集的惯例,由 18 部时长 6 至 17 分钟不等独立动画短片组成,制片人大卫·芬奇这个想法曾被拒绝了多次,终于在 Netflix 这里得以实现。

这个项目很难和电影工作室达成合作,因为在一部影片中间看到演职员表在电影里并不常见。但这些短篇动画长度不同、相互之间没有主题联系的特性对流媒体订阅服务的天然属性而言,却是完美契合的。

此外 Netflix 去年的新剧《黑镜:潘达斯奈基》采用了全新的交互形式,观众可以在观影中通过不同选择来影响剧情走向,电影有 5 个不同结局,这也是在电影院中不太可能看到的形式。

目前除了 Netflix 之外,迪士尼等传统制片商以及苹果、亚马逊等科技公司也在纷纷筹建自己的流媒体平台,流媒体和传统制片商的界线也越来越模糊,也许在不久的未来就会看到一部只在线上播放的「网大」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了。

题图来自:FutureBrand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