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iOS 版「赞赏」回归后,帮用户生成赞赏码的「给赞」是如何获得 1000 万用户的

小程序

04-30 10:00

2017 年 4 月,苹果和微信对赞赏产生了不同的看法,双方争执的焦点是赞赏是否属于「应用内购」,在争执中,iOS 版微信公众平台的「赞赏」功能下线了。

公众号运营者最先感受到了影响,很多人最直观的感受是「少了一大半的打赏」。这个时候,一个叫「给赞」的小程序开始刷屏,它可以为用户定制个性化的赞赏码,甚至支持「彩蛋」功能,比如录制一段音频,赞赏成功后自动播放。

截至 2017 年 10 月,给赞已经收获了百万级用户,赞赏数量达到 10 万余次。但同时,它也被认为和很多昙花一现的小程序一样,如果微信重新上线 iOS 端赞赏功能,它很可能就一蹶不振。

给赞却是个大大的例外。当微信推出官方赞赏码,并在之后重新上线「赞赏」功能后,给赞依然在持续增长,就在最近,给赞宣布获得了 1000 万用户。

知晓程序和给赞创始人邓皆斌聊了聊产品设计、增长方法论以及如何在微信生态寻找机会。对于这样一个阶段性的成功,邓皆斌却将它定义为「踩坑的经验」,在他看来,小程序创业者「不要围绕着小程序来找机会,而是去找到某个场景里面某些需求,尝试用小程序去解决。」

以下是本次访谈的实录。

知晓程序:2017 年 10 月,微信上线了官方的「赞赏码」,给赞有受到影响吗?你当时的想法是怎样的?

邓皆斌:官方的赞赏码上线,对给赞小程序会有一些影响,有一部分用户包括公众号,开始切换去用微信的赞赏码来接收赞赏。对我们团队来说,这是不可解决的问题,并没有去管太多,只是继续去探索赞赏这个产品方向的可能性,想找到跟微信官方功能的差异化。

知晓程序:给赞的留存情况如何?

邓皆斌:我们产品服务的用户是收赞赏的用户。他们使用给赞去触达用户的时候,这些被触达的用户,对我们来说留存不重要。因为我们不是普通的 2C 产品,更像是 S2B2C ,我们提供赞赏工具服务,给到 B,B 用我们的产品去触达到他的 C。

知晓程序:从 2017 年的 100 万用户到现在的 1000 万,给赞的增长是持续性还是有所起伏?中间有遇到什么困难或关键节点吗?

邓皆斌:总体来说,增长相对稳定,一直在持续。中间有一段时间,我们同步开了其他的产品线,给赞产品功能也相对成熟,就没怎么投入团队资源,调整了产品和团队后,现在继续在完善产品细节,最近也上线了面向团队和机构的企业版。

▲ 上海某烧烤店为每一位烤工提供了一个「给赞」赞赏码. 图片来自:给赞公众号

知晓程序:给赞是怎么发现企业用户的需求的?企业用户会是给赞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吗?

邓皆斌:企业版的需求最早也是来自于用户,最开始有团队内部在使用个人版,我们就先做了一个简单的团队版功能。

企业版还是免费提供给用户使用,暂时不收费。现在阶段,还是希望找到更多场景,让更多用户来使用给赞。

知晓程序:目前,将给赞用于公众号、文章赞赏的用户还占多大的比例?非公众号赞赏的用户中,哪些行业和场景比较突出?

邓皆斌:公众号赞赏现在占比不到 50%,还有很多其他场景,个人小程序、微信上 C2C 的赞赏、线下餐馆、酒店服务员。

知晓程序:在这些场景中,比如酒店服务员为什么不直接用收款二维码呢?

邓皆斌:收款码和赞赏码是有差异的。

▲ 收款码是以确定的价格购买确定的商品或服务

虽然底层的数据流是一样的, 都是 A 给 B 支付一笔钱,但是收款码的核心场景是,你这个时候需要给我付确定的金额,(而我)提供了服务或者销售了商品;赞赏码的核心场景是,支付的钱有付款人自己的选择,一般情况下并不是买东西或购买服务,而偏向于情感支付,这就是「非标服务定价的支付场景」。

知晓程序:让「赞赏场景化」是你认为给赞区别于官方赞赏功能的特色。围绕场景化,给赞做了哪些事情?

邓皆斌:实我们一直还是做的通用场景,并没有针对特定场景去做定制。但是我们在产品上做了很多小的细节,比如不同类型的赞赏码,比如赞赏后的彩蛋,有一些特定的功能,在某些场景下,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被使用非常高频。

我们也去接触过像高尔夫球场、民营医院护士,甚至中超足球比赛等场景,也会有特定的解决方案。

知晓程序:中超比赛的需求是怎样的?给赞要怎么给他们定制?

邓皆斌:线下实时比赛,可以跟直播打赏结合理解一下。现场上万人看比赛,场上球员比赛表现很好,球迷就会很想给他打赏啊。我们设想的场景是,球迷拿出入场门票,扫码,弹出「给赞」,出现出场球员的列表,列表会显示每位球员这场比赛收到了多少人赞赏,历史总共收到多少人赞赏,赞赏完有一次留言机会。球员收到留言,可以有一次回复的机会。我们还支持赞赏自动分账,按比例分给俱乐部、赛事组织方,包括经纪人。

▲ 图片来自:Suginami

我以前说过,小程序,最大的价值就是连接,把线下的某个场景瞬间拉到线上。

知晓程序:这个很酷啊,有机会落地吗?

邓皆斌:跟 B 打交道跟 C 不一样,俱乐部比较难协调。

知晓程序:给赞的另外两个小程序「给赞问问」和「给赞讲讲」的情况如何?给赞扮演「内容生产和互动的纽带和桥梁」这个战略是不是已经变了?线下场景反而是给赞未来的重点?

邓皆斌:现在「给赞问问」改名成「给赞问答」了,主要是给一些公众号和其他场景提供提问互动的能力,一直有用户在使用,这算是我们的一个小的尝试产品。 给赞是想去满足线上和线上不同场景里的赞赏需求,只要是有非标服务定价的支付场景,都可以使用给赞。

知晓程序:将「赞赏」这个非常细分的功能场景化,扩大它的应用范围,给赞做到了。对微信生态的其他玩家来说,给赞有什么方法论可以分享?

邓皆斌:不算是方法论,算是踩坑的经验吧。 关于(创业者)做什么产品:不要围绕着小程序来找机会,而是去找到某个场景里面某些需求,尝试用小程序去解决。

很多大的显而易见的刚需,可能早已经被很多产品所满足,就需要扎到场景更深看到更细的粒度。

怎么做小程序?不要照搬做 App 的产品思维,多想想小程序产品的灵活性和连接能力,或许有好的效果。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