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大师艾维也犯错:追求漂亮简洁,无视用户需求

产品

07-31 16:00

本文来自 36 氪 编译团队「神译局」,译者小兵手,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编者按:乔纳森・艾维的确是设计大师,但是大师也是人,也会犯错。回看苹果历史,艾维犯了许多错。Charles Arthur 采访过艾维两次,他认为艾维过于追求简洁和美观,结果敌视人体工程学,最终设计出一些糟糕的作品。对于苹果来说,艾维的离开也许不是什么坏事。本文编译自 medium。

我采访过乔纳森・艾维 (Jony Ive) 两次。

一次是 2002 年,当时苹果刚刚推出「太阳花」iMac,还有一次是 2014 年,当时苹果刚刚推出 Apple Watch。两次谈话都碰到一件麻烦事:有些东西是他想谈论的,还有一些东西他可能找不到适合的词汇来形容,我要在二者之间操纵转换,这是一件麻烦事。

对于第一次采访,我后来总结说他「像一个向无信仰世界描绘上帝的人」。谈到所做之事时,艾维往往喜欢用实例来描述,而不是用语言来绘图。

第一次采访时, 他告诉我他很尊敬卫星开发人员,因为他们必须考虑每一点重量和每一点空间,卫星的重量和空间相当昂贵,而且只有一次机会将它做对。艾维说:「看看卫星是怎样做出来的,正式的解决方案必须回答许多紧迫问题,哪些可行,哪些不可行,如何将它们结合在一起,有许多东西不是有意设计的。」

iMac 很好但鼠标不行

想当年,艾纳与乔布斯携手合作,用 iMac 拯救苹果,由此开始,大家为艾维喝彩。的确,当时他们设计的 iMac 形状独特,辨识度极高,这种设计成为经典,后来许多产品模仿苹果,引入半透明彩色塑料,有时甚至采用和苹果 iMac 一样的邦迪蓝(Bondi Blue),模仿者想证明自己也是 90 年代的一份子,没有落伍。从某种意义上说 iMac 是「包装」上的胜利:内部组件相当简洁。如果当时将组件放进米黄色盒子,苹果极可能会沦为历史脚注。

当我高唱颂歌,赞美艾维的设计时,却忽视一个难以置信的错误,这个错误相当严重:他设计了冰球圆形鼠标,用起来极其不方便,但是冰球鼠标创造了「第三方 USB 鼠标」这个新市场。

冰球鼠标相当糟糕。你不知道拿鼠标的方向有没有错。它的形状和人手能抓住的形状不同。的确,鼠标很漂亮,但是用起来不方便。如果只是偶尔使用才可能喜欢。如果说好的设计是通过使用来评判的,那么冰球鼠标无疑很糟糕。

在 2000 年 6 月的 MacWorld 主题演讲中,乔布斯公开承认冰球鼠标设计是一个错误。

演讲开始时,乔布斯展示一张一代 iMac 鼠标的照片,然后说:「大家都知道这是我们的鼠标,有些人不喜欢。我们会犯很多错,但我们会认真听取大家的意见。一些人认为这是世界上最糟糕的鼠标…… 我们想改变一下。今天我要推出一款新鼠标。也许我们能改变大家的看法,从行业最糟转向最棒。」

乔布斯公开批评自己的首席设计师,批评的产品是他许可的。

回看随后几年艾维的设计哲学,Bondi iMac 显得并不相称。艾维将标准组件拿起来,纯粹为了追求外观而让它们变得漂亮。在随后几年里,艾维所做的事与设计冰球鼠标差不多:不断优化产品,极力精简外部成份。

正如爱因斯坦所说的:「凡事应该力求简单,但不能过于简单。」我觉得艾维在优化产品的过程中忽视了第二部分建议。

违背人体工程学

许多人谈到糟糕的苹果设计时,总会提到 Apple TV 遥控,它的确不怎么样。我经常将 Apple TV 遥控与 Sky + 有线遥控对比,每天我都会用 Sky + 遥控。

从表面上看,Sky + 遥控的设计并不好,它丑陋而不匀称,到处是按钮。各个按钮是做什么用的?你怎么记住?将 Sky + 按钮与苹果遥控对比(即使不是艾维亲自设计的,至少遥控的设计得到了他的认可),苹果遥控按钮很少,上面有触摸垫,相当匀称。

当你开始使用 Sky+ 遥控时才会发现它通俗易懂,符合人体工程学。经常要用的按钮就在拇指之下,左手右手都可以操作。控制按键(上 / 下,后退 / 前进)可以轻松触及。遥控上面的确有一些不太使用的按钮,但是不会干扰操作。

再看 Apple TV 遥控,真的相当匀称,一不小心就会拿错,将红外线瞄准自己。遥控与手掌并不协调,你必须让手来适应它。很明显,这样的遥控不太实用。在设计遥控时,不应该过于追求简约。Sky 也推出一款触摸垫遥控,和 Apple TV 遥控相似,它同样不符合人体工程学。

我严重怀疑第一代 iMac 鼠标(冰球鼠标)是艾维设计的,至于后来之所以改用光学鼠标,主要是因为营销部门、客户大声批评,最终设计部门只能妥协。

大体来讲我认同 John Siracusa 的看法:在艾维的职业生涯中,虽然并非每一件产品都是他亲自设计的,但是作为首席设计师,设计肯定得到他的许可;他的名字与这些作品联系在一起,不论好坏都是他的遗产。

艾维极力追求「更少」,这种追求滋生一些问题,如果问题不能被阻止,就会变成灾难。2013 年,苹果推出「垃圾桶」Mac Pro,它是一个好例子。老实说,新 Mac Pro 的确漂亮,在 WWDC 发布会上,苹果营销副总裁 Phil Schiller 声称产品创新已达极致,再也没有更进一步的可能。自 2011 年 10 月乔布斯离开人世之后,苹果一直遭到世人的质疑:它能否再次推出更重大的产品。

「垃圾桶」Mac Pro 就像是 2000 款 G4 Cube 的重复,现在恐怕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 G4 Cube 了。设计 G4 Cube 时,苹果极力将各种组件装进更小的空间,而且不能装备散热风扇。当乔布斯宣称冰球鼠标设计失败时,他还推出的 G4 Cube,我问一位苹果高管,对于普通用户来说 G4 Cube 定价太高,对于专业人士来说限制又太多,它到底能吸引哪类买家呢?这位高管向我保证说,肯定会有一个专业消费者市场需要它的。

一年之后,苹果砍掉 Cube,虽然苹果口上只是说暂时搁置机器,但背后的意思不言自明:那些讨厌的用户阻止 Cube 走向成功。Cube 的死亡告诉我们一个事实:乔布斯与艾维有时会陷入疯狂的热情无法自拔,最终失去理智。

我觉得「垃圾桶」败笔应该由艾维负责。搞硬件的人弄出一套配置,交给设计团队,让他们按配置设计产品,但他们没有想到用户需要升级。

垃圾桶设计还向我们暗示:对于核心市场的需求,艾维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当苹果陷入泥沼无法脱身时,是专业用户将苹果带出死亡地带。

好的艺术家不应让产品有空隙

无论是 G4 Cube、垃圾桶 PC、冰球鼠标、iPad、iPod,还是新 iMac、MacBook Pro 和 MacBook,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没有多余的空隙。艾维讨厌空隙。有一则趣闻不知道你听过没有:苹果设计团队设计 iPod 时,乔布斯曾将一款早期原型产品扔进鱼缸,他指着冒出的气泡说「太大了」。抱歉,这则故事是杜撰的,乔布斯从没有养过鱼。正因为有着这样的追求,艾维犯了不少错。

2011 年之后,苹果似乎不再让你升级设备了。你可以维修,但是想换换 RAM 或者硬盘,真的比登天还难。iPhone 无法自由更换电池,开了行业先河,后来其它手机也纷纷模仿。

苹果继续敌视人类。一代 Apple Pencil 太光滑,容易滑落,充电方法也很奇怪。苹果还设计出一款奇怪的鼠标,充电接口在鼠标底部,相当不便。

妥协的力量

当市场或者调研团队挑战设计团队时,艾维往往能拿出出色的作品。一代 iMac 就是一个好例子,它暗中包含一个设计理念:「设计一款低价计算机,可以超越其它正在销售的机器。」

还有 iPod:将一个微型旋转硬盘放在小盒子里,用盒子保护硬盘,而且看起来美观。iPod 点击式触摸转盘(上面有按钮)的创意来自 Phil Schiller,不是艾维想出的,也不是设计团队想出的。

有一段时间,苹果抛弃嵌入式按钮,将前进、后退、暂停、播放按钮放在转盘上方,这种设计应该是设计团队想出来的,事实证明并不实用。

就像 Sky + 遥控一样,设计时力求减少运动量并没有错,但必须实用,必须符合人体工程学,要让身体、用户感到舒适,不能一味追求美观。

Touch ID 和 Face ID 也是两个好例子。我们要用手指解锁手机,所以手机必须配备镜头,用镜头扫描指纹。如何让操作变得更优雅呢?Face ID 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创意,但是需要做出妥协。

Apple Watch 有一些地方设计出色,比如触觉电机,抬起手腕时手表感应更灵敏,不过有些设计也让人头痛,比如 App 导航相当困难,就像用筷子吃豆子。

在苹果销售的产品中,有些设计并不是设计团队想要的,而是营销团队要求的。比如为 MacBook Pro 添加 Touch Bar,对营销人员来说这样的元素很有魅力,他们需要一些触摸功能,这样就可以将 MacBook Pro 和 MacBook、MacBook Air 区分。Touch Bar 实际上并不是很糟糕。

至于糟糕的蝶式键盘,我认为它是设计团队构思的,因为艾维很想设计出更薄的笔记本。

到底问题出在设计团队,还是出在更高的高层?当年苹果推出世界最糟糕的鼠标,用了 2 年,而搭配这款鼠标的 iMac 却拯救了苹果。当苹果风光发展时,糟糕的键盘用了 4 年。与普通剪刀脚键盘相比,蝶式键盘良率更低,制造成本更高,我们只能认为:要么是因为苹果高层冥顽不灵,要么是因为设计方面受到严格限制,无法推出新的剪刀脚键盘,因为安装新剪刀脚键盘需要设计全新的机身和外壳。

让人感到荒谬的是 iPad Pro 用的也是同样的键盘,但是上面覆盖软材料,输入时相当可靠,打起字来很畅快。难道不能给笔记本键盘披上软材料吗?

好兆头

总体来说,苹果仍然有许多设计值得推崇。对于苹果设计团队、对于苹果来说,艾维的离开可能不是坏事。新 Mac Pro 设计已经回归蓝色 G3 和 G5 的经典外观。不只如此,新 Mac Pro 还可以选配轮子,之前没有苹果产品搭配过轮子。AirPods 相当成功。HomePod 也许会让某些苹果高管感到失望,它没有腾飞,不过我们只能用 HomePod 在一个地方听音乐,有了 AirPods 可以将音乐带着跑,所以 AirPods 比 HomePod 更重要。

苹果还优化笔记本产品线,删除一些让人困惑不解的产品:7 月初,苹果停售 12 英寸 MacBook,所有 MacBook Pro 全都配备 Touch Bar。苹果笔记本产品线再一次变得明确起来。

毫无疑问,当年苹果能够起死回生,艾维功不可没。虽然拯救了苹果,但艾维的一些设计严重敌视用户,从一开始就存在这样的问题。一方面,对于用户的喜好,艾维有着惊人的直觉,而且艾维让操作变得更简单,这是优点;另一方面,为了追求简洁,艾维会牺牲可操作性,让产品变得不实用,我们应该将二者明确区分。艾维离开了,苹果是时候改变一下了。

本文翻译自 https://onezero.medium.com/jony-ives-errors-why-ugly-isn-t-always-bad-design-but-beautiful-sometimes-is-9c5fde886263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