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育 5 年,票房破 40 亿,《哪吒》证明了好电影才是最大的红利

商业

08-19 21:47

5 年,对互联网行业来说,沧海桑田。而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从想法到在院线上映,花了 5 年。

8 月 14 日,《哪吒》的总票房已经达到 36.54 亿元,超过《红海行动》,成为中国电影票房总榜的第 4 名。8 月 19 日,《哪吒》票房突破了 40 亿,和第 3 名的《复仇者联盟 4:终局之战》只有约 1.4 亿元的差距。《哪吒》的联合发行方华夏电影已经发布通知,电影密钥将延期一个月,延长上映至 9 月 26 日。《哪吒》的总票房大概率会超越《复联 4》,甚至可能超越《流浪地球》进入前三甲。

2019 年上半年,中国电影票房和观影人数第一次双双下滑。和中国互联网一样,随着「票补」的结束和观众的成熟,可以躺着赚钱的电影红利期似乎结束了。

但哪吒这样一部动画电影,观影人次已经超过了 1 亿,成为有数据统计以来,继《战狼 2》《流浪地球》后的第三部观影人次破亿的电影。中国电影票房总榜前十名中,也只有《哪吒》这一部动画片。

《哪吒》的导演饺子(本名杨宇)一夜成名,在开心、兴奋之外,他说的最多的是惭愧,他觉得哪吒的高票房和口碑,更多是观众对国产动画电影的鼓励。对外界关心的《哪吒 2》的上映时间,他又给了一个 5 年的答案。

1

饺子的成名作是《打,打个大西瓜》。

这部由半路出家的医学生杨宇(当时还叫饺克力)蛰伏在家三年,一人一手制作的 3D 动画短片,获得了第 26 届德国柏林国际短片电影节国际竞赛单元评委会特别奖等一系列大奖。饺克力这个名字,在动画圈火了。

▲ 饺克力的《打,打个大西瓜》

《哪吒》爆火后很多媒体报道起这段往事,免不了对饺子当年的境遇大为唏嘘:一个大学毕业,职业生涯刚刚开始的人,选择辞职在家,靠母亲每月 1000 多元的退休金「啃老」了 3 年。

但饺子在成名后接受采访,并没有对这段经历苦大仇深,他的出发点很简单:作为动画创作者,他宅在家里 3 年,在乎的只是自己的技艺够不够合格。说明自己的想法后,母亲不仅欣然接受,还帮忙说服了暂时想不通的父亲。

饺子说自己在大学自学动画,一是因为从小爱画画,二是实在不喜欢医学专业,他学 3D 软件,就是希望能在动画公司工作。《打,打个大西瓜》让他梦想成真,而且是以更好的方式——成立自己的动画公司,饺克力动画工作室。

这就是做出《哪吒》的可可豆动画工作室的前身,在可可豆的官网上,还罗列着这家公司做过的商业项目,从青奥会宣传,到烟酒、食品广告,无所不包。可可豆联合创始人刘文章在接受采访时解释过两个名字的由来:可可豆是公司获得光线传媒投资后成立的,专注于原创动画,饺克力动画则专注商业项目。

▲ 饺克力动画工作室的商业项目,从政府宣传到食品、烟酒广告不一而足

饺子对现实和理想之间有非常接地气的态度,《哪吒》上映后他在参加某个播客节目时安利做动画的好处:好的特效师会有不错的收入,如果能在一个好的项目里等到它获得成功,很快就可以不用再考虑钱,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

甚至对《打,打个大西瓜》,饺子也有自己的规划,这部作品的目标「就是为了参加比赛获得名次」。

就像《哪吒》中操着一口川普的太乙真人一样,四川人饺子有很乐观的接受生活、享受生活的的态度,同时,他也像申公豹一样,有改变命运,创造一番成就的理想。

所以,当光线传媒旗下专注于动画电影的公司彩条屋找到他时,一直做商业项目并乐此不疲的饺子,瞬间把内心的火苗激活了。

2

对于一个有旺盛表达欲的创作者来说,从《打,打个大西瓜》到《哪吒》,中间间隔的时间太长了。

饺子在中间其实还有一次原创动画的尝试,2013 年,饺克力动画工作室和优酷一起推出了 19 分钟的动画短片《老板的女人》。

这部片子虚拟了一个叫「行人靠左」的影视公司,讲的是公司里的「屌丝员工」智斗好色老板的故事。如果你没有听过或看过这部片子,那也不用找来看了,它的豆瓣评分是 5.4。

有熟悉饺子的影评人把它称为「饺克力的『情色』转型」,委婉表示,「我所希望的是饺克力的片子既能有很高的点击量,又能给我们带来更有营养的文化消费价值,而不只是情色和暴力充斥的低级趣味。」还有更不客气的观众当时直接在豆瓣留言

《打,打个大西瓜》完全是为了自我而创作,脱离了任何利益关系诱惑,没有任何外界压力,花三年时间潜心创作方能一鸣惊人。只可惜的是后来被央视和政府扶持了…从这以后你就不是自己了,那张网就已经出现在你的身上。学学卡梅隆,宁缺毋滥,4 年多就推出这么个作品,别说观众,你对得起自己么?

这部片子是怎么来的?

2010 年,有一部叫《老男孩》的微电影风靡全国,成为年度最热话题,广告导演肖央凭借这部片子获得了进入梦寐以求的电影行业的资格。这部片子来自优酷的原创电影计划——优酷出品的「青年导演扶持计划」,算是彼时由视频网站主导的互联网自制内容,也就是网剧的滥觞。

▲ 筷子兄弟凭借《老男孩》获得了进军大电影的机会

《老板的女人》同样出自这个计划,作为动画片的代表,饺克力并没有获得太多关注。2013 年,进入第四季的优酷出品「青年导演扶持计划」已经有《泡芙小姐》这样相对成功的都市动画短片。

优酷出品的操盘人是前优酷土豆集团副总裁卢梵溪,90 后。优酷出品原先只是一个为了说服对贴片广告接受度不高的广告主,以网剧的形式投放广告的商业项目,卢梵溪很大胆,他把广告预算转化成了拍片的经费,造就了《老男孩》这样的现象级微电影。

还有段故事,2011 年的优酷出品的主题是「幸福 59 厘米」,罗永浩的《小马》是这个系列微电影的压轴作品,最后雷声大雨点小,片子评价尚可,但远远没有达到「火爆」的预期。

在各种报道中,高考状元出身的卢梵溪「不务正业」,跑到法国学电影,又对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感兴趣,90 后的身份又让他对互联网有超强的感知力,用极少的资源四两拨千斤,优酷出品只能出于他,成于他。

卢梵溪在接受阑夕采访时总结自己的成功经验,是因为他善于连接各种人物,并发掘到他们身上的闪光点。

《老男孩》成名之前,筷子兄弟都快解散了;叫兽易小星恶搞成名,但一直想要拍正经电影,业余时间苦心拍了 5 部,也没有被主流影视公司注意到。

他们的共性就是都被压制到了相当程度,而又积蓄了非常大的力量,只需要在合适的时机点开一个口,爆发是一定的。

3

饺子的动画片在这样的体系中是水土不服的。

看得出来,他在尽量迎合当时的热点:「屌丝」、恶搞、情色擦边球……网剧和微电影要用小成本撬动大的播放量和关注度,当时这是最有效的套路。

但动画片不行。

饺子介绍过中国动画行业的现状,一方面,游戏行业和国外大片对代工的需求,让国内的三维动画特效制作有了一定的积累,另一方面,这个行业还非常不成熟,从创意到具体实现,导演很多时候要亲力亲为,向技术人员描述自己想要的效果。作为对比,国外成熟的动画体系中,导演提出一个想法后,特效公司会直接给出几种方案备选。

▲饺子为《时尚芭莎》拍摄的照片. 图片来自:时尚芭莎

做高质量的动画片,是一个从 0 到 1,涉及剧本创作、创意、制作、项目管理、融资等环节的复杂工程,当没有足够的借鉴时,只能靠时间来一点点磨。

饺子遇到了彩条屋,这是光线传媒在 2015 年成立的专注于动画、玄幻电影的公司。

和优酷出品一样,彩条屋也同时押宝了多个项目,成立时的发布会上,彩条屋就宣布投资了 13 家动漫公司,筹备中的作品有 22 部,包括《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的《大圣闹天宫》和《深海》,不思凡的《大护法》、饺子的《哪吒降世》、封神宇宙的另一部作品《姜子牙》,以及低龄向的《果宝特攻之水果大逃亡》等等。

▲ 彩条屋成立时宣布投资的 13 家动画工作室. 图片来自:iFensi

作为一家传统的电影公司,彩条屋和互联网一派的做法截然不同。彩条屋 CEO 易巧说,「动画没有捷径,我们只能拼品质。」

饺子对此的体会可能是最深的,光是《哪吒》的剧本,他就在彩条屋的要求下磨了两年。饺子把每次剧本修改后和彩条屋的讨论称为「批判会」,从一开始的远程沟通,到一次次把饺子从成都请到北京,他甚至总结出了彩条屋的套路,并活学活用到了自己对特效师的折磨,「每次都先说这次已经很不错了,但是这样改是不是更好?」

在这样的行事风格的影响下,饺子也把自己对片子的要求提升到了极致。直到电影上映后大获成功,饺子还不厌其烦地向各家媒体述说自己的遗憾,在哪吒和敖丙牵手的时候,他原先的设想是做成地球历史的快放,沧海桑田就在一瞬间,「可惜因为预算的原因删除了」。

一个广为人知的段子是,一位负责申公豹由人变成豹子的特效的技术人员,磨了几个月身心俱疲还是没能满足饺子的要求,怒而离职加入一家新公司后,恰恰新公司也是《哪吒》的外包公司之一,这位工作人员因为「经验」,又被指派做申公豹变身的特效,好在又磨了几个月,终于做出来了。

磨了 5 年,《哪吒》成了,当然根本原因是饺子的才华和努力,但也离不开彩条屋的支持。当然,光线和彩条屋也有自己的边界,在宣布投资 13 家动画工作室的同时,光线还宣布和 360 合作推出了在线视频网站「先看网」,主打付费网络影视剧,但这个宏大的计划很快就宣告失败。

不管是优酷出品还是彩条屋的动画大片,都需要操盘者的眼光、决心和整合资源的能力,两条路线无关对错,但对动画大片来说,彩条屋的模式显然更合适。

事实也证明,大家有放松一下,看看恶搞剧的需求,更有认认真真看大制作、高质量的顶级作品的需求。

2019 年上半年,中国电影分账票房和观影人次自 2011 年来第一次出现了下滑,这背后只要是因为被称为电影票房希望所在的二、三、四线城市的下滑。

随着「票补」的消失,电影票的价格在上升,它带来的观影人数的流失超过了新观影人群的增长。和中国互联网一样,中国电影似乎也来到了一个拐点,野蛮增长的时代过去了,人口红利走到了终点。

《哪吒》是个反例,它没有票补,也没有电影本身之外的集体情绪的影响,和《流浪地球》一样,它开创了中国电影类型片的新局面。电影上映后,导演饺子反复向外界表示如此高的票房远远超出预期,也让这部品质不算最好的片子承担不起,但同期对手太烂也好,观众对国漫的鼓励也好,它都证明了好电影就是当下最好的红利。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