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马达值多少钱?对戴森来说,答案是 3.5 亿英镑

公司

08-29 15:11

不用拖着电线到处走的手持式吸尘器,没有叶片的风扇,以及看不到细长风嘴的电吹风……每当人们看到戴森的产品时,总会心生疑问,为什么它们的设计总能那么的与众不同?

那颗内置的数码马达,就是戴森的答案。

本周三,戴森在北京举办了一场活动,将 798 艺术中心的一栋大楼改成了展厅,摆上了戴森近几年在中国市场推出的产品,以及拆解出来的历代马达元件。

「从 1999 年至今,戴森在数码马达的设计、开发和制造方面已投入超过 3.5 亿英镑。」

舞台上,戴森全球数码马达工程总监 David Warne 拿着一颗只有半指长的金属圆柱,那是戴森迄今为止最小、最轻的 V9 数码马达。

截止到现在,戴森的数码马达总产量已经超过了 5000 万台。毫不夸张地说,数码马达就是戴森的核心,它赋予了戴森不断尝试其它类别产品的可能,也是戴森从创办之初就坚持对基础技术投入的印证。

建立在马达之上的科技公司

「马达技术在过去很多年都没有获得进展,很多生产制造企业都在使用现成的商用马达技术,而戴森希望对这一领域做出变革。」David Warne 说。

2004 年,戴森创始人詹姆斯·戴森爵士率领数十人的团队,推出了第一代数码马达 V1,并开始运用在干手器上;5 年后的 V2 马达则加快了吸尘器领域的革新,让戴森迎来了第一台手持式真空吸尘器 DC30,以及 360 Heurist 智能吸尘机器人。

事实证明,好技术在全世界都是受欢迎的。历经 15 年,戴森的数码马达已经迭代了 8 个型号,戴森也在吸尘器、干手器等个人护理类产品中取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

▲ 戴森 V9 数码马达设计工程师高心宇

但戴森并未止步于此。2016 年,戴森研发出 V9 数码马达,对比前 5 代巴掌般大小的体积,V9 的直径仅为 27mm,相当于 1 元硬币那么大,至今依旧是戴森最小的马达元件。

V9 的出现,也让戴森一跃跻身至吹风机和美发造型行业。

由于体积足够小,工程师可以 V9 直接放置在吹风机的手柄处,而不是传统吹风机的顶端,这让戴森 Supersonic 吹风机的重心进一步下移,降低长时间握在手中的负担感。

同时,V9 在缩小体积的同时依旧延续了足够强劲的气流。它的转速达到了每分钟 11 万转,比戴森第一代马达快了近 66 倍,确保了吹风机的干发速度,也无需用过高的温度为头发造型。

▲ 戴森全球数码马达工程总监 David Warne

为了降低噪声,戴森还把 V9 马达的叶片从 11 只调整到 13 只,原因是工程师们发现 13 只叶片的噪音频率将超出人耳的听觉范围,算是设计上的一种巧思了。

如何将一个创意变成一门生意?

从实验室走向商用,代表的是一家公司能否将一个好点子带进大众市场的能力。虽然戴森能研发出高性能的马达元件,但如果没有位于新加坡和菲律宾这两大全自动生产线,这些马达及其产品显然无法影响到全球 75 个国家。

也因如此,大规模的量产成了戴森赢得商业成功的另一个原因。

David Warne 告诉我们,在戴森的新加坡先进制造中心内,有 300 多台配备了 3D 视觉技术的机器人,它们可以在 2-3 毫米的精度范围内实现每分钟数百次的重复运动,全程监视产线上的状况。

「在我们的全自动产线下,生产一颗戴森数码马达平均只需要 2.3 秒。」

然而,追求高效的背后,戴森同样严格控制着数码马达制造的每一个环节。比如说,每一个零部件都会有自己的生产序号,这意味着它们都可以被追溯,让戴森时刻掌控出品的质量。

此外,每颗马达在正式量产前,戴森会先分析模拟马达和实际测试之间的差异,如叶片数量、材料密度和受力范围等,这和汽车和飞机的发动机制造流程十分类似。

期间,戴森还会借助 3D 打印技术进行原型机的迭代,方便研发人员在马达量产前就找到一些细节问题,获得快速反馈,像 V10 数码马达就曾经历了 2500 多个原型。

David Warne 说,在 V10 和 V11 数码马达的开发中,戴森最初使用的是钢制轴心,它的转速很快,但在超高速转动下会产生微小的震动,久而久之可能会产生裂痕。

之后团队就换用了陶瓷材料的中心轴,让轴体的强度更高,重量更轻,还保证了使用寿命。

如今,中国已经成为戴森的第二大市场,2017 年戴森也在上海设立的专门的实验室,以便更快地对本土化需求做出调整。

马达之外,戴森还在做什么?

更高的效能,更轻的重量,更小的尺寸,这是戴森为未来数码马达定下的发展目标,目的是让设计师能打破传统思维,获得更多改造产品的空间和灵活性。

马达的迭代也将影响产品的外观设计,回到开头「为何戴森产品看上去都如此酷炫」的问题上,戴森工程师们也做了进一步解答。

他们表示,戴森在设计时并不是先画一张漂亮的产品草图,反之,戴森希望产品能解决那些被人忽视的问题,然后再推导出最佳的设计方案。

「我们的设计是为了改善生活,无论是出于对新材料的研发,还是提出一个新的技术解决方案。这是一种基于功能性和实用性的创新,而不是局限在一个特定框架下的设计。」

你在戴森吸尘器上也能直观地看到这种「功能性优先」的策略,比如从 V8 到 V11,集尘桶由竖直方向变成了水平放置,因为这么做能减少整个风道路线的损耗,还能降低噪声,最后就变成了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样子。

对戴森来说,异于传统的产品外观源于其功能性和实用性,也是戴森所认为的产品设计「最优解」;而马达则像是一把钥匙,让它拥有足够的信心与底气,去开启一个新品类的大门。

这家公司已经把目光投向了电动车领域。按照 David Warne 的说法,过去 3 年里戴森在这个领域已经投入了近 20 亿英镑,调动了戴森在电池、马达、视觉系统、机器人技术、供热通风以及空气动力学方面的全部知识和资源。

第一台戴森电动汽车预计会在 2021 年面世。

在马达之外,戴森也看到了新变化的势头。随着物联网大潮的到来,不管是吸尘器还是吹风机,硬件已不再是衡量产品是否优秀的唯一指标,但凡连上了互联网,用户就会对配套软件、算法等「智能化」方面的体验提出更多的要求。

David Warne 告诉爱范儿,戴森已经在算法和芯片层面有一些想法和计划,比如在 V10 和 V11 吸尘器中,戴森就引入了能自动根据海拔高度改变马达转速的传感器,扫地机器人也需要运用各种视觉导航算法。

「过去 10-15 年里,微处理器的运算能力还十分有限,但现在,芯片的体积越来越小,算力却越来越强,我们希望能借助更多丰富的算法来控制我们的马达,比如运行时间、功率和性能等。」

或许对戴森而言,马达只是个开始,毕竟创新之路永无止境。

题图来源:Dyson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