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糖税」下,挪威人均糖分摄入量降到 44 年来最低

商业

11-21 17:41

眼看着患糖尿病的人数逐年飙升,近年来,越来越多国家开始尝试推出「糖税」,意图减少国民的糖分摄入量。

而在已经实施糖税快要一百年的挪威,人均年糖分摄入量于 2018 年已经降到了 44 年来最低。挪威卫生局报告指出,挪威的人均年糖分摄入量今年已经从 2000 年的 43kg 降低到 2018 年的 24kg。

我们虽然还没将人均摄入量降到推荐量,但却已经达成了我们原计划于 2021 年实现的减糖目标。

挪威公共卫生司司长 Linda Granlund 在采访中说道

▲ 图片来自 The Ladder

不过,挪威最开始于 1922 年设立糖税并不是出于国民健康考虑,而是纯粹为了提高政府收入。在 2018 年 1 月,挪威政府甚至将针对糖果和巧克力的税收提高了 83%,增至 36.92 克朗/每公斤(约人民币 27 元/公斤);而针对含糖饮品的征税也提高了 42% 至 4.75 克朗/升(约人民币 3.5 元/升)。

在新政策下,挪威人民对含糖饮品的消耗从去年开始快速下跌至人均 47 升/每年,历史上最高值的时期在 90 年代后期,人均含糖饮品消耗量达 93 升/年。

作为参考,我们可看一下其它国家的征税情况。

英国对含糖饮品的征税为 18-24 便士/升(约人民币 1.6-2.1 元);墨西哥则为 1 墨西哥比索/升(约人民币 0.35 元);而丹麦在 2013 年取消糖税前,征收 1.64 克朗/升(约人民币 1.72 元/升)。

▲ 图片来自 Beverage Daily

相比之下,挪威征税力度还是挺大的。糖税增加后,挪威的汽水销售一下子就跌了 11%。可想而知,挪威的食品和饮品商都对此意见非常大,认为这只会进一步增加跨境买甜食的人。

是的,因为糖税太重,多年来,挪威人很爱跑到隔壁的瑞典买甜食。最新的报告也说明了,数据并不包含跨境买来的甜食和饮品的数据。

据说,瑞典在两国边界附近设立了大商店,囤满了糖果汽水等含糖食品,等着出国买甜食的挪威人。

▲ 花了三小时去瑞典买甜食的挪威人,图片来自 Sveriges Radio

上面提及到的丹麦,也曾经设有糖税和「脂肪税」。后来,政府发现大家也是跑到瑞典和德国买低税的含糖含脂食品,政策没有起到改善身体素质的作用,而且还让国内商业收入受损,最终取消了糖税和脂肪税。

不过,虽然挪威人也喜欢到瑞典买跨境甜食,但挪威政府认为糖税的确有一定的提高健康作用。在挪威,儿童超重的比例是 1/6,而英国的数字则为 1/3。与此同时,在政府的鼓励下,挪威的食品制造商从 2013 年起也开始自愿拒绝对 13 岁以下的孩子宣传高糖食品。

世界卫生组织同样呼吁各国政府限制不健康食品的市场营销,考虑对含糖饮料额外征税,认为这有助于减缓儿童肥胖问题。

与此同时,也有不少人出于社会公平问题反对糖税。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人类学讲师 Sarah Fessenden 认为,对含糖食品征税是典型的「惩罚受害者」的行为

Fessenden 指出,富含糖分的加工食品价格较低,他们的消费者大多是收入较低的人,在这个基础上征税只会加重他们的负担。政府应该做的,应该是为大众提供大家都消费得起的新鲜蔬果等食物。

题图来自 Epicurious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