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虾、牛肠、蛛网… 你永远想不到产品设计师会用什么材料做设计

生活

03-10 13:54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esign360」(ID:design360magazine),编译 Roni,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你可曾想象过用海藻来装饮料,取牛肠制作灯管,或是把咖啡渣做餐盘吗?过去一年中有许多材料被开发,并被应用在设计中,创造出意想不到的产品。设计网站 Dezeen 的专栏记者 Natashah Hitti 以推动循环利用与可持续发展为核心线索,总结了 2019 年中最具创新性的十种材料。本篇,Design360°将逐一介绍这些创新的材料。

海藻

随着气候危机愈加严峻,人们在制造产品时也愈发谨慎。近来,许多设计师开始选择藻类及其他可持续性材料来替代塑料。伦敦的 Skipping Rocks Lab 实验室设计制造了一种名为 Ooho 的可食用饮品胶囊。这种胶囊使用以褐藻为主要成分的 Notpla 材料制成,人们可以把整个胶囊吃掉,也可以咬开一口喝掉里面的液体。

Ooho 胶囊内可装入水、饮料和酒,在去年 4 月 28 日的伦敦马拉松比赛上,志愿者们把这些胶囊分发给参赛者,让他们更方便快速地解渴及补充能量。而它的分解速度和一块水果切片相差不大,在被遗弃后能在 4 至 6 周内自然分解。

▲ Ooho 可食用饮品胶囊

毕业于爱丁堡艺术学院纺织面料设计专业的 Jasmine Linington 则用海藻材料制作了一系列以自然为概念的高级定制服装。通过将可持续材料应用于服装设计中,她希望能解决时装和纺织行业对环境带来的负面影响。

Linington 的这套「海藻女孩」系列服装从纤维、染料到珠片状装饰物均由海藻或木料做成。服装中的基本面料是一种从奥地利出产的海藻纤维(SeaCell),该材料经由纳米技术将干燥的碎海藻嵌入纤维素纤维中制成。此外,Linington 还将海藻收割过程中所产生的副产品放入一种生态树脂中,制作成了深浅不一的藻色珠片状装饰品。

▲「海藻女孩」系列服装

蜘蛛丝

在这个关注生态与环保的趋势下,用「素食蛛丝」(Vegan Spider Silk)制成的服装在 2019 年脱颖而出。这些蛛丝并非真正由蜘蛛产出,而是基于蜘蛛丝的 DNA 进行人工合成研发的仿真蛛丝材料。去年,阿迪达斯和英国设计师 Stela McCartney 联手推出了由合成蜘蛛丝制作的「生物纤维网球裙(Biofabric Tennis Dress)」。

这条网球裙的基础材料「微丝」(Microsilk)是一种用酵母制成的生物工程纱线,由美国生物科技公司 Bolt Threads 根据横纹金蛛所结的网研发生产。McCartney 认为,时尚业是对环境产生最大危害的行业之一。如今普遍使用的羊毛或棉花等织物在被制成服装的过程中,会经过一些化学处理,导致无法进行降解。而这种微丝织物则能够完全分解,最终彻底融回到生态环境中。

▲ Adidas x Stela McCartney 生物纤维网球裙

由这类「素食蛛丝」制作的服装大多为概念服装,但在去年 8 月,生物科技初创公司 Spiber 与服装品牌 The North Face 合作推出了第一件可量产的仿真蜘蛛丝夹克。

「蜘蛛丝是一种蛋白质纤维,它集强度与延展性为一体的高性能,一直是材料科学家们的 ‘珍宝’。」Spiber 全球企业规划主管 Daniel Meyer 解释道。这种材料可用于替换运动服及其他外衣中以石油为原料生产的尼龙面料。Spiber 根据自然蜘蛛丝的 DNA 创造出「素食蛛丝」的 DNA,并将其与微生物融合,然后用营养物质喂养它们,最终使其繁殖生产出成衣制作所需的蛋白质纤维。这种新方法使人造蛛丝服装的量产成为现实。

▲ Spiber x The North Face 仿真蜘蛛丝夹克

响应式材料

智能并具有适应性的材料也很受各界设计师的欢迎。加拿大华裔时装设计师高颖设计了两套人工智能服装,它会对周围的环境变化做出回应,如起伏、伸缩或扭动,就像拥有了生命一样。

这两件服装分别被称为「流水」(Flowing Water)和「站立时间」(Standing Time)。它们由硅树脂和玻璃材料制成,带有颜色与光线传感器以及微型摄像头。在采集相关环境信息后,衣服中的驱动器和磁铁就会被激活,使衣服像「液体和变色龙」一样,不断改变形状和颜色。

▲「流水」和「站立时间」人工智能服装

位于英国伦敦的工业设计公司 Layer 则研发了一种用于制作飞机座椅套的智能材料。它由聚酯羊毛和集成导电纱线编织而成,并与一系列传感器相连,可以检测乘客的身体及座椅状况,甚至对座椅的温度进行调节。

在 Layer 推出的 Move app 中,乘客们可以看到自己的座位温度、座椅张力和压力以及移动等数据的变化,并根据 app 中的建议站起来走走,伸展身体或是补充水分,以改善乘坐舒适度。同时,乘客也可以选择「按摩」「用餐」「睡眠」等模式,定制自己的座椅状态。Layer 希望这个设计能被用在经济舱中,以改善更多乘客的飞机乘坐体验。

▲ Layer 智能飞机座椅套

动物副产品

有部分设计师在他们的创作中会使用动物副产品,以此避免浪费这些有机材料。丹麦设计师 Kathrine Barbro Bendixen 把废弃的牛肠清洁干净并往内填充气体,制作成了半透明的圆管。这些牛肠圆管被缠绕在 LED 灯具四周,成为了复杂的灯光装置,给废弃的牛肠赋予了新生命。

在看到家人在圣诞节时用猪肠做香肠时,Barbro Bendixen 发现动物肠子是一种集美感与功能性于一身的材料:「这些牛肠膨胀后,会随着温度、湿度和光线的变化而移动和呼吸,这也是它们的美丽之处。」这个牛肠灯光装置以这种多层次的构造创造了一种不同寻常的灯光效果,也让人们开始关注有机材料的自然细节。

▲ 牛肠灯光装置

而以色列设计师 Shahar Livne 则用废弃的动物脂肪、骨头和血液制作成了替代皮革,并设计成一双运动鞋。Livne 将这些废弃的副产品混合起来,用模具或 3D 打印将其制成类似皮革的材料,或是挤压成纱线。

这双血色运动鞋是 Livne 与可持续奢侈鞋类品牌 Nat-2 合作推出的,鞋体中央的深红色部分就是 Livne 用动物废弃部分制成的生物皮革。此项目旨在让更多人关注紧急的国际性问题,并通过利用自然资源和升级改造废弃物,实现各种动物相关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 Livne 与 Nat-2 合作推出的运动鞋,装饰部分使用了生物皮革

纤维素

设计师们去年关注的另一种有机材料是纤维素,这是一种含有植物结构的有机化合物。比撒列艺术与设计学院的毕业生 Meydan Levy 用 3D 打印技术将纤维素做成半透明的果皮,并往内填充了富含维生素和矿物质的鸡尾酒,制成了一系列可食用的人造水果。

这些新水果并没有模仿真正水果的味道,每一种人造水果都由多种成分混合制成,因而各有独特的味道。Levy 开发了一种设备,可以让他从任何现存物质中提取油脂、味道和气味,从而尝试不同的味道和气味组合。同时,在分子烹饪专家的帮助下,Levy 也为每个水果制做了相对应的颜色和纹理。当人们品尝这些水果时,需要将豆荚一样的外壳打开,用牙齿将里面的「果肉」刮出来吃掉。

▲ Meydan Levy 制作的可食用的人造水果

而危地马拉的设计师 Elena Amato 则用这种化合物创造了一种可持续化妆品包装,用以替代个人护理产品的塑料外包装。Amato 将水、细菌和酵母的混合物铺开在平整光滑的表面上风干,制成了可持续包装的基本材料细菌纤维素片。

Amato 的细菌纤维素片是一种介于纸和塑料之间的材料,可以简单地用水粘合在一起,减少了胶水和其他粘合剂的使用。她模仿水果的结构设计了一系列概念包装。包装共三层,最内层是面霜和面膜等个人护理产品,第二层是由固体天然肥皂制成的胶囊状容器,而第三层则是由细菌纤维素片制成的薄片包装,在保护内部产品的同时,也可以展示产品的信息。

▲ Elena Amato 可持续化妆品包装

软木材料

软木材料提取自栓皮栎树的树皮,是一种可再生和耐腐蚀的绝缘材料。因其具有可降解和可循环利用的特性,而受到许多设计师和建筑师的青睐。英国家具设计师 Jasper Morrison 就用生产葡萄酒瓶塞留下的软木块边角料制作了一系列软木家具,并将这些家具在纽约展出。

展览中的展品包括躺椅、书架、餐桌、椅子、可兼作矮桌的凳子、长凳和软木壁炉。Morrison 认为软木材料有着非凡的功能性,并能营造出独特的氛围。他还曾用软木材料为无印良品设计了一间小屋,并将其展示在 2015 年的东京设计周上。

▲ Jasper Morrison 软木系列家具与房屋

而 Matthew Barnett Howland、Dido Milne 和 Oliver Wilton 三位设计师则直接在英国伯克郡建造了一排软木屋子。自 2014 年以来,三位设计师一直在研发可几乎完全依赖软木的可持续建筑系统。「典型的建筑通常拥有复杂、多层次的建筑结构,需要使用多种建筑材料和产品。」他们解释道,「而软木住宅则试图用单一的生物可再生材料建造坚固的墙壁和屋顶。」

这排屋子由五个单体连接而成,顶部为金字塔式的采光天井,而屋子主体则由软木材料搭配木材构件组成,共使用了 1268 块软木砖。这样的设计在未来可以很容易地被拆卸、重复使用或回收。该建筑还入围了 2019 年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斯特林奖(2019 RIBA Stirling Prize)。

▲ Matthew Barnett Howland、Dido Milne 和 Oliver Wilton 设计的软木屋子

帐篷和降落伞

在 2019 年,帐篷和降落伞的制成材料尼龙,是一类不同寻常但很受欢迎的垃圾填埋场回收材料,通常被设计师们再次利用,以制作时装和家具。瑞士洛桑艺术学院的毕业生 Tuo Lei 从音乐节中回收废弃的帐篷,并将其设计成系列雨衣、帽子和包包,并在下一年的同一活动中出售。

大部分的产品都使用了帐篷的彩色顶部作为面料,而像挂勾、环扣和拉链等部分则被用于帽子和袋子。这些帐篷面料所收集自的音乐节名称,以及这个时装系列背后的概念等信息都被写在产品的标签上,使其成为一种有收藏价值的纪念品。同时,丢弃这些材料的人也可以购进这些纪念品,以此补偿浪费的行为。

▲由回收废弃的帐篷设计而成的系列雨衣、帽子和包包

英国伦敦的设计工作室 Layer 与时尚设计工作室 Raeburn 则回收了军用及其他飞机降落伞,合作设计了一系列摇椅及屏风。他们将钢条焊接成一个个框架,并将回收的降落伞材料包裹在钢架上,创作出了这套名为「雨蓬系列」(Canopy Collection)的作品。

整个系列的设计以几何形状的钢铁框架为基础。两张摇椅上覆盖了一层又一层降落伞材料,分别使用了白色配桃红色,及黑色混合灰色两种色调。而屏风则由绿橙白几种色块组成,当光线穿透半透明的伞面材料时,会让表面交叉的线条产生有趣的效果。

▲ Layer x Raeburn 系列摇椅及屏风

咖啡

设计师们还想出了不同的方法重新利用废弃的咖啡渣。意大利设计工作室 High Society 将当地啤酒和咖啡产业的废弃物重新利用,做成了「Senilia Collection」灯具系列。每个灯管都呈弯曲或扭转形态,有着深浅不一的两种咖啡色。

High Society 将废弃的咖啡豆皮以及用啤酒花和大麦残渣制成的粉末用粘合剂混合起来,并放入挤压机中,在高压状态下从管道中喷射出来,制成管状直筒。在经过手工制作,变成不同形状并风干后,就形成了灯管装置的基本形态。这些材料从表面看上去很软且有弹性,但在干燥过程中会凝固成坚硬的、不可改变的结构。

▲「Senilia Collection」灯具系列

而工业设计工作室 PriestmanGoode 则将磨碎的咖啡豆和米糠做成飞机餐盘和洗漱用品,希望能替换目前常用的一次性塑料制品。这套作品属于展览「登机:反思航空垃圾」(Get Onboard: Reduce. Reuse. Rethink)中的一部分,从去年 9 月至今年 2 月在伦敦设计博物馆展出。

托盘本身是由咖啡渣、果皮和木质素粘合剂混合制成的,而装在托盘里的基本容器是由麦麸制成的。勺叉则用椰子木做成,而杯子是由稻壳和聚乳酸粘合剂混合而成,另外还有一个由海藻制成的杯垫。PriestmanGoode 还用可溶性海藻制成胶囊,代替盛放酱汁和牛奶的小塑料罐。这套产品的特点在于,所有垃圾都可以放在主餐盒内,关闭后成为一个可降解的包装,以便有效处理。

▲ 由磨碎的咖啡豆和米糠做成的飞机餐盘和洗漱用品

生物塑料

近来,开发生物塑料以替代石油塑料仍然是设计师们考虑的重点。英国设计师 Lucy Hughes 利用处理鱼类过程中产生的废物制作了一种可降解的生物塑料 MarinaTex,以代替塑料袋和三明治包装纸等一次性包装。

Hughes 认为好的设计是连接个人行为、商业和整个地球的桥梁。她想挑战自己,不使用原始的自然材料,而是尝试利用废料进行设计创作。她所制作的这种 MarinaTex 以鱼鳞和鱼皮等废料作为原料,这类废弃物通常会被埋在垃圾填埋场或焚烧。用 MarinaTex 做成的产品呈半透明,十分有弹性,可以在 4 到 6 周内完全分解。

▲ 生物塑料 MarinaTex

也有一些设计师考虑利用食物垃圾制造生物塑料。来自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和帝国理工学院的四名设计师 Ed Jones、Insiya Jafferjee、Amir Afshar 和 Andrew Edwards 研发了五个制造机器,可以将龙虾壳海鲜废料转化为可降解和可回收的生物塑料。

这些机器可以从海鲜废料中提取甲壳素,与生物塑料溶液混合。通过调节各种基本成分比例,设计师可以控制材料最终的硬度、灵活性、光学清晰度和厚度。最终经过加热、蒸发或吸真空等过程,制造出抗菌、安全的食品包装袋,或是自施肥花盆等产品。在经过处理后,这些材料也可以重新变成液体。

▲ 由龙虾壳海鲜废料转化而成的生物塑料

旧衣物

每一年,世界上会生产超过 1000 亿件衣服,设计师们不得不在产品设计中使用旧衣服,以减少纺织品丢弃和浪费。荷兰设计师 Simone Post 将 Adidas 的旧运动鞋粉碎成颗粒状,设计成一系列条纹的地毯。

Post 发现运动鞋是最难回收利用的时尚产品之一,因为它们通常由许多不同的成分组成,包括硬塑料、软塑料、金属和纺织品,而这些材料又被强力胶水站合在一起。因此,Post 与德国一家专门回收鞋子的公司 I:CO 合作,将整只鞋子撕成碎片,而后根据不同的成分质量将碎料分类,并以不同的方式将它们组合在一起,配成不同的颜色,并设计成地毯。这些地毯被放置于 Adidas 在巴黎的新门店中。

▲ 用 Adidas 的旧运动鞋碎粒设计成的条纹地毯

设计工作室 Crosby Studios 的创始人 Harry Nuriev 则与巴黎世家合作,设计了一款透明的乙烯基沙发,并在里面填满了被穿过的、丢弃的和因过时或破损而无法销售的巴黎世家服装。

这些衣服被挤压在由 Bopp 薄膜支撑的透明覆盖物里,透明的表面使衣服的颜色、图案和标签清晰可见。沙发的形状让人联想到一个塞满东西的躺椅。除了一排坐垫外,设计师还附加了一个可伸缩的脚踏板,以及一个扶手和一套枕头,里面都装满了旧衣服。

▲ Harry Nuriev x 巴黎世家,透明乙烯基沙发

资料来源:www.dezeen.com/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