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涨的回国机票背后是怎样的生意?

公司

03-20 20:51

冰火两重天,一边是国内 5 元、20 元的白菜价机票随处可见却无人问津,一边是欧美回国的机票暴涨数十倍依然一票难求。

这几天一则「18 万天价回国机票」的消息成了网络热点,重点不仅在于惊人的票价,更在于该航班 40 张机票「瞬间售罄」,进一步渲染了回国航班机票紧张的局面。

天价谈不上,但回国的机票真的很贵

事实上,所谓的「18 万机票」有点标题党的嫌疑,或者说真相没说全。

提供这趟天价航班的是海航旗下的金鹿公务航空,这张 18 万机票是它家最新的伦敦-日内瓦-上海的公务包机航线的价格,划重点:公务机、包机,所以并不是普通航班,机内的硬件配置即使不算物有所值,也算不得狮子大开口,你们感受一下:

▲  图片来自:金鹿公务航空官网

按这个逻辑,前几天越南首富豪掷 100 亿越南盾(约合人民币 250 万)包机将确诊新冠肺炎的女儿接回家,越南媒体是不是该写成「百亿回国机票」?

不过,夸张归夸张,最近回国机票暴涨也是不争的事实,虽然没有 18 万那么恐怖,但动辄 1、2 万的机票比平时 3、4 千的价格也涨了好几倍,注意,这还只是经济舱,而且还是非直达航班。

票务平台显示,近日伦敦飞北京航班价格高达 2 万,需要在东京等地转机,一万出头的航班则要经历境外两次转机。

供需关系的变化是影响票价的关键,一方面,内地的航司在疫情期间暂停了大量国际航线,因此从海外回国大多只能选择外航,但受疫情影响,外航的航线也十分有限,飞常准 3 月 15 日的数据显示,当天欧洲疫情国家往返中国内地执行航班基本为个位数,美国也只有 27 班。

另一方面,海外疫情仍未见好转,尤其是英国的群体免疫政策出台后引发民众恐慌,想回国的留学生不在少数。携程的数据显示,3 月以来,从意大利、伊朗、西班牙、美国、瑞典回国的机票订单一直呈现增长态势,相较 3 月 2 日-3 月 8 日,3 月 9 日-3 月 15 日上述 5 个国家出行人次增长近两倍,价格更是增长了近七成。

供不应求,价格自然水涨船高。

此外,机票的价格还与折扣舱位有关。机票有全价票和折扣票之分,全价票一般是固定的,但我们平时买到的机票多半是折扣票,体现在登机牌上就是 B、K、H、L、M、Q 等代码。

▲ 4 月份伦敦回北京的机票也所剩无几

每种舱位的机票数量有限,航空公司也会根据销售情况决定是否释放低价票,所以我们看到的上万元的经济舱,倒也不能说是航司趁火打劫,只不过低舱位的票已经卖完,剩下全价票而已,有的航班甚至连经济舱都售罄,商务舱和头等舱也只有一两个座位。2018 年春节期间海南回大陆的「天价票」也是这个道理。

好在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后,东航、国航等恢复了部分中国往返欧洲和美国的航班,不过运力也有限,且国内出发的客座率较低,难免将成本转嫁到返程机票上,短期内回国机票价格恐怕难以回落。

机票暴涨,有人趁虚而入

机票再贵,也抵不上性命重要,该买还得买,但也有不少人仍然希望能尽量降低出行成本,这就给黄牛带来了商机。

这些黄牛党被圈内称为票贩子,平时依靠收购里程和出售里程票赚取差价,当机票暴涨且一票难求之际,神通广大的票贩子们竟然又找到了买低价票的路子,这是怎么回事?

方法有门槛,却也不复杂,以国航为例,其白金会员可以直接致电客服要求兑换里程票,无论价格高低,只要仍有票即可兑换,且受益人可立即生效。

黄牛的收购价为每万公里 1600 元,伦敦飞北京单程经济舱需要 5 万里程,即一张机票的成本高达 8000 元,转手变成 26000 元,可谓暴利。

撤侨专机的价格不便宜

2 万多的机票,看上去并没有比直接从 OTA 或航司处购买划算,但好处是直飞,且日期不限,也比 3 万起步的包机便宜,何况比起搭乘外航且要在境外转机面临的种种不确定因素,如被拒绝登机、转机被拒绝入境等风险,搭乘内地航司无疑会让人安心得多。

不过,票贩子钻空子,好歹卖的是货真价实的机票,如果碰上骗子,不但回不了国,还要损失一大笔钱。

眼见着回国机票价格日益上涨,卖口罩和消毒液的微商纷纷转行做起包机生意,如果你的朋友圈还没有包机大佬的身影,可能要反思一下交友质量了。

▲  图片来自:微博

▲ 图片来自:微博

微商们在朋友圈和微信群散布回国机票高达数十万元的谣言,借机推销包机生意,连「诺亚方舟」的说法都出来了,不得不佩服微商们的文案能力。当然,认真你就输定了。

虽然浑水摸鱼的人不少,但这次疫情也着实给私人飞机公司带来机遇。

当大量商业航班停航,交通被迫中断后,由政府组织的包机远无法满足需求,私人飞机突然成了抢手货。瑞士一家私人飞机中介的主管 Alain Leboursier 就向 CNN 表示近期预订量和咨询量 “激增”,2 月份的需求有 15% 与新冠病毒有关,这一比例现已翻倍至 30%,「人们想逃跑,要么有紧急的事要做。」

▲图片来自:Unsplash

总部位于美国的派拉蒙商务飞机公司则透露,全球不同地区的包机需求量增加了 100% 到 300% 不等。

国内也是类似的情况,据「电商在线」透露,3 月至今,包机询价量环比增长 1000% 左右,其中多数是来自境外归国的包机需求。

然而,正如金鹿航空 18 万元一张的机票一样,包机显然是奢侈品,Leboursier 就透露他们的客户包括通常乘坐商务舱的企业员工和担心被感染的高净值人士,携程也透露包机多用于商务出行、乐队球队出行等。

▲ 图片来自:Unsplash

何况这种繁荣可能是暂时的,各国闭关的闭关,封城的封城,商业航班无法进入的地区,私人飞机也无可奈何,优势正在变弱。加之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启远程办公模式,不管是高管还是富豪都只能居家隔离,私人飞机的使用也将面临下降。

喷气式飞机提供维护的 Jet Support Services Inc. 的数据显示,全球私人飞机的平均飞行小时在 1 月 和 2 月增加了约 14%,但到了 2 月下半旬,国际私人飞机航班减少了 25%,预计随着企业和个人出行的暂停,预计 3 月份的私人飞机用量将再次大幅下降。

私人飞机公司 JetSuite 的总裁 Stephanie Chung 表示她的公司已经因会议和其他活动的取消损失了部分业务,他们正在暂停购入新飞机并想办法节省开支,「私人飞机是一项性感的生意,但它的利润非常低。」

金鹿航空也向「电商在线」透露,疫情通报至今,公司平均每天航班量已经降到 12 班次以下,国内大部分包机运营商以飞机托管业务(飞机所有者将自有飞机交付给航司管理)为主,包机业务量的增加无法抵销托管飞机航班量减少的损失。

疫情下的航空业几乎天天接到坏消息。欧洲最大的支线航空公司 Flybe 破产、北欧航空宣布裁员 90%(11 万名员工)、欧洲航空巨头汉莎航空向多国寻求政府援助,美国航空公司向政府求援规模超 911 三倍、波音和空客市值暴跌……这次疫情对各行各业的冲击史无前例,商业航空举步维艰,私人飞机公司也难以独善其身。

JetSetGo 的创始人 Tekriwal 接受彭博社采访时道出了许多同行的担忧:“我们对未来的前景感到担忧,我们要怎么支付薪水?这是连锁反应,如果各个工业和企业表现不佳,他们上哪儿找钱支付给我们?我们被视为是奢侈、高成本行业,因此我们首当其冲。”

题图来自:Unsplash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