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卖胶片卖药片,富士是怎么活了我们不认识的样子?

公司

04-02 07:00

一个新冠病毒,炸出一波神奇的公司,知道了口罩巨头 3M 和霍尼韦尔主业不是口罩后,最近我们奇怪的知识又增加了一点。

▲  图片来自:Bangkok Post

最近有关新冠肺炎治疗的新闻中,一种名为「法匹拉韦」(Avigan)的药物成为新的焦点,3 月 17 日我国科技部生物中心主任张新民证实法匹拉韦在新冠疫情的临床治疗中效果良好。

话音刚落,次日东京股票市场的富士胶片涨停。没错,法匹拉韦正是由富士胶片研发的流感药,「腹肌南波湾」的那个富士。

富士可不是因为疫情突然点亮药物研发技能树的,熟悉这家公司的人对这则新闻也不会感到意外,毕竟富士转型已超过十年,虽然名字中还带有「胶片」二字,但昔日的胶片巨头如今已是一家拥有综合性医疗保健和电子业务的多元化公司。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猜中数字化浪潮,只是富士转型的开始

富士胶片在摄像界的实力无需赘述,从胶片时代的绿盒子到数码时代的 GFX,一句「腹肌南波湾」说明一切。

许多复盘文章都将富士的华丽转型归结于富有远见的变革,因为富士在 80 年代就制定了数码化战略,为可能的转型作足了准备。难道柯达没能提前判断形势吗?

事实上,柯达工程师史蒂芬·沙森在 1975 年发明世界上第一台数码相机时,该公司就意识到这种电子设备会威胁到自家的主业胶片的发展,干脆停止了相关研发。

柯达和富士,一个猜中了开头,一个猜中了结尾。

▲ 图片来自:Unsplash

柯达放弃数码相机研发后,传统胶片依然维持了十几年巅峰期,市场上形成柯达和富士争霸局面。直到 2000 年,胶片相关的业务贡献了富士近 60% 的营业利润,但属于传统胶片行业的好日子,也就此到了尽头。

随之而来的数字革命席卷全球,胶片的销量一落千丈,十年内下滑了 90%。胶片时代,以柯达在 2012 年申请破产保护这一颇具黑色幽默意味的结局落幕。

但如果只是从胶片到数码,富士转型的故事不会像今天这般传奇。

▲拍立得是富士尚存的为数不多的传统影像业务 图片来自:xxx

尽管因为及时布局,富士在数码时代不乏佳作,只玩无反也不妨碍它成为最优秀的相机厂商之一,但不同于技术壁垒高不可攀且利润丰厚的胶片,数码相机市场的竟然要大得多,利润更低,因此即使没有在这波浪潮中被拍在沙滩上,富士也没打算把宝全押在数码相机领域,应该说,它能够屹立至今,多亏了化妆品和医药这两项宝藏业务。

跨界:老技术新用途

富士胶片的跨界从化妆品开始。

你可能对富士的化妆品并不陌生,品牌名叫「艾诗缇」(ASTALIFT),是一款主打抗氧化、含有胶原蛋白成分的护肤品,官方微博的介绍是这么写的:「源于富士胶片 70 年科研结晶,融集团在胶原蛋白、抗氧化、纳米技术、光控医疗领域积累的科技技术研发而成。」

▲ 图片来自:富士官网

胶片技术怎么还能和护肤扯上关系?实际上两者在技术上的差距并没有我们想象的大,胶片生产中至关重要的抗氧化,也是护肤品最为看重的功效,护肤品中常见的胶原蛋白,也是胶片的重要成分。而本质上,化妆品与胶片研发都与高分子化学密不可分,因此富士多年的技术积累在新的行为找到了用武之地。

艾诗缇诞生于 2007 年,并于 2011 年进入中国市场,在网络上时常能见到种草文,如今该品牌旗下还有防晒、彩妆、护发等产品,算是日本药妆的后起之秀,可见成绩相当不错。

既然开始卖化妆品,那么跨界到制药就更显得顺理成章,何况按照富士的规划,护肤品本来就是医疗产业链打造的第一个环节。

▲ 富士早期的产品中就有 X 光胶片 图片来自:富士官网

说起来,富士与医疗的渊源比化妆品要深得多,1936 年就开始生产医学 X 光胶片,第一台数码 X 射线成像诊断系统也出自富士,转型后的富士,则把原本用于胶片生产的技术用到了药物研发上,比如用纳米分散技术实现药剂无需溶于酒精的分散,以检测异物。

▲图片来自:富士官网

总之,在化学方面深厚的技术储备,是富士得以转型的重要原因。

但在医药行业,除了依靠自身技术,并购也不可少,富士这些年在医药领域也是大手笔不断,2018 年的花费 8 亿买下 JXTG 控股的两家生物子公司,去年又斥资 8.9 亿美元买下了丹麦的 Hillerod,这次大出风头的法匹拉韦也来自富士 2008 年收购的富山化工,该笔交易花了富士约 12 亿美元。

富士的医药业务最早受到关注,正是因为法匹拉韦,和最早被视为抗新冠救星的瑞德西韦最初是为抗击埃博拉一样,法匹拉韦一开始也被用于治疗埃博拉。2014 年该病毒肆虐时,法匹拉韦对一些患者起到了作用,一度让富士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

富士的野心也不止是传染病研究,他们针对轻度认知障碍和阿尔兹海默症(老年痴呆)早期患者的药物也已在欧洲进入二期临床试验阶段。

在医疗硬件领域,富士也不忘充分发挥其图像处理技术的优势,将数码相机技术引进到医学诊断成像系统中,这也是其医疗业务的核心。

既不是胶片企业,也不是数码相机企业

今天的富士,的确如 CEO 多年以来描述的一样,「既不是胶片企业,也不是数码相机企业,应该把它理解成一家『综合信息技术公司』。」

这一点在收入构成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 图片来自:富士 Q3 财报

医药保健业务也已成为富士的业务引擎,医疗健康及高性能材料在 2019 财年前三季度(2019 年 4 月 1 日-2019 年 12 月 31 日)销售额达 68 亿美元,占总营收 42.88%,远超传统影像业务的 24.41 亿美元,以印刷系统、打印机为主的文件处理业务则成为另一个重要的业绩支柱。

与其说富士延续了 80 多年的影像业务越来越没有存在感,倒不如说富士为自己多年的技术积累找到了新的变现方式,有了卖化妆品和制药的铺垫,今后富士再进入什么新领域想必也没什么好奇怪了。

题图来自:Unsplash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