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宝贝》新作第一集播出,你们的童年回来了吗?

文娱

04-07 11:0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佳璇,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4 月 5 号下午四点,网友「Jessamine」把删了一年的爱奇艺重新下了回来,发了条微博。

「扛住了《2 爱情公寓 5》,扛住了《青春有你 2》,扛住了《鬓边不是海棠红》,还是扛不过《数码宝贝》。」

向爱奇艺会员「低头」的可不止她一个,许多网友在这一天掏出了钱包,为一部只更新了一集的动画买单。他们在各个社交平台奔走相告,隔屏相会,共同迎接一位「老朋友」。

《数码宝贝大冒险:2020》,数码兽系列全新 TV 动画,小学生「太一」又回来了。同样的形象和人设,在 2020 年的「平行空间」讲着不一样的故事。

旧瓶装新酒,熟悉又陌生。

「童年之光」到「炒情怀」

国内粉丝对「数码兽」的印象,大多停留在东映于 1999 年推出的 TV 动画《数码兽大冒险》,即初代《数码宝贝》。

在参加夏令营途中,七个小学生被卷入充满未知的数码世界,遇见了搭档数码兽。在一次次危机中,他们与数码兽一起体会了人生的酸甜苦辣,收获了成长,在另一个世界度过了独一无二的暑假。

2001 年,中国大陆引进该片,由广东电视台译制,深受国内观众欢迎。那几年,这五十四集《数码宝贝大冒险》,和国民级电视剧《还珠格格》一样,被各大卫视一遍又一遍地重播,却依旧不乏忠实观众。

「那时候家乡电视台有点播,为了录结局片尾曲,我把复读机和英语磁带备好,就等着有人点最后一集。」豆瓣用户「ling」说,「这大概算是最早收集的 OST(影视原声带)了吧,哈哈!」

她不是一个人。就在同一时刻,有许多梦想着成为「被选召的孩子」的年轻人都守在电视机旁,因为迪路兽的口哨、美美飞起的帽子,哭泣到不能自已。那是他们童年回忆里的高光瞬间,是即便成为大人,也会强忍泪水,幸福又悲伤的时刻。

在 2019 年末 B 站跨年晚会第一篇章中,高能进度条的最高峰值是冯提莫出场,其次就是《数码兽大冒险》主题曲《Butter-Fly》响起,随即弹幕爆炸。《数码兽大冒险》在大陆依然有着国民级的好口碑,「情怀粉」众多。

▲《数码兽大冒险》主题曲响起   图源丨 B 站

从初代播出,到如今新作上映,已经过去了二十年,数码兽系列的 TV 动画一共播出了七部。

1999 年初代《数码兽大冒险》风靡,推动周边玩具大卖,创下 160 亿日元的销售额。2000 年《数码兽大冒险 02》口碑有所下滑,但基本维持了收视。

然而,自 2001 年起,数码兽系列连续更换导演,采用全新人物与设定,每一部都是对前作的颠覆。

第三部收视率下降超过 30%,周边收入直接腰斩,第四部则继续下跌。三年空档期之后,东映又重启数码兽系列动画,可影响力显著下降,第五部和第六部也没能让 IP 回暖。2012 年,第六部动画即将完结之际,官方甚至不惜让历代主人公出场,收割情怀,却依然没能拯救惨淡的收视。

至此,《数码宝贝》系列动画一蹶不振,陷入了长达 3 年的停滞期,直到 2015 年。

这一年,15 周年纪念作《数码兽大冒险 tri.》第一章,登陆了日本各大电影院,官方宣布将在数年时间内讲完全部 6 章的故事。故事讲述了初代主角长大后的经历,明摆着要打「情怀牌」。或许是由于上映结果未能达到预期,官方后来强行将这部作品的定位转换成了 OVA,转为光盘发售、网络播放等模式。

粉丝满满的期待之后,是巨大的愤怒和失落。PPT 一般的动画效果,被严重削弱的主角,童年 CP 被强拆,最后一章的豆瓣评分仅为 5.3。

「我很难和你解释《tri.》哪里不好,我只想重金求一个没看过《tri.》的脑子。」网友「苍穹 song」说。

甚至有粉丝在贴吧列出续作十大罪。

▲图源丨数码宝贝贴吧

一年后,官方又宣布将推出 20 周年纪念作,今年 2 月 21 日在日本上映,中文译名为《数码宝贝大冒险:最后的进化・羁绊》,暗示作品将走向结局。

而到了今年 1 月中旬,日本杂志爆料《数码宝贝》全新 TV 版将于 4 月上映。有网友戏称,这是「数码宝贝最后一作之再来一作」。

事到如今,官方与粉丝们之间心照不宣,「数码兽 IP」已经确定要为「炒冷饭」而不懈努力,迎合初代情怀粉的需求,翻来覆去地讲「太一们」的故事。1999 年太一成人了,情怀收割了,那就再讲讲 2020 年的太一啊。

《tri.》系列虽然口碑扑街,但其话题性和影响力,都远超往年的原创作品。因此,将「冷饭」继续下去,无疑是最「现实」的选择。

回顾数码兽系列走过的路,我们可以发现,从「童年之光」到「炒情怀」,并非是官方一意孤行的选择,更是二十年来许多必然与偶然交织下的结果。

从玩具到初代动画

在粉丝心中,初代动画是巅峰。但除了「趁热打铁」的初代续作《数码宝贝大冒险 02》之外,万代的思路一直是 「去初代化」,同时弥合世界观。

单从动画角度上看,初代对于「成长」的刻画,对少年热血与物哀美学的平衡,在同类型作品中几乎是无出其右。但作为其版权方万代「数码兽 IP」跨媒体企划中的一环,初代动画反而埋下了隐患。在初代影响力之下,万代只能不断填坑又挖坑。数码兽 IP 的粉丝群体,不是越发壮大,而是从一分为二变得四分五裂。

这要从「数码兽 IP」的诞生说起。

《数码兽大冒险》是万代为推广旗下玩具 —— 数码暴龙机制作的,它是一款电子宠物类的液晶玩具。

▲ 数码暴龙机元祖 X 抗体。图源丨 B 站 up 主「传说中的半个仙」

一块小小的屏幕,三个按键,玩家可以孵化数码蛋、训练数码兽、使其进化,得到一个更强大的数码兽并在对战中取得胜利。

这款玩具于 1997 年发售,一举获得中小学男孩子们的喜爱。万代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推出五款新版玩具,发行了家用游戏机版本的游戏,同时连载短篇漫画。为了趁热打铁,官方甚至还举办了全日本大赛,鼓励青少年们使用数码暴龙机联机战斗,并决出优胜。

数码兽 IP 在玩具、游戏、漫画多领域铺开,也少不了要进军正飞速发展的日本动画产业。万代选择和东映合作,筹备相关动画的制作。

1999 年春天,东映动画节上映了《数码兽大冒险》的剧场版,同时为第二天即将播出的 TV 动画预热,也就是这部中国 90 后孩子们最为熟悉的初代动画作品。

万代的目的是通过动漫来反哺玩具和游戏的销售,当时的确达到了一定效果。但初代动画的高热度,让万代对初代动画的估计太过乐观,影响了对整体形势的综合判断。

例如万代曾在 1999 年推出了 WS 主机,独占数码兽系列游戏,为和对家任天堂的宝可梦系列「打擂台」。彼时,任天堂的游戏掌机 GameBoy 距离发售虽已过 10 年,但凭借宝可梦系列、俄罗斯方块等怪物级游戏,其仍拥有万代所无法撼动的影响力。2001 年,任天堂新一代「怪物级」掌机 GBA 诞生,WS 主机彻底被「碾压」,万代耗费了大量心力的数码兽游戏计划也因此破产。

失败的品牌运营,只是「数码兽」IP 路越走越窄的一个原因。在初代动画的巅峰表象下,还埋藏着一个致命的问题:设定。

成也初代,败也初代

「剧情重于设定,是子供向作品的大忌。」知乎用户「驴车漂移赵光义」这样评价《数码兽大冒险》。

子供向,顾名思义,即作品受众的下限可以到年龄较小的儿童,为保护其身心健康,不会出现过分暴力血腥的镜头,故事简单美好。

对子供向作品来说,设定非常重要,必须简单易懂、统一自洽。一旦设定深入人心,就可以不断衍生周边,获得商业成功,例如「宝可梦」的核心玩法 —— 精灵球。

但《数码兽大冒险》不仅没有强化玩具原本的核心设定,反而使不同受众间产生了混乱。

知乎有一篇问题贴「有哪些知道后让你震惊的冷知识?」,有网友举出了数码兽。

「当我知道亚古兽除了暴龙兽外,还能进化成其它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时候,我真是惊呆了……」

▲ 图源丨百度百科「亚古兽」词条

亚古兽的进化路线中,除了初代动画中出现的一些配角,甚至还包括巴多拉兽、加鲁鲁兽、迪路兽、仙人掌兽等主人公搭档数码兽。

粉丝们的第一反应,是质疑百度百科信息的真实性。「百度百科的东西不可信啊少年」;「想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居然没怀疑信息的来源,也是很震惊啊」。

但事实上,按数码兽 IP 的完整设定来看,百度百科没写错。

用户「白草荫」写了一大段话来修正误区:「数码暴龙的设定就是这样,有一条比较正常的进化线,各种旁支,数码暴龙的游戏也是以此为卖点的。数码暴龙的起源是电子宠物,会根据主人的不同培育习惯成长为不同的样子,到数码暴龙里只不过是把这个游戏特征放大了而已。」

初代粉丝们不能接受。因为在他们心中,亚古兽是最受喜爱的活生生的角色,不是进化路线中可被篡改的一部分,这一点在第五部动画中得到印证。

第五部的全新主人公的搭档也是「亚古兽」,但进化路线却发生了变化,最终进化不再是广受欢迎的「战斗暴龙兽」,而是全新的「闪光暴龙兽」。支持第五代作品的粉丝努力解释:数码世界里有很多只亚古兽,第五代中的亚古兽和初代亚古兽不是同一只,是亚种,进化路线也不同,这符合数码兽系列原本的设定。

但对大部分看着初代动画长大的孩子来说,这没有什么说服力。第五部动画尽管口碑不错,收视率却创下了新低。

同时,初代导演「角铜博之」还在采访中透露,为了减轻编剧压力,他们在无奈之下篡改了原设,在动画中允许数码兽退化。

和大多数情怀粉不同,知乎大 V「疯癫的 A 兵者」一贯对《数码兽大冒险》秉持着极为理性冷静的态度。在他看来,这部作品的剧本在跨媒体企划中基本是不合格的,原创内容太多,却单纯为了减少编剧压力而改变重要原设,「喧宾夺主」。

但他对这种结果表示理解:「对于这个先天不足的 IP,已经算是不容易了。」

七拼八凑的制作团队,从衍生漫画借用的「太一」形象,从携带机搬运来的数码兽,难以协调的设定,大量的动画原创工作,让「研讨到凌晨两点」、「每稿修改四五次」成了家常便饭,编剧们疲惫不堪。

初代动画的优秀剧情,是以将游戏与动画割裂为代价的。这是个死结,动画形象越经典越深入人心,游戏与动画间的墙就越高越厚。

一部最具口碑的动画作品,也堵死了最重要的引流路径。成也初代,败也初代。

转型之路

2015 年,数码兽 IP 的转型之路开始明确,有两个标志性事件:初代续作《数码宝贝大冒险 tri.》播出,原创游戏《数码兽传说:网络侦探》上线。

前者引发情怀粉围观,口碑「滑铁卢」,但声量够了。后者定位「成人向」,被普遍评价为近年来质量最佳的数码兽系列游戏。

就世界观而言,动画的归动画,游戏的归游戏。情怀是核心武器,流量上以强带弱。

《tri.》的播出反馈,也间接证实了数码兽 IP 依然保有生命力。粉丝们对《tri.》最大的诟病,是官方诚意不足,童年回忆被毁。愤怒是期待落空的反噬,但只要期待还存在,就有通过新作被满足的可能。

全新的动画 TV《数码宝贝大冒险:》,背负着这样使命而生。

在新作中,官方显得聪明了许多。

从动画制作上看,优秀的画质,流畅的战斗效果,加快的故事节奏,不是草草了事。

从情怀上看,按 YouTube 知名动漫博主「Shinn」的话说:「制作组对数码兽 IP 是有爱的。」

动画的前五分钟,太一的智能手机、光子郎的平板电脑、墙上的日历…… 没有一处不是在告诉观众:这是 2020 年,当下的现实世界,全新的故事。

同时多处致敬原作。片头曲中太一的飞入效果,故事开头的露营情节,主人公的出场顺序,光子郎电脑上的「大刀川」标志(初代主人公之一),让情怀粉尽情怀念。

▲ SHINN 对新作第一集的点评    图源丨 YouTube

还不忘照顾其他几代动画粉的感情。亚古兽眼瞳变化影射三代基尔兽,太一手撕敌人影射五代「大门大兽」的粉丝梗,世界观设定中又有游戏《网络侦探》的影子…… 弹幕中几代粉丝聊得热火朝天,微博上已把从片头 LOGO 到片尾 ED 的彩蛋都挖了个遍。

但官方又是克制的。新的主题音乐,新的进化效果,让一部分粉丝们有点失落,却又不超出能承受的限度。粉丝之间相互宽慰:过去的终要过去,2020 年的故事也值得期待。

二十年了,世界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日本动漫产业「一家独大」的鼎盛时期已然过去,经典动漫 IP 成为了版权方手里一张进退两难的中性牌。炒冷饭的动画数不胜数,消耗的情怀不尽其数。

炒冷饭不可怕,怕的是炒不好。幸运的是,数码兽 IP 这一次的回归,让粉丝们看到了制作方的诚意和野心。

别崩,你就能赢。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