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个 ASMR 博物馆来了,谈它不再「色变」

生活

04-30 09:17

戴上耳机,放松呼吸,静静听。

嘶…… 一阵清柔而酥麻的低语,像是触发了耳朵里某个机关,后脑勺突然一阵战栗。

这战栗随着脊椎顺流而下,就像点燃了浇满汽油的绳子,舒适感层层叠叠抖上了全身,随之而来的是瘫软、松弛、愉悦、平静。

带来这种听觉快感的就是 ASMR。

近年来,ASMR 视频在网络上迅速传播,成千上万的人每天观看,与之同行的争议也甚嚣尘上,但依然无法阻止它成为一种全球性现象。

这次,ASMR 首次走进了博物馆

斯德哥尔摩的 ArkDes 博物馆,把自己变成了一栋巨大的 ASMR 之屋,并在里面展示了全球主流的 ASMR 文化和历史。

一次视听大餐:首个 ASMR 博物馆来了

首先,什么是 ASMR?

回想一下——挤压包装袋气泡的声音、吃薯片嘎嘣脆的声音、咕噜咕噜倒饮料的声音、咬水果咔擦咔擦的声音、篝火中噼里啪啦的声音…… 它们有没有让你产生过奇妙的舒适感?

这些都是 ASMR 的常见形式。官方介绍中,ASMR 全称为 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即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俗称「颅内高潮」。

这种「高潮」是由视、听、触、嗅等感知刺激引发的,在颅内、头皮、背部或身体产生的一种愉悦感和放松状态。

▲麻痹感受传导方向图.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这次的展览名为 Weird Sensation Feels Good,原计划在斯德哥尔摩的国家建筑设计中心举办,但疫情之下,只好改为线上体验。

30 多位知名的 ASMR 艺术家、产品设计师、声音艺术家、电视主持人 Bob Ross 在此展出了代表全球 ASMR 文化的系列作品,包含了它发展十几年来的所有声音种类。

和常规展览不同,策展人把长达一公里的香肠般的枕头铺满了墙壁边缘,人们可以想象自己躺在这些柔软的垫子上面。

整个空间反而不像一个博物馆,像是变成了一个卧室般的舒适区。

线上视频包含了 ASMR 文化的一系列图像、视频等,观众也可以参与数字编程,并用沉浸式装置虚拟游乐。

ASMR 艺术家 WhisperingLife 展示了他在 YouTube 上发布的第一段耳语视频,这也是 ASMR 最常见的一种形式,耳边的窃窃私语让人全身酥麻。

理发师 Haircut Harry 在 66 号公路的一家理发店里给人剪头发、和顾客细声聊天,刮胡子粗粝的沙沙声,听起来让人异常舒适。

平面设计师 ASMRctica 则一边绘制地图,一边用他柔和的瑞典口音介绍着图像内容,同时口里还不时咀嚼起口香糖。

他的铅笔在图纸上轻柔滑过,就像开窗时一阵晚风拂面;口香糖的声音吧嗒粘合,仿佛昆虫深夜在暗处低吟。

ASMRctica 在小时候就发现了自己喜欢这种声音,没想到将视频传到 YouTube 后一夜之间火了。现在,他已经制作了 100 多个 ASMR 视频,观看次数过 1000 万。

14 岁的学生 MaK 的 YouTube 视频也有 500 万次的观看,她像一个「吃播」,经常将撑满果汁的木薯球放入嘴里,再把它们咬到爆裂,这种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阵香槟泡沫涌入头顶。

还有一种很有趣的 ASMR 表达形式——角色扮演。

比如 ASMR 艺术家会扮演成医生,假装给屏幕前的人进行颅神经检查,然后用各种工具制造出叮叮当当、劈劈啪啪的声音,并用 3D 立体声记录下来,让声音就像环绕在你身边。

ASMR 本质上是自然世界的产物。互联网的到来,使这种感觉更容易获得。

英格兰埃塞克斯大学心理学讲师 Giulia Poerio 说道,他一直从事着 ASMR 生理学的研究。

这次的大型展览,除了展示作品,也借此全面呈现了 ASMR 在互联网前后的历史,以及科学家们对此的研究。

它的故事让我们能进一步揭开它被「污名化」的过程——那场因为软色情而掀起的风波。

以及,ASMR 如何形成了一种新的数字亲密关系,并在我们的生活中变得越来越重要。

被误解的 ASMR,是互联网的治愈剂

1980 年代,互联网来临之前,美国著名山水画家 Bob Ross 制造了一个很火的电视节目。

节目中,他经常一边展示油画创作,在画布上轻拍、点画、刮擦,一边镇定自若地,用他温柔的南方口调对着镜头呢喃细语。

博物馆当代建筑与设计策展人 James Taylor-Foster 说道

他让听众着迷。那些画板上的声音,和他磁性的声线说的那些令人鼓舞的话,能给人带来积极的正能量。

后来,互联网来了,ASMR 才开始真正传播。

2007 年,早期的互联网论坛中,医疗领域的留言板 SteadyHealth 上出现了一个 Weird Sensation Feels Good 的话题,人们讨论起了镇静的护理行为引起的愉悦感觉。

一位读者说道:

听到它们时,我的头部和大脑中闪烁着银色的光芒,就像高潮一样,但它无关性欲。

该帖子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不久后数百人分享了类似的故事——这种感觉,如同一只润唇膏抹过嘴边,如同一杯温温的热巧克力滑入喉咙,如同晴天刚从凉爽的游泳池里伸出头来。

2010 年,网络安全研究员 Jennifer Allen 首次将其命名为「ASMR」。

ASMR 曾经是互联网的一个细分领域,但现在,受欢迎的 ASMR 频道已经有 200 多万订阅,互联网上已有 1300 万多个热门视频,它变成了一种新的流行文化,也形成了自己的一个「感官市场」。

有流量就有生意。ASMR 形式的多样性,同时也让一些人开始打起了「欲望算盘」。

在一些音乐平台和直播平台,主播通过软色情的表演方式,用暴露穿着、性暗示举动、挑逗的语言来博取眼球,一些 ASMR 音乐通过大量性爱内容赚取流量和金钱。

2018 年 6 月,网易云音乐、蜻蜓 FM、虎牙、斗鱼等多家网站被审查清理,所有 ASMR 分区的内容全被清空,「ASMR 行业」瞬间化为乌有。

但实际上,全球 ASMR 社区表示,对于 ASMR 有性需求上的用户是极少数,那些打着色情噱头的视频音频都是「伪 ASMR」。

斯旺西大学一项研究也发现,85% 的 ASMR 消费者,都是用它来协助入睡,只有 5% 的人会产生性兴奋,与性唤起并无多大关联。

在这个快节奏的互联网时代,ASMR 的支持者都将其视为生活重压和精神治疗的替代品。

它被用作自我药物治疗的一种形式,可以防止孤独感、失眠、压力和焦虑。

成千上万的专业 ASMRtists(ASMR 作品制造者)通过制作令人放松的视频来谋生,这些视频能帮失眠症患者在晚上入睡、缓解心理负担。

艺术家 ASMRctica 表示,很多观众告诉他,那些 ASMR 视频帮助他们解决了抑郁症和酗酒等问题。

这些 ASMRtists 正在建立一种文化运动,它超越语言和文化,而仅倾向于「感觉」。

这些「感觉」正在抵抗快节奏,让人专注和缓慢,能随时在简单的声音和画面中摒弃嘈杂的娱乐,回归到自然的放松之中。

只是,尽管 ASMR 在互联网上传播很广,科学界也对该领域开始感兴趣,但主流文化机构至今仍未广泛探讨过其影响。

这次首个 ASMR 博物馆展览,也是为了将 ASMR 带入主流机构视线中,并将其合法化为紧迫且重要的研究领域,并为它正名——

ASMR 不等于色情,也不是小众的亚文化,它在网络世界能真正为人们带来身体的益处,在我们生活中也有着更丰富的意义。

在疫情之下,缓解集体性的孤独和焦虑,也显得更为重要。

策展人 James Taylor-Foster 说道:

「ASMR 运动」为我们的互联网生活注入了柔和、友善和同情心,它所代表的内在价值是:连通性、密切关注和关怀。

可以说,ASMR 正在建立起一种新的数字亲密关系。

一种新的数字亲密,一门新的声音生意

这种数字亲密关系,带来的是一种新的体验、一种安慰慰藉、一种极近连接。

当 ASMR 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我们不仅会喜欢它,而且也会越来越需要它。

ASMR,也正在成为一门新的声音生意。

不同于之前因打擦边球而处于舆论风暴,现在 ASMR 在各种设计和广告中,开始为消费者带来新的吸引和帮助。

肯德基 ASMR 广告里酥脆炸鸡被撕咬、德芙 ASMR 广告中巧克力被嚼碎,这些声音是用来直接勾起人的食欲。

而在去年,苹果还发表过四个 ASMR 视频,无形让人感受背后的技术。

视频里,女声在翻涌的海浪声中诉说,木匠在夜晚安静地锯木头、轻柔的脚步在丛林窸窣作响,雨滴滴答滴答地掉在帐篷上……

借此,苹果在传达 ASMR 视频给我们带来舒适感受的同时,也得以宣扬 iPhone 拍摄的极佳音效和画面效果。

宝可梦今年 1 月也发布过一系列 ASMR 视频,里面小火龙在篝火旁安心睡觉,小精灵在吧唧吧唧吃着点心……

这些视频声称帮助儿童入眠,却也在无形培养着父母对这些游戏的正面认知。

而且,睡眠也是个大市场。

超过 3 亿中国人有着睡眠障碍,睡前饮品、智能手表、枕头台灯、香薰日杂,都可以用 ASMR 打开新的入口,它就是一把营销的钥匙,让人们在舒适的感受中放松,从而无形接受了产品。

不止睡眠,ASMR 盯准的更为广泛的健康领域,更是当代人时刻关注的话题。

爱彼迎、资生堂都用 ASMR 手法进行过生活产品推广,宜家 2017 年发布的 ASMR 广告里,一双手摩挲着床,抚平了褶皱,女声轻轻诉说着床单的舒适和优良的性能,能帮人们放松生活压力、减轻生活焦虑。

这些地方也让 ASMR 逐步有机会以新的名义卷土重来。

▲ 宜家广告

随着 ASMR 的过往成见逐渐褪去,正面力量开始浮现,无论是在个人体验向,还是社会消费向,ASMR 都会慢慢落脚,并站稳脚跟。

被广泛认为是第一位 ASMRtist 的 WhisperingLife 说道:

就像瑜伽一样,起初,很多人会认为这很奇怪并对此产生怀疑,但现在瑜伽在人的生活中随处可见。过去的几年中,随着人们对正念的兴趣不断增长,ASMR 成为主流也只会是时间问题。

在世界越来越疏离、快节奏、瞬息万变时,ASMR 正在尝试恢复一种原始、自然、缓慢的亲密,提醒人们回归对事物本身的关注。

这也是一次关于当下的迷人反思。

——————————————————————

(注:点击这里,观看博物馆 ASMR 展览视频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