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克新球鞋「太空嬉皮士」来了,真的很「垃圾」

公司

06-05 12:00

如果它们看起来有点古怪,那是因为它们是用垃圾做的。

耐克在介绍视频中如此描述新系列「Space Hippie(太空嬉皮士)」。

久被诟病制造浪费和污染的时尚界,多年来一直在试验不同材料和生产方式,试图减少对环境影响。

不过,在大部分情况下,品牌都尽量将废弃材料处理成「正常材料」的外观,像耐克这样将产品外观刻意区别化以展示它们「就是垃圾做的」并不多。

虽然这样说,这些新球鞋并不真的像垃圾,更像是精心打造的「垃圾美学」,长着一副抢不到的样子。

为什么叫「Space Hippie」?

据说,在好一段时间里,耐克创新厨房的可持续设计负责人 Noah Murphy-Reinhertz 都在公司里「翻垃圾」,收集不同耐克产品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边角料。

▲ Noah Murphy-Reinhertz

我们的任务从第一天开始就很明确,那就是「打造碳足迹最低的鞋」。

耐克发言人在介绍 Space Hippie 项目时说道。这也就意味着,新品不能用新材料,只能从手上现有的材料入手。

这不就和在火星造鞋一样吗?

在头脑风暴时,其中一位成员突然讲起。在太空探索中有个「就地资源利用(In situ resource utilization)」概念,意思就是其它星球上,如果无法获得地球的物质补给,那宇航员就只能利用当地资源。

▲《火星救援》中的宇航员没补给,得自己种土豆

在团队看来,这种依靠所在土地生存的方式很嬉皮士,但却被放在太空的语境中,于是,「Space Hippie」这个名字就诞生了。

在 Space Hippie 系列中,新品主要在三个部分采用了回收材料。

这系列的鞋面以耐克引以自豪的飞织(flyknit)工艺编织而成。在一般情况下,基于数字设计的飞织和传统剪裁相比,能减少大约 60% 材料浪费,而且部分原料也是来自废弃塑料瓶的回收涤纶,本来就相对高效环保。

在 Space Hippie 这个系列中,飞织使用的原材料除了包括回收涤纶外,还融入了 Reinhertz 当初「淘垃圾」时在工厂发现的边角布料和旧 T 恤。和平常的飞织鞋面相比,Space Hippie 鞋面的碳排放量可减少大约 70%。

鞋身内部的鞋垫也有自己的故事,Space Hippie 01、02 和 03 的鞋垫原料 100% 来自制造旗舰跑鞋 Vaporfly NEXT% 的 ZoomX 中底时产生的边角料,既做到循环再用,也能达到相对高的物理性能。

▲ Vaporfly NEXT%

至于最抢眼的坑状泡棉中底部分,则是在传统泡棉材料的基础上加入了约 15% 的 Nike Grind 橡胶,碳足迹更低,整体也更轻。

Nike Grind 是耐克从九十年代开始开展的项目,主要是回收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弃材料、不及格的鞋产品以及消费者提供的废弃运动鞋,然后将这些材料用于制造新的运动鞋、服饰、跑道、球场和草坪等。现在,Nike Grind 项目已经回收处理超过 3000 万双鞋,制造了超过 10 亿平方英尺的运动场地。

我们在中底看到那些颜色不同的零星色点,正是来自 Nike Grind 橡胶。

「垃圾美学」的必要性

正如此前提及,飞织其实很早就开始用回收塑料瓶当原料,而像 Nike Grind 橡胶的应用也历史悠久。事实上,在 2019 财年中,耐克的运动鞋和服装中有 76% 的产品都使用了回收材料

这些回收材料在处理后看起来和普通材料无异,以致于甚至连买了的顾客都可能不知道。

▲ ZoomX Vista Grind 也应用了 Nike Grind 橡胶,但大家未必能看出

一款相对「环保可视化」的产品应该是 VaporMax Random,它的鞋面以本来要被丢弃的飞织线为原料,编织出各种「随机」配色。这款鞋底的 Air Sole 气垫虽然也用了约 75% 回收材料,但看起来并没有特别的地方。

▲ VaporMax Random

相比之下,Space Hippie 的设计简直就像浑身上下都在「炫耀」自己的可持续设计理念。

鞋面的「粗犷」感,来自于混合了切碎的废弃 T 恤面料;为了尽量减低减少碳足迹,设计团队除了要选用回收材料,还需考虑处理这些材料的工艺足够低碳,因此,这些用在鞋面的回收面料并没有经过二次染色,保持着原有颜色,看起来更「原生」。至于带着不同色点的鞋底,正是 Nike Grind 的「本色」。

球鞋文化讲究符号化,而这个符号则是由视觉和故事组成。你得让人一眼就能认出你穿的是什么,并且知道它所代表的故事。

耐克一直都很擅长于打造这些符号。

Air Max 和 AJ 都是特别成功的例子。

在 Air Max 系列推出前,耐克其实早已开始将气垫应用在球鞋里,但得等到 Air Max 1,耐克才开始在鞋底露出透明的气垫,展示着随运动压缩回弹的视觉冲击,「幕后」则是灵感来源的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以及「Air」所代表的轻盈。

▲ Air Max 1 的平面广告,图自 Complex

AJ 则是紧密地和迈克尔・乔丹相关联。虽然新款年年有,但 AJ1 系列,一个和乔丹成长和成名紧密相连,拥有极高辨识度的鞋款,至今在流行文化中仍拥有极高地位。大部分不同配色背后都指向了乔丹的个人故事。最近打造了一档球鞋文化节目《You Ain’t Got These》的作者 Lena Waithe 说:

没有任何鞋比这双鞋(AJ1)让你感觉自己会被看见,因为,没有人比这双鞋名字所代表的人更夺目。

没有谁能比他更抢眼,没人能像他一样像有魔力,没人能比他更像超人。

▲图片来自 The Ringer

作为一款为「刷新碳足迹新低」而诞生的运动鞋,Space Hippie 的故事正是时代议题,而「原生」却又独特的视觉语言则赋予它高辨识度。

可持续发展(的展示)可以是直观的。我们想人们一看到这双鞋子,就会忍不住走过来问「这是什么?为什么它是这样的?」

Reinhertz 在接受爱范儿采访时说道。

这种「话匣子开启」能力,可帮助穿着者表达自身对可持续发展这个观念的认可,同时,在 Reinhertz 看来,这也能更好地传播可持续发展的理念。

除此以外,Space Hippie 的意义并不止于产品本身。对于设计团队来说,研发它们的过程中所创造的一套新工具,意味着内部设计师因此拥有了更环保的设计选择:

(有了这套新工具)你能以更可持续的方式来打造像 Air Force One、Nike Blazer 或 Chuck 这种经典款式。制造数百万双这些更低碳的产品将带来巨大的正面影响。

譬如,现在我们已经开始看到 Space Hippie 版的 AJ1 Waffle Racer Crater,它们都采用了 Space Hippie 系列中的材料技术,拥有统一「垃圾美学」视觉系统。

▲Air Jordan 1「Space Hippie」,图自 Hypebeast

懂的人一看就能认出这些象征着可持续发展的「视觉标识」,收藏价值 +1。

▲ Waffle Racer Crater,图自 SBD

「垃圾美学」可能会成为时尚品牌的必修课?

▲ 图片来自 Fabrikbrand

时装商业大学 LIM College 调查发现,90% 的千禧一代表示他们相信自己可以说服政府和企业往更可持续发展的方向发展,甚至愿意为其抵制不改变的品牌。然而,当被问及有多少人真正买过符合可持续发展观念的产品时,只有 34% 的人点头了。

《时装商业评论》认为中间这个差距来自于市面上没有足够的合适产品,又或者是产品的宣传介绍不到位,消费者们无法了解。

由此可见,如果一件产品的设计是可持续发展的,展示出这一点非常重要。

《Vogue》杂志主编 Anna Wintour 认为,经过这次疫情后,消费者在购物时会越来越重视产品的可持续发展性:

我认为他们将非常重视(商品的)可持续发展性,关心他们购买的产品的价值。

对于想做全球生意的大企业来说,这是个躲不过的企业责任。

耐克在 2016 年就宣布「将低碳、闭环未来的愿景作为公司发展战略的一部分」,为员工待遇、供应链改造、减少碳足迹等领域设定截至 2020 财年的计划,每年都发布《影响力报告》回顾离目标还有多远(他们称其为「运动员心态(athlete’s mindset)」)。2019 年 9 月,耐克宣布「Move to Zero」计划,以「零碳」和「零废弃」为目标。可持续发展同样也是耐克为东京奥运所推出的系列新品的重要主题

虽然阿迪达斯没有公布像耐克一样相对系统的可持续发展计划,但他们也推出了一些用「垃圾」做的运动鞋。

自 2015 年起,阿迪达斯就开始和海洋环保组织 Parley for the Oceans 合作,推出用海洋垃圾做的球鞋;去年,阿迪发布可完全回收的概念球鞋 FutureCraft Loop,并仍在继续打磨与之对应的商业模式;今年五月,阿迪达斯则宣布将联手 Allbirds 打造碳足迹低至 2kg 的运动鞋

有趣的是,发布第一代 FutureCraft Loop 的时候,阿迪达斯曾讨论了 FutureCraft Loop 的美学问题

FutureCraft Loop 虽然可回收,但随着消费者穿久了,颜色自然会改变,鞋上的 logo 还是红色,这样一来,循环材料制作出来的新鞋颜色就会「不纯」。随着循环使用次数的增加,Loop 的颜色也会逐渐改变,这些颜色就成为了讲述这些材料「阅历」的载体。在他们看来,这也许是一个讲新故事的好机会:

也许,材料和材料的颜色将发展出新的特性,或者我们选择产品颜色的思考也会改变。(在未来)一双鞋子的颜色越深或越丰富,就意味着这是一双「更成熟」的鞋子。

去年年底,阿迪达斯回收了第一代 FutureCraft Loop 作为原料,发布了第二代 FutureCraft Loop,采用了「褪色蓝」配色,但没有介绍更多设计理念,只是说这展示了「制作过程中的灵活性」。

虽然可持续发展并不止于材料应用,但重复利用材料很大几率在未来会成为主流。

正如科幻动画片《飞出个未来》描绘,到了 3000 年,我们很有可能会「循环利用一切」,没有什么会被用完即弃。

从这个角度来看,如何以尽可能环保的方式处理重复利用材料,并为这些材料设计出一套「垃圾美学」,很可能将成为所有时尚品牌的必修课。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