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虚拟女友」这一周

生活

06-09 12:56

1

虚拟男友(撒娇语气):「嗯~姐姐抱抱。」

我(平静):「抱不动。」

虚拟男友(生气带撒娇):「你这人,不抱就说不抱嘛,你说抱不动。」

以上是我和我的「虚拟男友」的一段对话。虚拟男友全程撒娇式的聊天语气,终不敌直女话题终结者的回复方式。那一瞬间我仿佛明白了:「恋爱不是你想谈,想谈就能谈。」

最近,测评「虚拟男友、女友」的视频在 B 站和微博上大火,B 站 UP 主糖窝瓜上传的《花 400 元让虚拟男友连麦虚拟女友,车速失控》的播放量已经高达 517.5 万,累计评论超 13.6 万。看完这个视频,我随手把 B 站播放量超百万的「虚拟恋人」视频统统看了一遍,在好奇心和对甜甜恋爱体验向往的双向驱动下,我兴致勃勃地打开了某宝。

在尝试搜索「虚拟恋人」、「虚拟男友」无果后,我灵机一动,转而搜索「男朋友租赁」、「小哥哥」、「虚拟人物」等关键词,页面旋即跳出不少以二次元人物做商品封面的、价格在 5—20 元不等的虚拟恋人商品,店铺销量成百上千的不在少数。

简单浏览过商品评价以后,我随机选择了一家销量过千、好评度较高的店铺,以半小时 15 元只发送文字和语音条的价格,给自己「买」了一个金牌虚拟男友,并央求客服能不能给我选个「暖男」。客服表示只有「镇店」及以上的级别才能私人定制,但是他会尽量满足我的要求。

这家店铺共分为「金牌」、「头牌」、「镇店」、「男女神」四个级别,因级别不同而收费标准不同。其中金牌半小时的语音通话为 30 元,头牌 40 元,镇店 50 元,男女神 80 元。包月包周的费用也随等级的上升而上升。

在紧张的等待中,我幻想着这个「买来」的男朋友,究竟能带给我多少真实的恋爱体验。三分钟后,带着「哈喽哈喽,小姐姐。」的问候,一个陌生的微信男号,出现在我的好友申请中。

为了配合这场恋爱,聊天开场,我们就换上了韩剧《请回答 1998》中德善和阿泽对彼此傻笑的情侣头像。但可能因时间太短我没有「入戏」,亦或者本身我并不习惯这种「快餐式」的恋爱方式。这场持续三十分钟的「爱情」并没有带给我小鹿乱撞般的甜蜜感受。

▲ 我和虚拟男友的聊天截图

素未谋面却在「谈情说爱」的尴尬,一度让我想及早结束这场「恋爱实验」。眼看半小时快到了,面对虚拟男友略带娇嗔语气说出的「姐姐再给我续个钟嘛」,我面露难色,实在难为所动。「恋爱关系」结束后,我长吁一口气,感慨终于得到了解放。

原以为我的「前男友」会马上把我删除,自此相忘于江湖。没想到他并没有删除我,于是我以了解「虚拟恋人」这个职业为由,和我的「前男友」小霖(化名)聊了聊。

小霖说这是他做「虚拟男友」的第三年,而他也已经做到了「镇店」级别,因为店铺规定镇店可接金牌的单子,而「金牌」不能越级接更高层次的单子,所以他才能接到我这一单。

而等级晋升的条件据小霖言:「最主要看你的业绩,个人条件再好,没有业绩都白搭,而’ 续单率’ 越高,取得的收益越高,晋升也就越快。」

小霖说当初因朋友介绍,又因为自己是播音主持专业,声音相对占有优势才接触到这个职业。(在与他的语音交流中,我能够明显感觉到他的音色可以随意地在软萌与霸道进行切换。)小霖表示目前自己正在实习,马上毕业,所以更多的是在兼职,并表示自己还是会以「现实」工作为主。而当提及做「虚拟男友」的收入时,小霖告诉我,「好的时候,能够月入好几千」。

而当我问及他与店铺的分成比例以及这个工作具体的服务内容时,小霖的回复显得含糊又有些迟疑,而这更加激发了我对「虚拟恋人」这个行业背后故事的探索欲。于是当天晚上我就决定「以身试职」。在全网搜索「如何应聘虚拟女友」后,我最终在某个知乎话题下方添加到几家不同「虚拟恋人馆」内部人员的微信。

加上微信以后,这些内部人员大都热情的向我介绍着自己所属「恋人馆」的薪资福利。为证明自己所说的真实性,不少内部人员甚至把自己与他人的聊天截图发送给我,并耐心回答我关于工资以及接单流程的多项疑问。表示只要到达一定年龄(15、18 周岁不等),并缴纳一定数额的会费后就可入群,且声称「只要你接单」很快就能够「回本儿」。

▲ 我与内部人员的聊天截图

在沟通过几家店以后,我最终以年满 15 周岁、缴纳 30 元会费的入群条件,成功进入某个「线上恋人馆」的 QQ 群聊。

介绍人首先把我拉进「新人培训室」的群聊,进行了为期 40 分钟的培训。培训内容主要包括接单流程,代理费用,升职、奖励罚款制度等工作流程方面的事情。每条规定条理清晰,正式详细甚至略显严厉。而在新人培训中并不包括诸如「聊天技巧」之类的内容,在询问过群成员以后,我得到「靠自己的能力接单」的回复。

新人培训的多项制度中,其代理制度格外引人注目:该制度明确表示成员可以通过「外宣」(即拉新人进入培训室)来获得抽成收入,每成功外宣一个人,给群主缴纳 8.88 会费后,剩余收入外宣人可自己保留,但对外最高招收会费不得超过 30 元。这意味着,拉我入群的人,仅从我一人身上就赚取 21 元的差价,而事实证明,这种滚雪球式的宣传招新方式颇有成效,入群一周的时间里,每天都有新人陆陆续续的进群。

培训结束以后,我被要求退出新人接待群,然后被分别拉入「工作交流群」、「下单|接单群」、「出单群」这三个群聊,正式开始了为期一周的「接客」历程。

2

虚拟恋人服务由来已久,早在 2014 年,在淘宝店铺花上十几、几十元,就能定制一个「虚拟男友/女友」,对你清晨叫早、夜晚哄睡、陪玩陪聊、嘘寒问暖,情感抚慰。疫情期间全民宅家,使得一些沉寂已久的消费方式再度出现在大众视线中——「虚拟恋人」服务便在其中。

目前,不光在淘宝、闲鱼、拼多多等电商平台存在着大量以店铺为载体的虚拟恋人服务。在 QQ 群、微信群甚至微信公众号、百度贴吧、知乎话题下方都有不少出售虚拟恋人相关服务的商家。

我所加入的这家虚拟恋人馆因没有网络店铺,便只在 QQ 群里接单:下单人从自己的渠道获得客人下单信息,再把信息发送到「接单|下单」群里,群成员在「下单|接单群」里自由回复是否接单;群成员接单成功且服务结束后,下单人会在出单群上传相关证据截图来获取工资。

恋人服务的售价分为两版:一版为客人购买的价格;一版则为下单、接单人实际的工资收入。客人下单的全额由接单人、下单人以及团费这三部分瓜分。例如,一天普通的虚拟恋人顾客下单价格为 44 元,其中 22 元为接单人的工资,另外 22 元由下单人支付 5 元团费(或称税费)给「恋人馆」,然后自己获得 17 元的收益。

▲ 某家虚拟恋人馆职员工资与顾客下单价格对比图

每家店铺规定不尽相同,但都大差不差,如此算来,我「前男友」半小时 15 元的收入,最终到他手里的可能不超过 8 块。

「陪聊」辛苦一天所得不超过 25 块,而且如果顾客不满意你的服务而打「差评」,你还拿不到全额的工资。这一度让我怀疑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人在做这个工作,于是我向我的入群介绍人发出疑问,她说自己很少接单,「主要通过外宣来增加收入」。而事实也证明在这一周的时间里,她的外宣成绩颇丰,前后有接近 15 个人是由她拉入群聊。

这个恋人馆成立的时间并不久,目前群聊人数在 300 人左右,且以 00 后为主,其中女生比例更是高达 82%。从群成员的闲聊中可以听出不少是在校学生,高中生、大学生都有。不少人在闲聊中表示因为自己是「播音、外语、心理」等相关专业,虚拟恋人的角色在某种程度上对自己的专业学习有所帮助,所以才选择做这个工作。

▲工作交流群中群成员闲聊

这一周里,群里每天的单子数量并不很多,平均在 15 条左右。据群成员称,由于现在是「淡季」(寒暑假为旺季),所以单子数量比较少。而仅有的单子中,其中 7、8 条,对接单人的性别要求都是女生,且污单(即与色情擦边的单子)较多。

每天晚上 10 点以后,污单的数量更是明显增加,下单要求的尺度也是大的令人咂舌:「污麦」、「磕泡泡」、「会喘」、「听话」、「技术好的」、「黑色丝袜」、「JK 萝莉」等等色情敏感词汇层出不穷。

▲ 下单群中顾客的下单要求尺度极大

这些单子,大都要求接单人提前进入「爆照+试音」群,待顾客亲自挑选满意后,这单才算成立,而顾客在接单人嘴里被统称为「老板」。进群的一周时间里,我发现虽然这种单子的接单率并不算高,但每单基本都有群员回复,不会空单。

为了解试音爆照群里的情况,我随机混入过几个试音群聊。群聊中的女孩音色大都温柔软糯,并且积极而又热情大方的向「老板」介绍自己。甚至还有一些诸如:「你想要的我都有」、「陪你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此类挑逗暗示性的开场白。试音群因多人同在,并无十分不雅的内容,但接单以后服务时间内具体的聊天内容,因没有参与其中,我便不得而知。

▲ 某个爆照试音群,红框内为「老板」发言,其他为接单女孩发言

而「虚拟恋人「服务早在 2014 年就因多次被举报「涉黄」、「性骚扰」、「危害未成年人健康」等问题引发大众关注,淘宝网还因此下架了一批被举报的「商品」,这让活跃于淘宝网上的众多「虚拟恋人」店铺沉寂了许多。

腾讯近些年也一直在对 QQ、微信群聊里「未成年人涉黄」内容进行严厉打击。腾讯 QQ 安全团队官方数据显示,仅 2018 年一季度里 QQ 安全团队共关闭色情 QQ 群超过 5.4 万个关停 QQ 空间 2000 多个,删除 QQ 空间涉淫秽色情类信息近 4 万条。但是,在监管不到的网络汪洋中,这种现象依然可以借着「虚拟恋人」的新羊皮,卖着变相色情服务的狗肉。

我所在的这个群聊恋人馆并没有明确限制单子的可聊内容,甚至还给污单标码更高的价格:普通版半小时语音连麦价格为 20 元,而不限向的污单价格则为 30 元。但也没有强迫群成员接这种单,接不接单全看群成员自己的选择。

▲ 不限向的意思是可以「聊污」

在工作交流群里,多数成员吐槽「单子太污,没法接」并感慨「赚钱不易」。还有群成员分享自己曾经接到过的、留下心理阴影的污单经历。但也有小部分成员,似乎并不在乎单子的要求,每次对污单的秒接率极高,并调侃:「只动嘴,就能锻炼身体。」

进群的一周时间里,除了多数「带颜色」的单子以外,甚至还包括「举报一个人的微信号到封号」、「狠狠的骂自己、骂别人」这种过分要求的杂单,这种单子的接单率相对较低,却也基本不会空单。

入群以前,原以为自己能够体验一下做虚拟女友「送爱、送温暖」的感觉,没想到却好似失足乱入线上色情「卖声群」,这种落差让我不仅感慨在「虚拟恋人」的名义下究竟还包藏着多少的灰色服务。

群里单纯绿色的单子少之又少,偶尔出现的「代写作业」、「拼多多砍价」、「语音闲聊」、「连麦哄睡」等这种相对「清流」的单子, 也因群成员的迅速回复,人满为患,而导致我迟迟没有机会接单。

▲ 接单群中的部分单子

终于,某天群里出现一个男「老板」租一个月的虚拟女友的「大单」,这条单子要求女生年龄在 22 岁以下,除此以外并没有过分要求。于是,单子刚发出,就有十四个女孩迅速回复。然后这些女孩相继进入「试音爆照群」等待「老板」的挑选。趁着人多,我随机混入其中。在下单人的招呼下,十四个女孩纷纷发送自己的照片以及语音,积极的向「老板」推销自己。

从发送的照片以及语音交流中,我发现这十四个女孩大都是在校学生,并表示自己时间充裕,可以接单。而部分女孩发送的照片中更是不乏身着黑丝、短裙以及裸露腰部、腿部等性感部位的特写照片,引人浮想。

而在老板挑选「女友」的同时,工作交流群中的接单女孩也在讨论着老板。因「老板」的朋友圈对陌生人可见十条,我随手打开,发现「老板」是一个年轻且长相普通的上班族。也就理解了在工作交流群中,接单女孩们口中所说的「老板长相别致」、「没事,反正不见面,忍一个月就好了」的意思。接单群里的女孩平日闲聊时均表示很期待遇到声音好听的「小哥哥」,但实际遇到的「多是奇葩」。

而这个「老板」在群中也明确表示第一次看到这么多漂亮女孩子,很「激动」。于是,他犹豫了近一个小时后,才挑选出自己未来一个月的「女友」。这单「老板」需要支付 1300 元,但最终落到他「虚拟女友」手中的仅有 650 元,恋人馆从这单生意中会获得 240 元,其余部分为下单人所有。

3

在群里一周的时间,因单子的数量和「质量」的原因,我并没有接到合适的一单。我也在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乱入」了一个成立不久的、缺乏平台监管的「虚拟恋人」群,才会导致遇到这么多灰色单子。于是我回到淘宝,开始询问多家店铺客服,是否招聘虚拟女友,有些店铺明确表示不招人,有些店铺则表示只招收「有相关工作经验的」。

加群第六天, 我偶然从朋友处得知某个微信公众号也提供虚拟恋人服务,而且其成立的时间较久,也比较正规。于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我点开了其「成为店员」的按钮。留下个人信息大约半天以后,有工作人员添加到我的微信,并表示需要通过测试通过后才能获得成为店员的资格。

随后我被拉入一个包括我在内共 4 人的审核群,这个群中向我提问的只有一人,其他则在旁听我发言。首先我被要求用语音介绍自己诸如爱好、星座、工作、家乡之类的个人情况。随后工作人员要求和我,以顾客和接单人的身份进行一段聊天情景模拟:假设她是个聊天需求不明的男顾客,来找我聊天,而我则需要一直主动开启话题。

聊天过程中「顾客」态度消极、语气生硬,丝毫没有表现出想跟人聊天的意愿,而我则需要一步步引导他说出自己的「烦恼」。顾客冷淡而又「不配合」的聊天态度,一直在消耗着我的聊天热情,而一直在努力寻找话题来迎合他的聊天方式,更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心理压力」,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我的心情越发的沉闷,这也是我第一次体会到「虚拟恋人」工作的不易。

测试内容还包括一项,当客人提出「开车」这种过分需求时我该如何回复,面对这一「难题」,我只好选择「装傻」,随意抛出一个调侃类型的表情包来掩饰尴尬,却被告知需要更加委婉的拒绝客人的此类需求。

聊天结束,工作人员因情景模拟中的「冒犯」向我表达了歉意,并要求我打开自己的朋友圈 24 小时以供审查。大约一小时后,我被告知并未通过考核。这也在意料之中,毕竟我在考核中的表现实在是不尽如人意。但这次相对正规的应聘经历,让我对虚拟恋人这个行业更多了一些了解。

为了验证其平台是否如其所说的「绿色健康」,我进入其点单界面,随机点了一个男生,在聊天中对其应聘流程进行了询问。他回答的应聘流程和我一致,而在他审核通过后,平台方又发给他一套考核题目和一些规章制度,并就其提问了一系列相关问题,而这个过程中平台方一直在强调不能和顾客「聊黄色」。

而问及他是怎样看待「虚拟恋人」以及「陪聊」这个工作时,他说自己接触这个职业最先是因为新奇,后面他发现对于一些没有时间或者没有恋爱经验的人来说,这个工作能够满足其内心需求,或者以一个倾听者的身份陪客人说话,「他的情绪可能更容易发泄出来」。而他的回答和我的「前男友」表达的意思相近:「买卖双方你情我愿,而且并不见面,谁都没有损失,作为一个倾听者的身份,这份工作并没有那么糟。」

虚拟恋人服务「阅后即焚」快餐式的情感消费方式,因其私密性、和相对「安全性」而受到年轻人追捧。在知乎、豆瓣小组以及微博话题下方都有不少网友分享自己购买虚拟男友的体验。但快餐时代,有时候人们也搞不清楚,到底真相是假还是真。

某知乎网友曾分享过自己闺蜜和虚拟男友的故事。她说因闺蜜单身多年,自己就下血本给她点了一个镇店级别的小哥哥,服务结束后,俩人并没有删除聊天方式。后来闺蜜渐渐对他产生了好感,一天晚上,闺蜜向他表白了,但是该男生对她的表白显得很震惊。他回复闺蜜说自己现在忙着赚钱,现在谈恋爱什么都给不了她,让她等他一个月。

同样的时空里,一些看起来更好的故事也在发生。一位女性答主在知乎答案里写到,因为年纪小时候的虚荣心,她花大价钱和时间试图获得虚拟男友的喜欢。但她知道,这段关系是徒劳无功的:因为她是大家闺秀,他是街边的小混混。不过,造化总是弄人,六年之后,他们相约在这个秋季见面,「一起长大是很美丽的事情,时间的力量也很神奇。」

写完文章,我又看了看第一个知乎答案的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月五天了,这两个人故事走向会如何呢?或许除了互联网本身,大概没有人会知道。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youhaoxifilm),作者陈楠楠,编辑何润萱,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