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城市、扭曲博物馆、垃圾发电厂后,那个建筑界网红又要在森林里盖工厂了

公司

07-21 21:00

人们常说,林深时见鹿。

现在,你见到的可能不止麋鹿、溪流、蘑菇和浆果,还有一家世界上最环保的家具厂

这家伫立在密林之中的最新地标建筑,将由丹麦建筑事务所 BIG 和挪威家具制造商 Vestre 一起打造,名为 The Plus。

它将是被北欧第一个获得 BREAM Outstanding 认证的工业建筑,这是绿色建筑领域的最高成就,The Plus 也希望成为可持续建筑和高效生产的全球先锋典范。

但它想做的可不止是「可持续」生产家具,它的野心是做每一个人脚下的工厂。

很快这里就会发展成一个未来的新型社区,除了人人都能来参观打卡,你甚至还能在这白天徒步健身、沉浸式看展,深夜探险露营、聚会办沙龙。

去森林深处的未来工厂看一看

挪威人丁稀少的马格诺镇旁,有一片远离喧嚣的松树林。

这个 6500 平方米的超级工厂,就建立在它的中心区域。

它将由四个部分呈放射状构成:一个仓库、一个油漆车间、一个木材车间,和一个装配车间,四大部分交叉成一个「+」号,意为 The Plus。工厂内部是一个倾斜的吊顶结构,旁边是 3 米宽的服务走廊,21 米自由跨度的正交层积木,构成了独特的无柱空间,因此所有内部工作全在眼底俯首可见,员工也仿佛置身于树海之中,工作累了向外远眺,视野所及皆是郁郁葱葱的森林。

四部分交叉的核心枢纽,是一个公共圆形庭院,这里有个物流办公室,连接着四大区域,方便员工以最高效率处理业务,里面还有一个展览中心,随时展示着当季的最新家具。

高效、灵活、透明。

那它的环保到底厉害在哪?

首先,这里的所有建筑材料都是由当地木材、低碳混凝土、可回收钢筋制造,每部分都基于可再生原则,确保温室气体排放量至少比同类工厂低 50%。

不止是建筑本身,如果从天空视角来看 The Plus,你会发现覆盖在它身上的,除了绿树成荫,就是闪着银光、密集而整齐排列着的光伏板。

它们一共有 1200 块,铺满了四个区域的屋顶,结合地热井,维持着整个工厂的运转和能量储存,BIG 预计这将使它的能耗比同类工厂减少 90%。剩下的多余能量,就会被用来给建筑物供热,毕竟身处北欧的挪威有着漫长的冬季。

另外,工厂还会采用工业 4.0 解决方案,使用智能机器人、自动驾驶卡车、平板电脑等管理整个工厂,一批全电动特斯拉卡车,就将在各设施之间运送物料。

这些独特设计和尖端技术的采用,都能促使 Vestre 通过 The Plus 稳固自身在环保产品上的领导地位,保证挪威在全球的市场竞争力。

实现技术、设计、商业的和谐共处,已经是 Vestre 的惯常操作了。

挪威建筑百年纪念版 Byggekunst 100år 曾对其评价称

Vestre 的新锐之处,不仅是因为其在国际商业上的成功,更因为它使大胆的设计看起来司空见惯 。

借助人气建筑事务所 BIG 的力量,这种新锐更有了普及的机会。两家公司一拍即合,设计了一个空间,让每个普通人都有机会参与其中。

所以接下来要讲的,就是这个家具厂最特别的地方了——

在家具厂的「+」号中心,藏了一个 300 英亩的森林公园。

一次「可持续」的短途旅行

还记得哥本哈斯那个能滑雪、攀岩、健身的垃圾发电厂 CopenHill 吗?

它也是 BIG 工作室的作品之一,和 CopenHil 一样,The Plus 同样设计了一个大型的公众开放空间,但和 CopenHil 相比,它又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番景象了。

CopenHill

沿着马格诺镇森林蜿蜒的马路行走,到达中心地带,就是 The Plus 了。

在工厂两个车间的侧边,设计了长长的公共徒步通道,你可以沿着车间的边缘走上去。

每一部分的工作环境都透明对外呈现,当你从落地玻璃窗外经过时,工厂生产过程的全景一览无遗。

如果你想进入工厂内部游览,200 多种颜色铺满里面每一条道路和每一台机器,引导你了解设备以及工作流程,并顺利行走到中心。

走一圈下来,就像在游览一个色彩缤纷的沉浸式博物馆。

沿着外部通道走到顶端,「家具博物馆」就变成「森林公园」了。

Vestre 生产的大型户外家具,都会像雕塑作品一般散布在中心区各个角落。松树环绕着家具,让它们充满着原始而自然的氛围。

公园里设置了让轮椅和婴儿车也能顺利行驶的坡道,直通屋顶的露台。人们在屋顶露台可以俯瞰到园区内部的工作情况,也可以在露台上游玩、休息、举行沙龙。

奥斯陆歌剧院有点异曲同工,都是在屋顶上「兴风作浪」。

在奥斯陆歌剧院洁白的花岗石和闪闪发光的玻璃结构上,市民们也能走到最高处跳舞、看剧、参加表演、举行音乐会。

但 The Plus 略胜一筹之处,就在于它地儿够大,所以核心区周围,会演变成一个大型公园。

Vestre 表示,他们会在里面建立各种艺术装置、教育和历史展览

同时,游乐场、观景塔、野餐区、咖啡馆都会建立起来,Vrangselv 河上还有一条独特的桥梁,那亮眼的一道橙光如同欧若拉,如此美妙,照亮我们想要的未来。

另外,Vestre 还计划让学校团体和公司组织都来参观工厂生产和智能技术,在开放和透明环境中,公众将提高对可持续发展的兴趣,比如在 Vestre 的能源中心,就能了解能源生产、回收的过程,了解水处理和材料的生命周期等。

从工厂到公园到核心地带,生产线、人行道、自然区,整个内部空间都无缝连接在一块,BIG 关于未来家具厂的想象,全融合在了森林深处这个巨大的加号之中。

预计 The Plus 下个月就开始动工, 耗资 3100 万美元。

这将是挪威家具行业数十年来最大一笔投资。

BIG 建筑事务所=实用乌托邦?

如果你还不够了解 BIG(Bjarke Ingels Group)的话,除了发电厂 CopenHill,家具厂 The Plus,他们早就以天马行空和「反叛式」的设计,成了建筑界风生水起的当红翘楚。

你的朋友圈,很可能就被这座「漂浮城市」刷过屏

它是为了应对气候变暖的海平面危机而生的 「现代版诺亚方舟」。6 个六边形社区组成一个小城市,一个个漂浮的城市汇聚成了可以住 10000 多个人的群岛。

去年,他们也在挪威设计了一个「扭曲博物馆」Twist

这个扭曲的空间横跨了博物馆、桥梁、可居住建筑三大传统类别,里面不仅有一个垂直画廊和一个水平画廊,在 90 度的扭曲之下,还可以欣赏到 Randselva 河的全景。

它们还在丹麦奥尔胡斯的城市中心建过一个海滨浴场,50 米长的健身泳池和木栈道上,人们尽情展示着黝黑的胴体,享受着慵懒的日光浴和海边的迷人风景。

为了解决保护动物权益和满足人类诉求的矛盾,它们在哥本哈根设计了一个「反向动物园」,动物处在开放的视角,人处在了「笼子」之中。不过这样的设计,反而更让游客拥有一种独特的沉浸式体验。

最近,他们正在日本富士山与丰田汽车公司打造一个「编织之城」,把太阳能、地热能和氢燃料电池技术投入利用到其中,试图构建一个交通多样性的碳中和社会模板。

可以看得出,BIG 一直都在尝试以突破性的创新形式,来打造一个承载更多功能的生态建筑。

这些建筑既因为包容开放的理念,体现了想象力的自由,又因为关注社会问题,解剖着当代人放纵的生活,同时在先锋的视觉之下,加速了人的流动,折射出未来的文化。

用 BIG 自己的话来说,它们就是在造一个个「实用乌托邦」。

这家成立于 2005 年的事务所,在人们总是将理想和现实割裂的时候,用「反常」的想法找到了其中巧妙的平衡。

不必非得从生活在花园还是城市中做出选择,我们可以两者皆得。

BIG 创始人 Bjarke Ingels 在 TED 演讲中说道。他被称为建筑界的马斯克,TIME 杂志曾评其为最具影响力的 100 人之一。

它们还真的接受迪拜政府需求,探索过如何建造一座「火星科学城市」——让机器人挖掘可用空间,用火星土 3D 打印房子,用复合防护罩阻挡辐射营造维持生命的生态圈……

但 BIG 所认为的「实用」,也一直都在争议中起起落落。

「适应」当下和未来的建筑

建筑师们很容易在政府和开发商的需求下委屈妥协或断然拒绝,而 BIG 总能对他们说:

yes。

Bjarke Ingels 表示自己会洞悉他们的心理,将那些平庸的、不合理的要求,变成推动项目发展的必要条件。

最低成本可以,多项目并行可以,不同凡响的设计更可以,BIG 总能将冲突变成创意,变成他们还没想象到,实际内心又在极度渴望着的事物,并将之作为自身项目中出色的亮点。

这成了 BIG 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

Bjarke Ingels 信奉的理念,就是「yes is more」。可以说,这也是一种折中的理想主义。

不过它们这样「飞」着做方案,也被人诟病喜欢「玩概念」。

▲ 图片来自:纪录片《BIG TIME》

毕竟支撑传染建筑体系的空间结构语汇,在这里已经低于创意、理念、精神的地位,但 BIG 的想法无疑是符合业主和大众期待的。

因此它们的项目经常在公开竞赛的民众投票中拿第一,但是在专业评审里却落得下风。

对于过于「概念性」的一点,BIG 曾坦言自己会反复回收利用没有付诸实践的方案。

▲ 图片来自:The Vm House

他们表示会将讨论中产生的灵感和概念模型一直保留,这次被淘汰的想法,下次说不定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经济预算、不同委托人的审美下就能实现。

相比于革命,我们更感兴趣的是进化。

事实也确实如此,2009 年丹麦哥本哈根设计的形似莫比乌斯环的立体社区,后来成为了上海世博会的丹麦馆、瑞士钟表商 Audemars Piguet 总部的设计原型。

▲ 上海世博会的丹麦馆(左,2010 年),瑞士钟表商 Audemars Piguet 总部(右,2014 年)

不过在重重争议下,不可否认的是,它们总能抓住并做到最关键的一点:适应。

创新的设计过程中,BIG 始终都在尝试如何适应环境、适应市场、适应他人、适应内心,适应理想和现实,适应当下和未来。

这种适应,看起来似乎像是对时下流行的穿凿附会,但也不失为一种关于现状的热切思考。

结果不全是对的,但出现一定是好的。

在象征着稳固和长久的建筑,也开始成为快速消费的载体时,BIG 正用更多类似 The Plus 这样的作品,构建起人和建筑、人和环境、人和未来之间断连的巴别塔。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