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当年 MacBook 用上这款 Cherry 蝶式键盘,结局或大不同

产品

03-29 00:05

不久前,德国键盘制造商 Cherry 发布了 MX Ultra Low Profile 机械键盘轴体,最大亮点便是其超薄设计,高度仅 3.5mm,这款轴体最快将搭载于外星人 m15 R4/m17 R4 系列笔电上,目前这款笔电仍在预售中。

其实将机械键盘放进笔记本电脑中,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甚至可以说是「文艺复兴」,若将时间往回拨数十年,你会发现早期的笔电电脑所使用的,都是机械键盘。

将机械键盘装进笔电,是一次「文艺复兴」之举

古早的个人电脑与「轻薄」二字毫无关系,无论是早期的 IBM 5100 还是号称全球第一台的个人移动计算机(Portable Computer),由奥斯本电脑公司(Osborne Computer Corporation)于 1981 年推出的 Osborne 1,都跟今天的 PC 主机块头差不多大。

▲图片来源:artstation.com

虽然 Osborne 1 谈不上轻薄,不过对比其同期的桌面个人电脑,譬如 1977 年推出的 Apple II 来说,前者还算是便携,外观酷似电影「当幸福来敲门」中,威尔史密斯扮演的父亲一角所代理的高科技治疗仪,顶部有个提手,方便使用者携带外出。

Osborne 1 总重 24 磅(约合 10.9 KG),用今天的眼光去看,绝对是个巨无霸的存在了,但在当年,无疑开创了移动计算机的先河。当年它以 1795 美元的售价面世,卖出了 125000 台,发布当年便为奥斯本电脑公司赚得 7000 万的营收。

从此 Osborne 1 作为先驱,为个人电脑展示了另一种可能:除了不断突破性能天花板,还能兼顾便携。随后的个人移动电脑也越来越便携,直至首台笔记本电脑(Laptop)的诞生,终于实现了轻薄的形态。

Laptop,顾名思义是指那些能够放在膝上使用的电脑,Osborne 1 显然不是。

1985 年日本东芝推出的 T1000,重约 2.9KG,拥有一块 9 英寸的单色屏幕,形态上更接近现代笔电,被当时的「PC World」杂志誉为「世界首款真正的 DOS 笔记本电脑」(first real DOS laptop)。

早期的笔记本电脑,不论是东芝、康柏、ThinkPad 或是苹果,产品厚度都相当「可观」,厂商即使要压缩笔电的厚度,率先考虑也不会是改进键盘,而是屏幕、处理器、主板等大件,所以那时期的笔电,仍然使用着桌面电脑同款的机械键盘。

为什么那么多人热爱机械键盘呢?靠的不仅是更好的输入手感,经久耐用也是它存世至今的原因之一。许多古董级的机械键盘,经历过多年的敲击考验,输入质感依旧如初,若想要凸显个性,换套键帽就像换了一套新键盘。

后来「轻薄便携」逐渐成为主流卖点,以往在笔电上标配的机械键盘,慢慢地被薄膜键盘所取代。

厚重的电路板被集成到一张如蝉翼般薄的膜片上时,笔电键盘的成本大幅缩减,薄膜键盘还有防潮、防尘、耐酸碱等优势,笔电厂商如获至宝。

薄膜键盘攻势浩大,直至本世纪初,就已攻下大部分市场份额,机械键盘差点消失,所幸 CS、星际争霸等游戏带起的电子竞技风潮,才让手感更佳、操作更干脆精准的机械键盘重回到人们视野当中,不过那是另一段故事了,以后有机会再聊。

薄膜键盘为笔电带来了「瘦身」的效果,但敲击的手感也因此大打折扣,更有甚者为了追求极致的薄而误入歧途,懂的都懂,说的便是我曾经入坑的 MacBook。

MacBook 蝶式键盘的大溃败

2015 年,苹果推出了 MacBook 系列笔电,首次采用了蝶式键盘设计,替换了原有的剪刀式键盘结构,当人们以为苹果终将轻薄和机械手感带到笔电产品上时,这台 12 英寸的 MacBook 的表现却给用户和苹果自己泼了一盆冷水。

产品上市之后,不少用户用过之后都表示,难以接受这种近乎于在金属板上敲击的手感,键程短、反馈手感不佳,招来了许多抵制的声音。

我当时也入了一台 12 英寸的 MacBook,同期买回来的,还有一副机械键盘。MacBook 上的键帽虽然不小,但输入时指尖没有明显压感和回弹的反馈,导致我时常打错字,输入的效率因此下降。

现在回想起使用 MacBook 的那段时间,对它的爱恨,都离不开「轻薄」二字。

它的轻,使得我背负它时轻松自在;但它的薄,则是牺牲了键盘手感换来的。

然而 MacBook 被口诛笔伐的真正原因,是结构设计导致的频繁故障。

2016 年开始,社交网站上出现一些声音,有用户反馈自己的 MacBook 键盘出现了失灵的情况,表现为字母与字符意外重复、字母或字符不出现、按键感觉粘滞或按键反馈不一致等,苹果官方称这是由于蝶式键盘容易因为灰尘、细屑等卡住,无法正常工作。

苹果之后改进并推出了两个新版本的蝶式键盘,新增了薄膜层并改变了所使用的材料和工艺,但问题依旧存在。

于是我们在 2019 年 11 月推出的 16 英寸 MacBook Pro 上,看到了剪刀式键盘设计回归,新的剪式设计也得到了大部分用户的正面反馈,所以 2020 年底推出 Arm 芯片版本的 MacBook Air 和 MacBook Pro,也都用回了剪刀式设计。

伴随今年 3 月份美国本土 MacBook 用户对苹果的集体诉讼案胜诉后,我们短期内应该不会看到苹果再推出蝶式键盘的产品了吧。

「拨乱反正」,Cherry 推出超薄笔电机械轴体

那么问题来了,有了 MacBook 的前车之鉴,为什么 Cherry 还要推出基于蝶式结构的 MX Ultra Low Profile 机械键盘呢?

2018 年,Cherry 在拉斯维加斯的 CES 展会上发布了新的 MX Low Profile 矮轴轴体,也是一款面向笔电等产品而推出的机械键盘轴体,改变了传统十字轴的结构,同时也大幅压缩了轴体的高度。

常规 MX 红轴的高度为 18.5mm,而 MX 矮轴的高度只有 11.9mm,而新的 X 型鸥翼式机械键盘,高度仅为 3.5mm。

横向弹簧式轴体让键盘有了 1.8mm 的段落式键程,触发压力为 45cN,与旧式的蝶式结构相比有更好的手感反馈,与垂直轴体相较之又有更薄的身材,算是一款不偏科的机械轴体。

这几年也有不少游戏本用回了机械键盘,如微星 GT83 Titan、ROG 枪神 5,宏碁掠夺者刀锋 900,不过身材难免变得厚重。

再看看首批搭载 MX 鸥翼式机械键盘的外星人 m15 R4,整机厚度为 17.9mm,与许多轻薄本相比也毫不逊色,以后恐怕没法吐槽游戏本的厚度了。

MX Ultra Low Profile 轴体的诞生,或许真的能一改蝶式键盘的口碑,成为改变笔电键盘输入手感的救星。

题图来源:pcmag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