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腹泻」也不要双黄白莲蓉,这届年轻人都在吃什么月饼?|选题会开小差

商业

09-21 12:03

每年临近中秋时节,爱范儿的大木桌就会办一场「微型食品创意博览会」,各公司将自家的品牌创造力凝聚在小小的月饼上,最有创意的才有可能赢得食客们的青睐。

有的从包装上着力,设计了航空头盔、书架等新奇造型的月饼盒,有的从口味入手,推出牛肉味、香辣味等「黑暗口味」月饼。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率先被同事们抢空的,竟然是因为使用过量糖醇而有可能引起腹泻的知乎月饼。

过去月饼一直被吐槽高糖高热量,于是以知乎月饼为代表的「代糖月饼」成了新的流行趋势,厂家们开始用海藻糖、糖醇代替传统的蔗糖制作月饼,满足人们对低糖健康食品的需求。

然而月饼不像粽子,能够简单分成甜咸两派,一万个人眼里有一万种月饼。

在选题会上,编辑们因为月饼新消费的话题争论了一个早上,到底吃主打健康的代糖月饼还是传统月饼、月饼消费到底是社交需求还是习俗礼仪、新派月饼包装是创意比拼还是话题营销……

从成分、口味、包装再到消费习惯,每个人对这份「中秋限定」糕点都有着自己不同的看法,我们很想听听你的声音。

童年的月饼是回忆,现在的月饼是零食

@吴志奇

小时候,我似乎从没见过奶奶吃月饼,但她总是会塞给我月饼。

奶奶是个省吃俭用的人,从不会丢掉剩饭剩菜,直到下一餐把它们吃光。所以每当奶奶双手递给我一个月饼时,我都觉得捧着一份稀世珍宝,拿过来像在举行一次交接仪式。

那时候的月饼还是纸包着的,外面那层纸皮总是被油沁透,散发出阵阵馋人葱香,轻轻咬开,酥皮从嘴边掉落,馅心里冬瓜、花生、丝丝糖线、还有红的绿的叫不出名字的神秘美味,带来了千万种诱人的甜蜜,以至于每次大口吃完后,我总觉得自己没有吃,是肚子里的馋虫冲出来吃掉的。

▲ 小时候月饼类似这种

奶奶经常会在旁边笑着说,「慢点吃慢点吃,吃完就没了」。

我相信奶奶这句说的是真的,她应该只买了一个。

随着我慢慢长大,各种月饼都来了,馅料更丰富的五仁月饼、五彩斑斓的水果馅月饼、细腻香软的莲蓉蛋黄月饼……月饼不再是什么稀奇东西,我也想不起奶奶和这些月饼的故事了。

现在的月饼不仅包装更新锐多元,上到太空宇宙,下到四海八荒,灵感创意喷涌不息;理念也紧跟消费潮流,从低糖月饼、代糖月饼,到植物肉月饼;品类更是数不尽数,比如螺蛳粉月饼、波波奶茶月饼、红糖姜茶月饼、三文鱼芥末月饼……

奶奶应该会很烦恼——她没读过多少书,认不了太多字,这么多口味、成分、样子,买哪种好?哪种便宜又好吃?哪种小朋友爱吃?

奶奶已经去世多年了。
如果她还在,应该也不会太烦恼,因为现在的月饼只是普通的零食之一,不再是稀世珍宝了。

上面温情脉脉的那个人说要送我宠物月饼,他骗了我

@冷思真

我两年没吃月饼了,收到了不少,都被我送给了亲朋好友。

不吃月饼很重要一个原因是食物的高热量。皮的热量已经很高了,还皮薄馅多,馅料热量超标,能让困难时期的人们得到精神满足,但对今天的人来说太过了。作为一个不爱运动的懒人,这种长胖食物最好少碰。

另一个原因是不好吃,越来越多的新月饼尝试了各种各样的馅料,好吃的基本没有。大部分消费品牌的新月饼甚至不该叫月饼,应该叫「月膏」。咬上去完全是膏体,能成功做到一口发腻,我觉得星巴克是其中代表。

我最喜欢的是家乡的云腿月饼,但一个中秋撑死吃一个,妈妈寄来的 20 个都是重重的负担。

现在唯一期待的是宠物月饼,同事志奇一周前打包票说要给我家狗子和凌歌家的猫都送宠物月饼。但今天,他发现自己忘记下单了(男人的嘴真的靠不住)。最终我加急花了 44 元给自家狗子买了一盒宠物月饼,打算有宠物的朋友家一宠一个。

▲ 宠物月饼单价可能比人吃的还贵

对于一直吃狗粮的狗砸而言,月饼是难得的美味。但对于烤肉椰子鸡牛蛙不间断的我来说,好吃的东西太多了,我只想把月饼「叉出去」。

中秋节还有必要买月饼吗?

@刘凌歌

虽然还会和人重申「云腿月饼最好吃」的观点,但我已经对所有口味的月饼失去了热爱。

公司发,客户送,父母买,或许是年龄增长物资丰富,这个中秋节符号越来越无法提起我的兴趣——高油高糖,吃一小块就饱腹,「该吃了」的想法远远多于「想吃了」。

前些年还有朋友感叹月饼同质化严重,这两年口味和包装上的创新,就让人应接不暇起来,可谓是「万物皆可被月饼」,不变的是不低的价格。

▲ 蛋黄酥代替月饼,似乎是个不错的新选择

既然又贵又不好吃,为了节日仪式感有必要买吗?今年我妈就提供了一个新思路,她寄来的轩 X 蛋黄酥同样应景且十分美味(非广告)。

高糖高热量不算什么,难吃才是原罪

@张成晨

以知乎月饼为主谋的「大 V 清除计划」一度闹得沸沸扬扬,营养学专家下场答疑解惑,没资格收到月饼的「小 V」黯然神伤,还有遭受便秘困扰的人伸出了试探的小手。

简单来说,这次集体腹泻事件是「代糖」的锅。知乎为了追求低糖,用代糖代替蔗糖,这种代糖又是耐受量低的麦芽糖醇,当食用达到阈值就会引发腹泻,两饼可能就会「放倒」一个身强体壮的大 V。

其实我吃月饼,就是以「接受高糖高热量」为前提的,低糖或无糖不是加分项。反正一年也就吃一次,一次最多吃两枚,并且和家人朋友「分而食之」。

相比糖分热量,我更不能接受的是味道不好。我的两位同事吃了知乎月饼后,给出这样的评价——「不太好吃,确实肚子一直在叫」「无问题,就是有点难吃」。这就多了一个无法容忍知乎月饼的理由。

▲ 谁又心动了

小时候,我很喜欢吃超市里最便宜的、按斤卖的水果味月饼。后来被科普到,这些水果味月饼的馅料多是用冬瓜、香精、香料做的,事实上并没有水果。

当长大的我走过零售区,虽然不买,但心里对它们还会有感情。嗯,就是觉得好吃。我就是这个品位,大家不要学。

会不会有一天,互联网大厂也给年夜饭创个新

@李超凡

每逢佳节,编辑部的的会议桌就会变成互联网厂商争奇斗艳的舞台。

从端午节的粽子到中秋节的月饼,奇葩已经成为常态,要真有人送来包装简单的礼盒,反而会成为一股清流,要是里面没有月饼则更让人倍感贴心了。

今年知乎的「腹泻月饼」久违地让人们的视线重新聚焦到月饼身上,据说这届月饼也在迎合时下低糖低脂的消费趋势,但月饼的口味其实早已经不重要。

▲ 今年我最喜欢的还是迪士尼月饼礼盒

有媒体统计了一万多条月饼专利信息发现,其中与口味相关的只有 12.6%,近 8 成的专利则都和外观设计有关。

古人是在空庭皓月下叹一句「小饼如嚼月,中有酥与饴」,互联网时代是在朋友圈晒一晒收到的各种月饼礼盒的包装和周边,口味不值一提,除非是那种让人「喷射」的月饼。

「泻药,人在厕所,刚从马桶上下来」,妥妥的点赞收割机。

月饼已经成为一种社交货币,是中国千百年人情社会的延续,是鲍德里亚所说一个群体用以彰显身份的符号,只不过披上了一件互联网的外衣。

我在想,下一步互联网大厂是不是也考虑给年夜饭创个新,将什么人造肉狮子头、无糖蒸年糕、无酒精茅台汇聚一堂,打造一个线上线下相互赋能的新消费闭环。

当年北漂的我,捧着双黄莲蓉月热泪盈眶

@梁晓憧

如果没做过游子,不会明白月饼的存在意义。

每次有朋友问我,为什么要离开广东去北京读书工作,我都会回答:「因为山高皇帝远啊,爸妈管不着真的太爽啦!」

潇洒是挺潇洒,但每年总有几回,味蕾会发出想家的信号。比如,突然很想喝西洋菜陈肾汤,想吃热腾腾的姜撞奶,以及连老广都嫌弃太传统的双黄莲蓉月饼。

北漂生活绝对是被「妖魔化」了,因为每年爸妈都企图给我寄三四五盒月饼,说怕北京买不着,怕我不够吃。但其实,我只需要一个双黄莲蓉月饼——在中秋夜切开它,看一眼月亮,吃掉,某种神秘的仪式就算作法完成了。

也不是没被其他新式月饼「勾引」过,什么抹茶蛋黄流心、香辣螺蛳粉、榴莲燕麦冰淇淋、翡翠龙井燕窝……只是对我来说,它们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吃的糕点,而不是非得在中秋吃的那种月饼。

代糖月饼不会让你想家哭出来,倒可能让你在蹲马桶双腿无力的时候感慨「世事无常,一定要坚强活下去」。毕竟,因为吃月饼拉到虚脱送医院这种糗事,让爸妈知道可是要丢人的。达咩,撑住,不能让它发生!

虽然身在远方,但灵魂短暂被传送回过家。当年北漂的我对月饼的执念,大概就是这种诡异的感觉吧。

Hi,我是那个会花钱买月饼的人

@方嘉文

说我老派吧,我每年都会买月饼。

已经好几年中秋没回家的我,每年都会挑选我自己觉得好吃的月饼(废话),买一份给自己,再寄一份回家,也算是相当低调地表达自己对家人的惦记。

▲ 今年买的是冰皮月饼

我对节日仍存有相当原始的浪漫念想。基本无论什么节日都好,我都视作用于表达对亲友想念的小契机,对陌生人友好的小由头。

譬如,今年我就给一位夏天和我们一起到迪士尼乐园游玩的小朋友准备了中秋礼物 —— 迪士尼的月饼,还有去游玩时拍下的照片。

▲ 中秋小套装

而在过去几年里,我的另一个「中秋仪式」则是「拦截骑手」。

中秋节当日,我一般都懒得做饭,直接点好吃些的外卖。

在骑手把餐送到我门前时,我都会抓住对方让他们从我的存货里挑上一个月饼,说句「中秋快乐」。

可惜的是,今年没法继续了。

因为,今年中秋我要回家啦,带着快递都不愿接受配送的冰皮月饼。

PS:我今年留意到有不少机构都很贴心地开始回收月饼,并转送给生活较困难的的人。如果你的月饼存货很充裕,不妨试试搜搜身边有没有这样的活动吧。

PSS:广州朋友可以试着搜「PDT 食物小站」

往期回顾:

第一话:东京奥运会真的那么糟糕吗?这次我们想和你聊点不一样的
第二话:超前点播越来越离谱了,谁给了他们勇气?
第三话:主编说我在捡垃圾,因为我写文章用了「绝绝子」和 YYDS
第四话:我们重回「未成年」,看看童年如何防沉迷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