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抑云」麻烦让一下,真正「致郁」还得看 Instagram

商业

09-25 14:21

当 13 岁的 Anastasia Vlasova 第一次拥有自己的 Instagram 账号,她被闪闪发光的健身网红们吸引了。

年轻貌美,肤色健康,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的腹肌,轻松完成 100 个波比跳的耐力,永远面带微笑充满活力……一切都让她非常向往。有那么一段时间,Vlasova 忍不住每天刷 3 小时 Instagram,希望能鼓励自己动起来多去健身房和健康饮食。

事情在后来发生了变化。Vlasova 开始出现焦虑、失眠和抑郁的症状。

当我关掉 Instagram 时,我觉得自己很糟糕,我会照镜子然后心想,天哪,我跟这些健身网红的状态相差太多了,我需要锻炼。后来这种想法变得有点畸形了,每次吃了不健康的食物,我就开始惩罚自己……因为 Instagram,我患上了饮食失调症。

《华尔街日报》报道指出,过去 3 年,Facebook 一直在研究 Instagram 如何影响青少年用户。

最近一些泄露的内部研究文件显示,他们对这些负面影响心知肚明,却一直在公开场合含糊其辞,只强调社交网络的好处,并拒绝跟学者和立法机构共享研究结果。

完美的他者,让青少年「致郁」的社交深渊

Vlasova 的情况不是个例,更多女孩正因 Instagram 徘徊在「致郁」边缘。

17 岁的 Eva Behrens 留意到自己学校年级的女孩,过半都在跟 Instagram 引起的身材焦虑问题作斗争,「上一秒感觉良好,下一秒刷刷 Instagram,这种感觉就消失了」。同样 17 岁的 Molly Pitts,发现同龄人正用 Instagram 来衡量彼此的受欢迎程度,每次她查看自己的粉丝数都胆战心惊。

而 19 岁的 Lindsay Dubin 只是简单搜索了一下「锻炼」,接下来,她的 Instagram 发现页挤满了如何减肥、女性理想体型、瘦身这样吃之类的内容推荐——算法自以为懂她,实际上让她崩溃。

2020 年 3 月 Facebook 内部公开的一份研究里,清清楚楚写着:

32% 的未成年少女表示,当她们不喜欢甚至讨厌自己身体的时候,Instagram 让她们感觉更糟。Instagram 的社交比较,会改变年轻女性如何看待和描述自己。

这样的结论不是第一次出现,2019 年另一份内部研究也指出:「我们让 1/3 的少女身体焦虑问题变得更糟糕。」

研究人员分析称,TikTok 以有趣的表演为主,Snapchat 的各种贴纸和滤镜让人将注意力集中在面部,相比之下,Instagram 非常注重身体和生活方式,它的社交比较也比其他平台更为严重。

研究还发现,青少年会自发地将焦虑和抑郁问题的增加归咎于 Instagram;另外,有自杀念头的青少年中,13% 的英国用户和 6% 的美国用户称想法来源于 Instagram。

关于社交网络为青少年心理健康带来的影响,学术界一直都在研究,而「社交比较」似乎是其中避无可避的一道重压——

为什么我的腰没有她的细?为什么她的健康餐看起来更美味?为什么她的笑容能这么清澈甜美?怎样才能拥有她吹弹可破的肌肤?为什么我这么努力,却还那么普通?

Facebook 的研究表明,不管是男孩女孩,都有过这样负面的社交比较经历。心理治疗师 Rebecca Sparkes 指出,「社交比较」其实是人类的天性。

人类的大脑很容易将自己与同物种的其他成员进行比较,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原始方式。

在原始时代,我们受限于地理位置,只跟身边的部落成员作比较;而今天通过互联网,我们可以接触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大洋彼岸某位光鲜亮丽的模特,可以随时通过社交网络成为你的目标对象。

这种社交比较,带来的结果可以是毁灭性的。

在 Instagram(国内可对标小红书),每个人发布的内容都带着美好生活的滤镜,是高光时刻的合集,也是精心策划的人设。没有人能时时刻刻活成那样,但网红们为了好看的数据和广告收入,一次次向你制造假象:我美丽、自信、富有、大把闲暇时光,只要努力一下,你也可以成为我。

当你用真实的自己跟别人的「假面」完美进行对比,难免会有不满、自卑和沮丧的情绪,让你无法判断自我的真正价值,甚至导致焦虑、抑郁、身材羞耻等心理健康问题。

▲ 社交网络才不会告诉你,博主肚子到底有几层肉

当然,这片场域影响的不只是观众,明艳动人的网红本人也可能正在焦虑和抑郁中挣扎。

穿搭博主 Camille Charriere,在 Instagram 上有 110 万粉丝。她有独特的穿衣风格,豪华的房子,大牌给她送好看的衣服,经常受邀出席各种派对……按理说是女孩们羡慕想成为的人,但她也经常无意识陷入比较之中。

有时遇上糟糕的一天,这些想法会变成消极的心态,让我变得沮丧和低落。我会贬低自己,认为自己一文不值,所有人都过得比我好。

▲ Instagram 博主 Camille Charriere

GQ 报道曾分享过一位小红书博主蒋东霖的故事。她在 2018 年赚到人生第一个 100 万,受邀参加某奢侈品牌大秀时坐在第二排,称很羡慕第一排的博主。她从不在小红书谈论自己的负面情绪,那里只有她生活完美的一面。00 后的博主势头正猛,蒋东霖会为不够好看的数据而失眠,焦虑得睡不着觉,这一切只有微博小号和她身边的人知道。

这种不够光鲜亮丽的故事,青少年很少能在 Instagram 看到。社交网络的流量密码,只会为你传送层层滤镜包裹下「向往的生活」;而「只分享最佳时刻」的共识,能让所有参与其中的人都陷入病态。

让人「致郁」的技术,可以变得治愈吗?

数据显示,超过 40% 的 Instagram 用户年龄在 22 岁及以下;在美国,每天约有 2200 万青少年登录使用 Instagram。

正因为 Instagram 深受年轻人喜欢,在《华尔街日报》的报道里,记者花了不少笔墨狠狠指责 Facebook,在得知 Instagram 对青少年的负面影响后竟不作为、不公开承认、也不共享研究成果。

有议员认为,就像烟草公司应该直接说明「吸烟有害健康」一样,Facebook 也应该更坦率地交代社交网络、青少年和抑郁症之间的关系。Dispo 的创始人 Daniel Liss 更提出,建议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FDA)将 Instagram 的算法视作一种能影响心理健康的药物,加以监管。

Instagram 回应表示,「很多人都在思考社交媒体是好是坏,对此的研究结果是喜忧参半的:它可以两者兼有。在 Instagram,事情的好处和风险我们都会关注」,并补充称 Instagram 已经围绕网络欺凌、自杀自残和饮食失调等做了大量工作,希望能成为每个人的安全场所。

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全球「生病」的青少年人群中,16% 是心理健康出了状况;抑郁症是青少年疾病和残疾的主要原因之一;而自杀是 15-19 岁青少年的第四大死因。

随着心理健康的概念普及,今天,越来越多人开始正视焦虑、抑郁、饮食失调等问题。科技公司也需要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对产品机制进行调整,或设定内容监管/准入规则,帮助用户应对可能面临的相关风险——但往往不是「一刀切」那么简单。

比如说,在自杀自残和饮食失调的问题上,Instagram 不宣传或鼓励相关内容,但允许人们分享自己挣扎的心路历程;搜索相关关键词时,会指引你通过专业平台求助。Instagram 称,这种做法来自学术界和心理健康组织的专家建议。

▲ Instagram 指引求助页面

这样的平台政策,带来了一种名叫 「Instagram 疗法」的现象。

有专业的心理治疗师开设 Instagram 账号,通过 60 秒朗朗上口的简单视频,希望破除人们对抑郁症等的一些误解。一些跟心理健康相关的人生道理和 meme 图得到传播。也有深受饮食失调困扰的用户,通过 Instagram 话题标签和搜索,找到有相似经历的其他人建立联系,获得精神支持和减少孤独感。

▲ 一些鸡汤味浓浓的「Instagram 疗法」内容

当然,这些所谓的「Instagram 疗法」,并不能真正代替面对面的心理咨询和治疗。但它的出现印证了世界不是非黑即白:是的,Instagram 让你焦虑「致郁」,但同时它也在让人们找到彼此。

如果你将眼光再放远一些,会发现,心理健康已经成为一些科技公司主动涉足的领域了。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苹果最近正跟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制药公司 Biogen 合作,分别就焦虑抑郁和轻度认知障碍进行研究。研究人员希望能通过一系列数据,比如面部表情、身体活动规律、睡眠习惯、打字行为等,来帮助检测一个人是否患有抑郁症和认知能力下降。知情人士称,这些功能有可能会在 iPhone 上实现。

而 CBinsights 数据显示,近年来,心理健康领域融资的金额一直稳步增长,在 2020 年接近 20 亿美元,目前已经诞生了 7 家独角兽公司。

你可以通过 Calm 和 Headspace 等冥想 App 的课程来舒缓焦虑和压力,也可以从 Woebot 等聊天机器人处得到鼓励,或在 Talkspace 等平台找到专业认证的心理治疗师,进行远程的心理咨询。不少硅谷公司更将心理咨询变成标配的员工福利,甚至可以纳入医保体系。

▲ 美国游泳运动员「飞鱼」菲尔普斯为 Talkspace 背书

近两年,一些 App 甚至获得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FDA)的标准,可以作为「处方药」协助治疗。比如 EndeavorRx,是一款能让孩子治疗多动症(ADHD)的视频游戏,而 NightWare 则用于成年人治疗「噩梦障碍」,一般需要有医生开出处方才能使用。

▲ EndeavorRx 游戏界面

你刷 ins 患上的抑郁症,未来或许能用 iPhone 监测出来。技术制造焦虑的同时,又尝试化解焦虑,这一切,算不算是用魔法打败魔法?

我倒是很期待以下对话有成真的一天:

「嘿 Siri,我感觉不太好。」

「数据显示你最近 1 个月睡眠不足,体重骤减,压力指数超标,长期处于焦虑失落不安情绪,这很可能是抑郁症状哦。你需要我为你联系家人,或向医生求助专业建议吗?」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