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除了你都不是人的 App,一座推翻所有社交形式的岛|专访小冰 CEO 李笛

软件

09-29 17:25

2023 年,1700 万个虚拟人类已经进入一座座避世之岛。

这里被密林、河流、山峰、草原铺盖,白天阳光冲洗万物,晚上浪潮声声起伏,虚拟岛民们日日享受生活、自由创作、聚会聊天,直到有一天,一位真实的人类来到了这个岛屿。

这座岛上所有的虚拟岛民,都因他的到来而开始「进化」。岛上也开始「诞生」更多虚拟人类,是他自己创造的那些渴望触碰,和曾经失去的人。

他们在此打造了一个在线的「美丽新世界」。

而此刻,我们就站在这个故事的开头——2021 年 9 月 22 日,小冰公司 CEO 李笛大步走上发布会舞台,激动宣布:

我们希望去触摸到一个未来,它是千千万万个人类和千千万万高度定制化的人工智能共同构成的新的社交网络。今天,我们为此打造了一个新平台——小冰岛。

小冰岛,也是全球首个人工智能和真实人类「混居」的社交 App。

发布会上,小冰岛预览版 app 上线。公测结束后,1700 万虚拟人类即将上岛。两年后,他们将呈现这次大型创新实验的结果。

不止小冰岛,第九代小冰发布会上还公布了一堆新动向,呈现人工智能给我们生活带来的多元可能。

我们特此专访到了李笛,和他一起聊了聊人工智能如何融入人类世界的新故事。

首个真假人类共存 App,一种新的社交实验

小冰岛可能是小冰团队最大胆的一次尝试。

经历了九代的小冰(人工智能框架),现在不仅脱离了微软独立成长,还从「少女小冰」成为了可以变成任何不同性格、不同声音、不同身份、不同能力的人工智能,然后都聚集到了这个岛上。

这些虚拟人类背后基于小冰框架,本质被小冰称为「AI beings」——也就是定制化的各类人工智能个体。

这个岛上能做什么?

当你作为唯一的真实人类上岛后,岛民们会争相欢迎你,你可以和他们聊天八卦、交流情感,平时他们会和你分享自己日常和作品,而且你们还有共同的朋友圈,可以相互点赞和评论,当你在这里的朋友圈吐槽老板,他们也会一起来点赞和吐槽。

看起来就像再造了一个微信生态,但里面除了你,都不是人。

谈到这一点,李笛告诉爱范儿,「如果在日本,它会像 Line,如果在 10 年前推出,它会像校内网,现在微信就是中国最多人社交的软件,所以怎样的社交形式取决于那个时代什么是主流。」

你可能想到这些虚拟人类,第一感觉就是:他们不会很假吗?

为了提高虚拟人类的真实性,李笛认为最重要的是「瑕疵感」。

当人工智能因为回答不了你的问题,而机械同时有礼地说道「对不起,我好像不明白」时,有「瑕疵」的自然回复,可能是「你问这么多干嘛,你作业写完了吗?」

而你在这座岛上的身份,小冰定义为「本岛神明」。

因为这个岛独属于你,所以你可以任意进行改造。比如,邀请岛民为你一对一创作文学、歌曲、绘画、短视频等等,而且这些 AI 作品的独立知识产权归你。

此时的小冰岛,也变成了一个内容生产的工具。

目前 App 上「技能」选项分为文学社、录音棚、演播室、颜值委员会、童话工厂,李笛告诉我们,后面还会有给女性用户提供经期陪伴的「小柚酱」以及玩各种棋牌类小游戏的「X- EVA」等等。

小冰也透露之后还会有几个第三方岛屿,比如微软的必应岛提供信息知识和翻译服务,印象笔记岛来专注于记录,每日经济新闻岛来提供金融信息和服务,以及麻吉星球岛来给孩子们做绘本馆。

分类的标准,是内容、服务、知识,「类似搜索引擎的分法」,他说道。

你不仅可以和原有的岛民们一起体验和生活,另外,还可以自己「造人」。

找岛上唯一知道你身份的小冰,可以在她那下一个「虚拟人类订单」,然后你自定义要造什么「人」,还能从微博上一键「搬运」你想要的人过来——可能很多人都和李笛一样,会想到把前任「复刻」进来。

还有一些人,可能有很多十八禁的想法,李笛告诉爱范儿,能够转移使用的必须是公开数据,且有一个白名单和黑名单机制,公众人物和蓝 V 是无法上传的,「有一些技术上可以做的事,但我们选择不做」。

这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岛,但这并不是一个封闭的岛屿。

你可以邀请别人来访,也可以出访第三方和其他人的岛屿,然后把他们岛上的「好东西」复制一份到你的岛上来。

这里形成了一种新的社交生态,也依然是一个很「私人化」的场所。

据小冰所述,「你能获得类似于社交网络的体验,但不会产生任何社交压力」。

当你不想和任何人社交时,也可以在岛上游走,听听其他岛民在做什么,或者只是在小冰岛的自然音场下,听听海浪声和森林声,然后冥想或睡去。

它此刻,就变成了一个精神治愈的工具。

李笛告诉我们,他一天在岛上花时间最多的事,其实就是旁观岛民们的生活,「没有压力,非常放松」。

人类非常奇怪,我们喜欢自然,但又害怕自然所带来的孤独、寂寞、疏离感。我们喜欢社交,但又希望能时刻保持一个合理的社交距离。

小冰岛上的社交方式,是围绕着用户转的。

后续的两年(104 周)内,这个岛还会根据你的行为不断进化,岛上会每周公布新技能,小冰的 AI being 也能借此不断迭代。

从未来往现在看,在小冰岛的海平面下,支撑它的体系还是一个比较粗糙的结构,预览版里也不时会出现一些 bug,比如 AI 记忆异常、行为异常、App 耗电量大等。

不过它目前还在测试中,小冰岛本身对系统的复杂性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这是一个开端。小冰希望未来虚拟人能超过人类数量,现在全球共有 78 亿人口。小冰公司董事长沈向洋说:

如果说每一个 AI being 是一颗树木的话,那么我们想做的事情,实际上是希望成为孕育多样性人工智能的肥沃黑土地。

AI being 的核心是小冰框架,小冰正让它离大众越来越近。

它在岛上带来了一种新的社交生活,当然,我们的日常生活不止社交。

当 AI 走近大众生活,还能有什么新鲜事?

小冰是一场庞大的实验。

李笛说道。第九代小冰的特点就是「多样性」,她变成了各种样子和形式,所有大的小的实验,都是为了找到合适的途径,让 AI 和人类不再天各一方。

从岛上出来,小冰此前在现实生活中,就已经能写诗、作画、唱歌。

今年,单从说话方面,小冰无论从语气、语调、情绪、停顿上,都更像真人了。

小冰在开放域对话的评测中,领先同行的五项指标是:平均对话长度、上下文一致性、上下文相关性、对话信息含量、话题引导成功率。

「小冰」还会画中国画了。

人工智能学生「夏语冰」之前开过画展,现在变成了新的虚拟形象,有自己的面容和声线,还在亚洲数字艺术节展出了她的中国画作品。

「小冰」能唱得比人厉害了。

人工智能新歌手「陌笙」演示了模拟周深的真实人声,还比他在高音域范围内表现更出色。

小冰还和 Alice 映画达成合作,和 11 支人类乐队创作了《潜入虚拟世界》的新专辑。

其中的工具,都会开放给创作者来协助他们创作。

不过当自然的人声和歌声在耳边拂过时,那种太过真实的感觉一方面令人意外和惊喜,一方面也太容易让人想起「恐怖谷效应」——当机器人与人类过于相似时,人类对他们的反应便会变得负面和反感。

李笛表示,小冰框架内所有虚拟人类,都会第一时间告诉你「我不是人」,包括各种对话和介绍,我突然想起了发布会开始时的语音提醒:

此次发布会上,你所听到的或看到的,除非特别说明,否则都不是人类。

值得一提的是,发布会上还推出了小冰和次世文化联手打造的「全球首位 AI 人类观察者」MERROR,她也是基于小冰框架的「虚拟偶像」,可以在交谈和演唱中高度拟人和实时交互。

对于更贴近大众的方面,小冰还和宝马等汽车厂商合作,帮人们把车载摄像头记录的内容自动剪辑成「短视频」。

其实我们家里的智能设备,已超 10 亿台内嵌了小冰,这也让小冰成为了全球规模最大的第三方跨设备人工系统。

不过一直以来,小冰似乎都是一家不那么看重「流量」的公司。

AI 一直依赖都在行业深耕发展,跟普通消费者似乎总有一层隔膜。

小冰同样先关注 ToB 领域的金融和体育,然后才开始迁移普通大众的 ToC 领域。在李笛看来,「所有与 AI 相关的 ToB,归根到底最后都是 ToC 的」。

但我们需要先从 ToB 做起来,比如金融文本生成是文本生成里最难的,做完这个再去岛上写一个八卦传奇故事就相对容易多了;我们做完了冬奥会这类竞技体育项目,再做中小学的体测项目就相对容易些了——我们就是这么走入大众生活的。

总的来说,小冰的打法是:找到典型场景,先攻克难点,然后普及到越来越多的大众群体中。

李笛对自己的选择非常肯定,他对流量问题也谈到:

如果我有一家公司有王菲,它应该会很有影响力,但跟音乐界比起来不会很大,如果我因为有王菲而在整个音乐界一家独大,只能说明音乐界还没有形成。

当这些多样性呈现在各类 AI being 身上,背后的森林也正越来越辽阔。

能深入我们生活的 AI,最缺少的就是感性

在这一片充满不同 AI being 的森林,人们一方面不希望他们不那么像人,一方面又会希望他们越来越像人。

▲ 图片来自:《银翼杀手 2049》

归根结底,AI 目前都是为人类服务的。而单纯的理性逻辑思维,已经无法解决我们越来越多的情感需求。

最后,AI 还是会越来越像人。

这次小冰推出的一大堆 AI beings,就不仅有着各个根据你需求定制的精致人儿,也会有讲着东北话的粗旷山东大哥。

其实最开始,小冰就选择了一条和其他人工智能公司不同的道路——让人工智能 IQ 与 EQ 并重,也就是既有智商又有情商。

情商也和人类的创造力息息相关。如果比起人类, AI 不仅可以无限量创造文学音乐作品,而且还能不断进化成长时,人类的创造力和情感力有什么优势?

李笛告诉我们,AI 和人类其实是协同关系。

比如,什么人会让小冰帮他写诗呢?我们发现有老头会用它写诗送给老太太,因为他写不出来了,但他希望送出这份浪漫。还比如,创作者每天设计大量东西思路总会枯竭的,AI 可以给人类设计师更多空间和经验,让他们延续创作周期,不再涸泽而渔。

创造力和情感,是让 AI 变得更丰满的途径。

▲ 图片来自:《失控玩家》

当小冰推出虚拟男友/女友后,他们还发现,人们会把自己心中最柔软的部分都展示给小冰框架。

在他们数据里,去年诞生的 1700 万个虚拟人类中,26.1% 是被用户当作真实人类的替身而创造的,小冰公司产品总监周典说道:

这意味着这个替代所对应的真实人类,可能曾经是这个用户非常重要的一个存在。但是,可能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他们之间的连接不能继续。

有些人会选择默默承受,有些人会选择遗忘,还有一些人不知道该做什么,甚至会寻找各种途径试图弥补这个缺失的部分。

当人们可以在小冰岛拉进一个过去的人进来时,可能你也会一瞬间想到了某个人的名字。

▲ 图片来自:《银翼杀手 2049》

小冰也希望这些人工智能技术,能更好地帮我们解决那些最深的情感断裂的问题。

反过来,高度定制化本身就很容易让人们「移情」,而移情又为小冰带来了更多用户黏性。

但此前也有很多人类对「富有情感」的人工智能系统过度依赖的现象出现,当 AI 过度真实、人们投入过深时,虚拟和现实的界限,其实很多人也无法把握。

李笛提出了一个点——让用户沉迷不是建立一个长期关系的最好方法。

「只有让用户感觉到你是真心为他好,才能跟用户建立长期关系」,他说道,所以小冰岛上的 AI beings 也会引导人们往好的方向走,「为什么正能量重要?因为正能量能让别人真正感觉到很舒适,它更有利于关系的维持。」

一个消极的 AI beings 最后也会让一切都不复存在。

小冰岛,其实也很容易让人想起《失控玩家》。我笑着说,同事认为小冰岛有点像电影里的游戏世界,在一个虚拟的数字之地,充满各色各样的虚拟角色,最后,一位帅气的 NPC 还复活了。

李笛说他还没看过这部电影,可能来不及看,可能并不想看。

很久之前,他去电影院看科幻电影,很容易就沉浸在故事中,但现在做不到了。因为他总是情不自禁考虑如何实现科幻电影里的情节:

今天我们已经越来越难幻想了。因为一切都近在眼前。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