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社交平台,你一生只能发 100 条推文|大航海家

产品

10-19 14:50

最近,Facebook 用算法操纵用户、以愤怒创造流量的事引起热议,人们对社交平台的不满也蜂拥而至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用户从有血有肉的个体,变成广告曝光和可观收入的数据指标?

▲ 点击图片,跳转阅读爱范儿对此的讨论,图自 themarkup.org

当大部分产品都在抢夺时间和注意力, 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的新媒体艺术教授 Ben Grosser 决定反其道而行之,推出一个叫 Minus 的新型社交网络(https://minus.social/),希望能为你「减减负」。

Minus:每人仅限 100 条推文,没有点赞,不能转发

Minus 就像是一个极简版的 Facebook/Twitter/微博。在这个「社交乌托邦」里,Grosser 几乎去掉了所有能让你肾上腺素飙升、沉迷上瘾的功能。

首先,它的网页设计没有多余的色彩,只有黑白灰。

在这里只能发布文字,没有图片或视频,即使来了消息提醒也不会弹出鲜艳抢眼的小红点。唯一能让你觉得不那么素的,只有用户们小小的自定义头像。

▲ Minus 的首页

Minus 没有点赞、转发和关注功能,自然没有点赞数、转发数和粉丝数,而评论数也会被隐藏。信息流的排序大致以发布时间为标准,只会模糊显示为「最近」或「一段时间之前」。

在这里,唯一一个会反复强调出现的数据,是每个人的「剩余推文数」。

在 Minus 注册后,每个账户将会拥有(有且仅有)100 次发推文的机会。每发出一条内容,系统会自动帮你计算现在还剩多少条推文可发。99,98,97,96……这个数字会像游戏人物头上的血条一样,一直一直跟着你。

换句话说,从你初来乍到百无聊赖发出一句「Hello world」开始,你在 Minus 的社交生活已经进入倒计时。

而当剩余推文数变成 0,你将无法在 Minus 发布内容,只能参与评论环节。

已发布的内容,可以随时进行编辑和删除。但 Minus 跟你的手机存储空间不一样,删除推文也无法复活名额。0 就是 0,99 就是 99,在你按下发送键的一刻,所有数字已成定局。

是不是克制过头了?这样的社交平台要怎么赚钱活下去?

Grosser 根本没考虑过这样的问题,因为 Minus,只是一个他用来重新思考社交网络的艺术项目。

▲ Grosser 最近在伦敦举办的一场展览,主题是 Software for Less

Less is more,回归社交的本质

过去 20 年,互联网的发展让世界变得更开放,也带来更多意想不到的连接。

当年的 Grosser,曾为 Facebook 和 Twitter 的出现感到兴奋。然而今天在他看来,硅谷变得痴迷流量和数据增长,甚至不惜为此伤害用户的心理健康和隐私安全。

Grosser 曾经做过一个艺术项目:他整理了扎克伯格从 2004 年到 2019 年接受媒体采访的视频,将其中提到「更多」和「增长」相关的片段剪辑拼接,最后得到了一条长达 47 分钟的片子。然而同样的素材,用扎克伯格说「更少」的片段,只能剪出 60 秒的内容。

Facebook 不是唯一的「恶龙」。从过分强调点赞数、算法操纵用户到疯狂的注意力榨取,科技公司正绞尽脑汁希望获得更多用户、更多数据、更多利润……而 Minus 的出现像是一个「返璞归真」的实验,它同时也代表着 Grosser 的思考

如果社交平台费尽心思希望你降低参与度,而不是提高参与度,用户会有什么感受?如果它鼓励你放慢脚步,而不是快快跟上话题热点呢?为什么非得是「更多」,而不能是「更少」?

当「社交网络发文」变成一种有限资源,在按下发布之前,我确实忍不住斟酌起来——这是废话文学吗?它值得我用掉 1/100 的宝贵名额吗?我会不会在发布后迅速感到后悔?

我在 Minus 的第一条推文,一开始敲下的是「Hey there!」,想了想好像没啥营养,还是改成了另一个我好奇的问题。没想到还得到了 Grosser 本人的答复。

▲ 好嘛,虽然还是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现在的 Minus,信息流布满了不同国家语言的推文。

有的用户是纯粹的「观光客」,他们带着好奇而来,留下到此一游的足迹。有的则希望能跟 Grosser 一起探讨 Minus 的未来发展,反思 Facebook 等社交网络的现状。有人分享生活,有人写起了诗歌,还有人在思考人生。

▲ 一位用户跟 Grosser 交流自己的想法:希望能有那么一个社交网络,每个人选择自己的 3 个话题,只能围绕它们发表内容 / 参与评论

没有仇恨,没有辱骂,没有人谈论政治和社会新闻,也没什么能引起愤怒的偏激舆论。用户 @heldinea 表示,Minus 让她思考自己真正需要什么:「它提醒了我少即是多,以及,我们生命中的一切都在飞快流逝。」

没有图片视频等吸引眼球,文字和思想重新成为注意力的 C 位。没有关注、私信和点赞,人们丢掉数据的压力,在公开的评论区自由对话。Grosser 提醒称,这就是社交媒体出现之前,人与人之间再平常不过的互动方式。

▲ 图自 Unsplash

当大部分人选择珍惜眼前的 100 条推文,也有一些特立独行的 Minus 用户早早就挥霍掉。

用户 @countdown 干的事就非常行为艺术。他在 8 分钟内发完了 100 条推文,从 100、99、98 倒数到 3、2、1,记录自己如何在社交网络一点点失去主动话语权。

而另外一位用户 @elonmusk,则复刻了马斯克平日发 Twitter 的风格和话题。聊物理,聊 AI,聊火星,宣传特斯拉新车,透露公司动态,晒狗子照片,发好笑的表情包……

▲ 不是马斯克,胜似马斯克

熟悉马斯克的人,可能会看着这 100 条推文笑出声来。但即使你对他丝毫不了解,也可以联想到自己平时的「社交网络模式」——属于我的 100 条推文,会由什么内容组成呢?

榨干注意力的社交网络,需要一场变革

虽然并不是正儿八经的产品经理,但 Grosser 一直在关注如何促进更健康的社交网络。除了上述的 Minus,他还捣鼓过几个实验性的「互联网产品」。

2012 年,Grosser 推出网页插件 Facebook Demetricator(去量化器),开启后可以一键隐藏 Facebook 页面的点赞数、转发数、评论数、好友数等数据指标。2018 年,他再分别推出了适用于 Twitter 和 Instagram 的版本。

▲ Facebook Demetricator

Grosser 认为,社交网络为我们营造了一个「过分量化」的环境,不仅影响我们如何看待世界,还带来了焦虑和压力——我们越来越习惯用数据来衡量内容的好坏,更以此将社交网络的参与者分成三六九等。

这几个网页插件的想法,后来得到《纽约客》《华盛顿邮报》《大西洋月刊》等多家媒体报道,甚至引起 Twitter 首席执行官 Jack Dorsey 的关注。到今天,Facebook、Instagram 和 Twitter 都推出了允许用户隐藏点赞数的功能,不过需要用户本人主动设置启用。

▲ 图自 Unsplash

除了数据量化,算法对用户的监控和操纵是另一个让人担忧的主题。2017 年,Grosser 推出网页插件 Go Rando,会在点赞 Facebook 帖子时为你随机挑选反应,让算法猜不出你的真实情绪。

▲ Go Rando

在 TikTok 征服全球的 2020 年,他推出了另一个网页插件 Not For You(不为你推荐)。

TikTok 的算法每天猜你喜欢让你上瘾,而这个插件可以打破信息茧房,让你看到系统推荐以外的内容。在这种状态下,你的观看点赞等行为将有助于混淆 TikTok 算法。

▲ Not For You,只能在 TikTok 网页版使用

在 Facebook「愤怒算法」被疯狂控诉的今天,社交产品的下一步,会为此作出怎样的改变吗?

虽然 Minus 看起来很有意思,但 Grosser 也明白,让大家立刻卸载退出 Facebook 等现有的大型社交平台是不现实的。他希望这些极具实验性的艺术项目,能为未来的互联网带来改变思路。

Minus 就是一个(大胆颠覆的)设想,告诉你社交媒体可以有完全不一样的模样。

——

 

这一代人在思考、寻找、相信什么?

答案可能就在他们使用、沉迷和创造的互联网产品里。

好的产品会凭借着牛逼的模式,成长为厉害的公司和品牌,甚至塑造一代人的消费行为、生活方式。我们希望通过「大航海家」这个栏目,以产品创新模式为窗口,跟你一起放眼世界,发现火种,提前捕捉明日趋势。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