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具还能吃?看看这些「杀死」包装的环保黑科技

产品

02-06 12:34

是什么让「我饿得连盘子都想吃掉」不再是比喻句?是什么让「今天我光盘了」打遍天下无敌手?又是什么让餐具摆脱即用即弃的命运?

你或许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样对待食物包装:吃掉它、消化它。

说到这里,你可能会想起冰淇淋的脆筒和大白兔奶糖的「糯米纸」。没错,它们确实算可食用包装。而在它们之外,可食用包装还有许多形态。

让包装进肚子,办法也太多了

淀粉、蛋白质、植物纤维、天然生物,都可以用来生产可食用包装。

日本丸繁制果公司最初生产冰淇淋甜筒,大约从 2010 年开始,他们深化甜筒技术,以土豆淀粉为原料,制作了鲜虾、洋葱、紫薯、玉米共 4 种口味的可食用餐盘「E-TRAY」。

▲ 可食用餐盘. 图片来自:丸繁制果

「E-TRAY」可以盛装食物超过 30 分钟,咖喱米饭、拉面、刨冰甚至汤类食品都不在话下。

2017 年 8 月,他们又发布了一款以灯芯草为原料的可食用筷子,每双筷子含有的膳食纤维量,等同于一盘蔬菜水果沙拉。

▲ 可食用筷子. 图片来自:丸繁制果

伦敦可持续公司 Notpla 则以海藻和植物提取物为原料,使用分子美食技术,生产了可食用包装材料「Ooho」。吞下一个小尺寸的「水球」,大概类似吃下一个樱桃番茄。

Ooho 可以用在许多场合——马拉松活动中的水与能量饮包装、餐厅的番茄酱或蛋黄酱小袋、酒商与饮料商的试用包。在 2019 年的伦敦马拉松,30% 以上的选手吃掉了包装。

▲ 图片来自:ppaper

它拥有两层膜,在食用的时候,只要撕掉外层,就可以直接放进口中。如果不愿意吃掉它,用完就丢也行,因为 Ooho 的内外层都是不需要特殊条件的生物可降解,四到六周就会自然消失。

Notpla 联合创始人 Pierre-Yves Paslier 曾说:

无论它最终在哪里,我们的包装都不会产生负面影响。如果大自然在错误的地方也能处理它,那就是最终的环保。

同样以海藻为原料的印尼公司 Evoware,也研制出了一种 100% 生物降解的可食用包装,它只要放进热水里浸泡就可以溶解,适用于方便面调料包和速溶咖啡包。

▲ 可食用的方便面调料包. 图片来自:Evoware

厌烦纸吸管的纸浆味和软塌质感了吗?韩国曾推出一款「大米吸管」,包含 70% 的米和 30% 的木薯粉,整支吸管都能吃进肚子。

米吸管可在热饮中维持 2 至 3 小时,在冷饮中维持 10 小时以上。如果不想食用,米吸管将在 3 个月内自动分解,且对环境没有伤害。

我国台湾地区也推出过类似的环保米吸管,一位环保米吸管业务经理表示:

很多标榜可以分解的吸管产品,其实它里面有添加一些化学成分,只能分裂而不能分解。但环保米吸管使用后就是化成米水,真的达到百分之百分解。

小时候,我们都吃过大白兔奶糖以及包裹着糖的「糯米纸」。虽然说是糯米纸,但它的成分包含淀粉、明胶和少量的卵磷酯。它也是一种可食用材料,同样出现在牛轧糖、糖葫芦身上。

除了「糯米纸」,还有很多种可食用薄膜。比如美国农业部以牛奶中的酪蛋白为原料,并添加柑橘多糖果胶、甘油,最终制成透明薄膜,它不仅可食用且可自然分解,阻氧效果还是传统保鲜膜的 500 倍。

总而言之,可食用包装从原料来说更加健康,但最大意义是环保。

它在使用后不产生废弃物,使资源得到最大限度的利用,作为替代物减少塑料垃圾的产生,特别是那些不需要特殊条件即可降解的可食用餐具。

但是为什么,可食用包装还没有得到大规模利用呢?首先是成本高,这体现在多种可食用包装上。

2019 年,丸繁制果专务董事榊原胜彦透露,可食用餐具的价格是塑料餐具的 10 倍;韩国大米吸管的成本约每根 11 韩元(约 5.83 分钱),而不可降解塑料吸管成本每根 1 分钱左右,纸质吸管成本每根 3 分钱左右。

▲ 用糖果制成的可食用餐具.

其次是适用范围比较有限,就像「水球」Ooho 不太可能取代随处可见的塑料瓶,Fast Company 曾指出它不适合放在超市货架上的原因:只能装少量的水、像水果一样容易腐烂、食用前必须清洗干净。

还有一个挺实际的问题——味道。蛋白质制成的可食用薄膜口感很怪,淀粉类的包装纸没什么味道且纤维感很强,有位尝过的网友调侃「嚼在嘴里感觉自己好像一只山羊」。

此外,可食用餐具并未获得我国的相关许可。目前看来,可食用包装更适合产品内包装,也更适合在地生产和短期活动。

▲ 生产 Ooho 的机器. 图片来自:ppaper

Notpla 采用的就是在地生产策略,一方面,原料海藻遍布世界各地;另一方面,他们不需要大型工厂,一台机器足以在活动或是场地附近制作 Ooho,并且一次运送到位,大大降低碳排放量。

不吃下去,也能无痕消失

可食用包装不仅仅是图一时新鲜的食物。无法完全代替塑料的它们,其实体现了一种环保思路——让包装无痕消失。

Notpla 在 Ooho 之后,推出了 「一个想要真正消失的外卖盒」,尽管它不是用来吃的。

传统的纸板外卖盒为了防水防油,要么将合成化学物质直接添加到纸浆中,要么将合成化学物质添加到由 PE 或 PLA 制成的涂层中,在许多情况下两者都有。这些塑料和合成化学物质使其无法分解或回收。

而 Notpla 专门采购了不含合成化学物质的纸板,并开发了一种 100% 由海藻和植物制成的涂层,他们的外卖盒不仅做得到塑料的防油防水,也可在数周内「像水果一样」生物降解。

▲ 外卖盒的消失过程. 图片来自:Notpla

此外,还有很多让包装「无痕消失」的办法,散落在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

当牛奶在一周后变酸,牛奶盒却需要数年才能自然分解,这合理吗?

瑞典设计工作室 Tomorrow Machine 连连摇头。他们认为,「包装的使用寿命可以和它们所含的食物一样短,就像共生体」。

于是,他们研制了许多寿命极短的包装,这一系列名为「This Too Shall Pass(这也将过去)」,设计灵感源自仿生学,利用自然本身来解决环保问题。

▲ 橄榄油包装. 图片来自:trendland

由焦糖和蜡涂层制成的橄榄油包装,可以像鸡蛋一样被敲开。当它被打开后,蜡不再保护糖,包装在与水接触时会溶化,从而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这个世界。

由蜂蜡制成的印度香米包装,可以像水果一样剥皮,也可以轻易被生物降解。

▲ 印度香米包装. 图片来自:trendland

覆盆子冰沙包装仅由琼脂海藻凝胶和水制成,用于制作保质期短且需要冷藏的饮料。

▲ 覆盆子冰沙包装. 图片来自:trendland

德国的 Leaf Republic 团队则推出了百分之百以 「树叶」组成的一次性餐盘,每件 8.5 英镑左右。

▲ 图片来自:businessinsider

餐盘原料取自亚洲和南美洲的蔓生植物,构造一共有三层,第一、三层皆为叶子,第二层是以叶子制成的防水薄纸。它们用棕榈叶的纤维缝合,在定制模具中压制,不添加任何塑料、粘合剂或化学品。最终产品既防水又耐用,在 28 天后便能自动分解,如同落叶归根。

除了食品包装,还有服饰品牌在践行「从自然中来、到自然中去」。

创意服装巨头 VOLLEBAK 推出了一款 100% 可生物降解 T 恤,纱线由可持续管理森林的桉树浆、云杉和山毛榉制成,印花则由生物反应器中生长的藻类制成。

▲ 图片来自:Yankodesign

藻类无法在水外生存,因此印花不是「活的」,会像铜绿一样褪色。消费者穿完衬衫后,只需将其埋在地下,它会在 12 周内完全生物降解,变成蠕虫的食物,并帮助新植物生长。

在外出旅行的时候,可以用上适合轻装简行的「可溶解包装」。

可持续洗护品牌 Plus,推出了一种不含水的沐浴片,并将它装在用木浆做成的袋子中。沐浴片触水就会起泡变成液体沐浴露,同时外包装袋也会在 10 秒内溶解。

与传统瓶装沐浴露相比,这种沐浴片没有塑料包装,减少了 38% 的水,运输过程减少了 80% 的碳排放量,解决了传统沐浴露的水运输和一次性塑料包装问题。

而售卖洗手液胶囊的公司 Gelo,它们的胶囊均以可溶于水的薄膜包裹,用户在购买后加水即可当普通洗手液补充装使用,减少塑料包装消耗。

不如连包装都不要了吧!

当然,对环境最友好的方式还是「减量」,不管什么塑料替代品,都很难做到彻头彻尾的环保。许多另辟蹊径的品牌,决定从源头截断包装需求。

英国品牌 LUSH 以洗发饼取代洗发水,将身体油改以块状呈现,无须使用瓶器承装。

▲ 图片来自:LUSH

化妆品和护肤用品公司 The Body Shop,在伦敦概念店提供「补给服务」。消费者可以在门店用不锈钢瓶子「续杯」,以「补充站」替代「补充装」。

▲ 图片来自:the guardian

WikiFoods 的冷冻酸奶珍珠用有机果皮包裹,也算是一种「无包装产品」,它不需要勺子和瓶子,和它搭配的是可重复使用的容器或者自动贩卖机。

▲ 图片来自:packworld

至于无包装产品的卫生和安全问题,WikiFoods 副总裁 Eric Freedman 将其和蔬果比较:

你买苹果、葡萄、蔬菜,把它们带回家并在吃之前清洗它们。农产品是我们产品的最好类比,我们确保提供给消费者的任何东西都是美味、经过严格测试和安全的。

以上所有的可食用包装、可溶解包装以及无包装,都各有各的使用场景,是减塑时代别出心裁的行动。看到这么多「不是塑料」的可持续包装方案出现,当然是一件好事。

但可持续创意包装的声量,或许永远无法和塑料包装比较。特别在价格竞争这方面,原生塑料具有很强的主导地位。

海藻是地球上最充足的生物质来源之一,也算是可持续市场最实惠的材料之一,但它可能永远无法与当前的塑料市场价格相提并论。而 Pierre-Yves Paslier 有更乐观的看法:

塑料的市场价格是「人造的」,如果我们想开始做出正确的选择,我们需要比较,并真正考虑到整个生命周期的成本。

▲ 图片来自:unep

联合国环境署报告显示,全球范围内,每分钟购买 100 万个塑料饮料瓶,每年使用 5 万亿个一次性塑料袋。全球生产的所有塑料中有一半被设计为只使用一次,然后在大自然中无处不在地存留几个世纪。

减塑依然是一场异常漫长而艰巨的行动。这意味着,在塑料制品生产、流通、使用、回收处置的各个环节,都需要有人「逆水行舟」。

让包装「轻轻地来、轻轻地去」的百般创意,就是其中一小股力量。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