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过春节,虚拟人都在上班赶通告|春节特辑

人物

02-05 21:48

做年夜饭、放鞭炮、发压岁钱、守岁、看春晚,这是以前我们的春节的固定流程。当然,随着人们的娱乐方式越发丰富,加上鞭炮禁令的严格实行,固定流程也在一项一项地被减去。

而对于虚拟人这个群体而言,这可能是它们经历的第二个、甚至是第一个春节。对它们来说,一切都是新鲜的。

▲《Alter Ego》中的 AR 虚拟形象

虚拟人春节都做了什么?

放假,回家,过年,这对于打工人来说是春节前的主旋律。

但对于虚拟人呢?答案可能恰恰相反,是务工。

打工人回家前要不要买点什么?捕捉了这种用户需求的商家在春节前也开始想尽办法吸引用户到店买年货。毕竟买年货这种事情没什么目标,不知道自己要买什么也等于想要买的东西有很多。为了抓住这一购物需求旺盛的时期,请个虚拟人吸引年轻用户到店或许很不错?

上海七宝万科广场就这么干了。春节前的年宵花市,虚拟人 Gina 就来帮商场吸引客流。商场给出的宣传文案就是「走出元宇宙,和你现实碰一碰」,也算踩中了今年最热的热点了,虚拟人+元宇宙,直接冲到了潮流的最前沿。

▲ 虚拟人 Gina 的商务

而虚拟人 Gina 本身橱窗人偶的设定,也让她更适应这种商场的商务活动。品牌不仅为她做了橱窗人偶变成人的小视频,线下也有虚拟偶像首次展览,去参观的顾客还可以和她的线下「分身」合影留念。

有商务任务在身的也不止有 Gina,柳叶熙、哈酱、苏小妹这些虚拟人身上也背着不少商务、演出任务,需要在春节期间也开工赚钱。

目前在中国虚拟人阵营中列属第一梯队的柳叶熙就在春节前发了第三集的短视频,视频看上去和春节相关度非常高。这期视频中不仅有传统的投壶游戏,还有大家一起吃团圆饭的场景,而这次柳叶熙追踪的人名叫「寅」,也和虎年的生肖相呼应。

▲ 柳叶熙第三集的视频很有年味,但也是商务

第三集的视频内容也讲述了一个很有中国年味的未来故事。老人思念孩子,但又不忍心打扰自己孩子的工作,于是请人召唤来了虚拟的亲人,一起吃一顿团圆的年夜饭。但故事讲了什么可能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视频中从头到尾出现了 N 次的 vivo 手机,植入不要太明显。

很明显这也是一个商务视频,但吃瓜群众关注的点也与众不同。在这期视频下方,点赞最多的评论是——柳叶熙真忙,跨年夜还得打工。

▲ 虚拟人柳叶熙

看,不管你是不是虚拟人,春节前要不要加班打工都是围观网友最关心的事情。

甚至你打开一个红包,都能看到虚拟人在送祝福。今年红包封面继续火爆,虚拟人也赶上了登上封面的机会,讯飞的虚拟人爱加,百信银行的虚拟代言人都来了。每当你拆一次红包封面,就能看到他们给你拜年一次。

春晚自然也少不了打工人的身影。以前是赚得多多的明星艺人在春晚登台献艺,现在虚拟人也可以了。不是浙江卫视跨年演唱会出现的虚拟人邓丽君或其他知名艺人,而是原创虚拟人「苏小妹」。这个由蓝色光标推出的虚拟人在大年初一播放的北京台春晚中,和刘宇完成了一次跨次元实境舞台秀。

▲ 苏小妹的北京卫视春晚表演

想到现在越来越多的偶像艺人都有了自己的数字虚拟人,或许我们也可以想想未来明星也可以回家过年,虚拟人台上表演的场景——反正都是精美打光加滤镜,虚拟人也不会翻车,还没人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假唱。

除了春晚,今年春节假期的另一件大事就是冬奥开幕。为此,气象服务 AI 虚拟人「冯小殊」也得在线上守候,在《中国天气》为各场馆参赛选手和观众实时播报冬奥观赛气象指数。

▲ 气象服务 AI 虚拟人「冯小殊」

只是这些虚拟人的春节务工都是收了钱的,打工人没必要为他们心痛,他们「出场费」可能比你一年的工资还多。

只是在这些花钱上阵的虚拟人之外,还有很多虚拟人春节也没闲着,想要给你送祝福。

春节出现,是为了让你更喜欢虚拟人?

微软小冰框架中的陈水若就没有在春节「走穴捞金」,而是和李玉刚联动,翻唱了一首《华夏》恭祝新春。这个祝福的难度相对没那么大,毕竟陈水若只在开头「真身」上镜了,后面都是剪辑向内容,整个制作难度从虚拟走向现实,成本也少了很多。

而陈水若的「师姐」夏雨冰名气更大一些,虽然没有翻唱拜年歌曲,但凭借一首《路过人间》的翻唱登上了央视《对话》节目,不仅展现了自己的翻唱实力,还为冬奥会写诗,送自己的画去迪拜参展。

▲ 夏雨冰作品

虚拟偶像团体的 A-SOUL 在过年前就先在 B 站发布了一首《恭喜发财》,播放量超过 104 万。五个青春靓丽的虚拟人不仅献声还拍摄了 MV,从头跳到尾,拜年不停。

这还没完,除夕当天发布的全新团曲 MV《除夕》更是有 125W+ 的播放量。MV 也不只有一套造型,从 MV 封面到歌曲制作,都是成熟女团的标配。作为 2022 年 B 站拜年纪的单品,他可以说很符合年轻人的审美了。

▲《除夕》MV

音乐博主哈酱在过年期间没什么作品上线,但在除夕前一天也得履行早就签好的合约,作为「元宇宙年货街惊喜官」发微博带货。在此之前还要和用户发微博互动,让大家在评论区分享一些新年期许,或许就会出现在自己的下一首新歌里。

前面提到跑商务的 Gina 和靠着一张神颜证件照爆火的虚拟人 AYAYI 也在春节前营业了,一个除夕夜放烟火,另一个虎头虎脑迎新春。

不要小看这些营业照片和视频,他们的造价可高太多了。虚拟人网红鼻祖的 Lil Miquela 每天要发放大量物料吸粉,据说和她相关的项目投入成本都在千万级别。你随手一拍就能发个朋友圈、小红书,但对虚拟人来说,这其中的成本可能是成千上万。

▲ 超模和 Lil Miquela

研发了数个虚拟人 IP 的雪爪向爱范儿介绍,虚拟人的成本很高,前期投入非常大。雪爪一个尚未出街的超写实虚拟人欧芯出道视频成本就在几百万左右,雪爪另一个美型写实虚拟人 Gina 的成本稍低很多,但物料的制作成本也在 1W 左右。

只要不是单纯的换脸技术,越像人的虚拟人成本就越高。这也导致很多虚拟人稍有名气后,接踵而来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商务合作、代言项目,因为成本实在是太高了。

但虚拟人之所以要去做这些,也是因为他们需要更多的人接受甚至成为粉丝。这个道理其实和网红的塑造有相同之处,在没有人关注之前,你只是素人,当你累积了一定量的粉丝之后,你就可以用自己的流量完成变现。粉丝也不会凭空来,你的照片、视频都是吸粉的关键。

▲ 两个虚拟人的春节营业

从这一点上,虚拟人相较真人网红优势明显,毕竟虚拟人数量虽然增长很快,但本身的群体较小,对于大众来说新鲜感仍在。但他们的缺点也很明显,真人一天可以生产大量照片视频,这是虚拟人的生产力远远无法达到的。

甚至可以说十个虚拟人的「生产力」可能都打不过一个真人。雪爪旗下的虚拟主播高天蓬一场 PGC 直播需要一个将近 20 个人的团队,其中包括导演、脚本策划、直播技术、中之人的动作捕捉、配音……相较而言,真人的成本其实更低。

在这个过程中,虚拟人需要更多的成本经营,更容易一夜爆红的背后,只要没有长期的产出能力也会很快被人遗忘。凭借一张神级证件照走红的虚拟人 AYAYI 当年在小红书发布的首张照片获得了十万赞,但之后也没有突破过这一数字,近期点赞超过 1K 的照片都越来越少,最少的时候甚至不足 100。

▲ 虚拟人 AYAYI

但 AYAYI 在这个过程中其实营业也不算少,只是用户一旦把它看作虚拟人,就再也没有寻常的互动了。有人会评判这次的照片光影是否自然,头歪不歪,还有人在讨论图片的后期处理技术,但很少有人把他们看作「人」。

这也是虚拟人需要面对的问题。雪爪科技的商业化负责人林雁就对我们表示:

我觉得虚拟探索很重要的一点是虚拟人建立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你是为了让他帮你赚钱;还是为了让他给你产生更大的情感连接;让你的情感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有一个寄托。世界上现在有各种各样的虚拟人。但你发现他们背后并没有那么多的故事可以讲,这也是我们擅长并在坚持的一件事。

「童星」虚拟人,等待下一个巨星

对于虚拟人和背后的运营公司而言,技术困难是存在的,但机遇也是实打实的。

今天一个真人在抖音、小红书积累几万粉丝能接到怎样的代言?大多是一些直接带货的商务合作。但一个虚拟人完全不同,只要积累几万粉丝甚至几千,他们都有机会接到百万级别的代言,甚至成为大品牌的代言人和推广人。

▲ 虚拟人 Gina

或许是站在风口上,虚拟人都能贵起来。

在运营成本高,代言来钱快的情况下,虚拟人的运营公司选择商务合作也是非常顺畅的路径。林雁就表示,虚拟人就像小孩一样,一方面你需要把他当成小孩,抚养运营,另一方面你也需要靠它去赚钱,努力做到自循环。

在这种模式中,虚拟人就像童星一样。

但在诸多不确定的因素下,这些虚拟人童星能不能诞生下一个巨星,还需要等待时间的答案。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