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承东说问界 M7「超越百万豪车」,何小鹏听了只想朝他扔鞋子

董车会

06-01 09:57

谁也没有想到,5 月 28 日在深圳会展中心举办的粤港澳大湾区车展,竟然成为了今年上半年的第一场,也是唯一一场大型车展。

作为一个销售意味更浓的展销一体车展,粤港澳大湾区车展的地位自然不如「北上广蓉」四大车展,它今年甚至没有设立单独的媒体日,趁民众的消费欲望被购车补贴激发至高点,仍未回落,多卖一天是一天。

疫情之下,北京车展连续两届延期举办,压抑了半年的汽车厂商和媒体,纷纷把目光转向深圳,从全国各地,涌向大湾区。

本届粤港澳大湾区车展,吸引了近 100 个参展品牌,拥有近 1000 款参展新车,其中首发、首展车型超过了 50 款。

在出发深圳之前,我还以为这场车展的看点会是 AMG EQS 53,会是比亚迪海豹,会是 BMW i7……

但当我废了两条前胎,花了 7 个半小时从广州来到深圳后(没错,就是这么倒霉),才明白这场车展最大的看点不是车,而是余承东的「嘴」,以及何小鹏的「鞋」。

余承东和他的「百万豪车」

华为余大嘴的名号,人尽皆知,能说,敢说是他的特点。余承东早些年还对这个外号进行过回应:「我确实没有吹牛,顶多就是不谦虚。」

在本届粤港澳大湾区车展期间举办的「Stack-up 全栈能动先锋对话」上,余承东再次语惊四座:

纯燃油车这个时代肯定会迅速结束。

他认为,消费者在今天买燃油车,就如同在智能手机刚来临时购买功能机,是消费惯性使然,并不能阻止纯燃油车的消亡。

「智能手机时代的来临就像今天智能电动网联车来临一样,是大势所趋,是历史的必然,这个时代肯定会加速到来。」余承东补充道。

作为 AITO 品牌的「代言人」,余承东自然是要夸一夸 AITO 的。

刚刚过去的五一,我的同事们开着问界 M5、M7,还有 BBA 的车,长途自驾到川西。我们当油车用,不充电,耗油量连他们(BBA)的一半都不到,比油车加速性能好,油耗也省了一半以上。

在整场座谈会中,余承东对于 AITO 品牌的自信溢于言表。与 Huawei Inside 模式不同,华为智选生态之下的车型,就像是余承东的「亲儿子」。

过去,华为车 BU 的商业模式与其他零部件供应商并没有什么区别,你掏钱,我出零件,简单直接,省时省心。但余承东认为,这个模式已经无法适应如今的「新四化」时代,产品需要不断运营、不断升级、不断迭代。

整个生态需要不断运营,零部件的销售模式无法打造有竞争力的产品。

后面华为便做了 Huawei Inside 模式,为车企提供全栈开发,但整车设计、把控、OTA、体验设计都由整车厂去完成,而余承东对那些传统车企,存有不小的意见。

他表示,很多传统车企可能领导思想会有些转变,但真正执行的人还是没有跳出传统的思维,整个车企很难转变过来,所以才有了华为智选模式,在 HI 的基础上,由华为终端业务团队来对外观、内饰、用户体验进行优化。

简单来说就是:用我东西,就得听我的

余承东之所以这样做,也是因为华为吃过亏。

他在会中提到,他有一次开合作伙伴自己做的一款车,开完之后「心里一万头羊驼在奔跑,我想骂人,简直是坑爹的设计」,至于是哪一位合作伙伴,余承东并未点明。

《时代周报》曾援引一位自称是赛力斯和 AITO 问界 M5 配件供应商的话报道称,赛力斯和华为刚开始合作时,华为还是很信任东风小康的。结果 SF5 出来后,品控完全达不到华为的要求,后者一怒之下派驻了将近 300 人的团队进驻赛力斯,介入全面质量管控。

▲赛力斯 SF5

一位 AITO 汽车的销售表示,「问界 M5 相当于 SF5 的大改款」,正因华为对 SF5 心存不满,才催生了后来的问界 M5。

在本次座谈会中,余承东也证实了这一点,「问界 M5 是在 SF5 的基础上用一年时间迅速搞出来的」,并强调问界 M5 在用户体验上有了极大提升,「不仅产品质量好,而且用户口碑非常好。」

▲AITO 问界 M5

2014 年,余承东就公开表示,「5 年内全球手机市场能活下来的只有 3、4 家」,而对于未来的汽车市场,他搬出了一套与此前类似的言论:

展馆里有很多品牌,还有一堆国际大厂,以及一些不知名的(品牌),将来可能大部分会消失,真正能活下来的是少数巨头。

在余承东看来,发展华为智选模式,是避免华为从汽车领域「消失」的重要手段。

最后,余承东还不忘为即将发布的问界 M7 打广告。

我在 M5 发布的时候,是用百万豪车的标准来定义的,今天 M7 要以超越百万豪车体验的标准带给大家。

什么才是「超越百万豪车的体验」呢?余承东是这么形容的:

(问界 M7)是全世界首个能让领导、老板很舒服地休息的(车),超越丰田埃尔法、雷克萨斯 LM,以及所有的豪华车、高端车、MPV。

不出所料,还得是余大嘴,听到这里,何小鹏差点没忍住。

何小鹏和他的「创新理念」

最后听老余讲 M7 超越百万豪车,我心里也想扔个鞋子上来了,等老余讲第三款车的时候,看他用什么形容词。

与余承东不同,除了「想朝余承东扔鞋子」,何小鹏并没有在会上发表什么让人瞠目结舌言论,而是就行业创新自动驾驶两个方面聊了聊他的看法。

一、有关「创新」

围绕汽车创新,何小鹏搬出了木桶理论:「(我)原来在科技行业,要关注长板理论,但汽车领域这个木桶绝对不能有短板」。

他认为,无论汽车行业怎么发展,汽车的本质很难在短时间内发生变化。原因在于,汽车不仅是一个大额消费品,同时也和消费者的生命安全强相关,在汽车领域谈创新,首先要把「车」这部分做好。

作为一个整车企业,小鹏需要把差异化的发明和差异化的想法规模化、商业化。在这个方面,何小鹏曾经还产生过一些错误认知。

我最开始进入汽车行业,被一句话给坑了。当时很多人问,「小鹏如果你们造车的话,什么时候把车造到 10 万辆?」我自然而然认为一个汽车企业年产 10 万辆,就能形成一定规模效益了,最后发现 10 万只是其中一关而已,后面还有很多关。

何小鹏透露,小鹏汽车今年在生态和汽车体系中的研发费用已经达到了 80 亿,「创新的另外一个点就是有没有足够的资本和耐心。」

光有钱还不够,搞创新,最关键的还是得有人

还记得今年 3 月采访福特 ECDX 副总裁方昱樑时,他就表示在研发中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找人。何小鹏则在这基础上更进一步,他找的是「各行各业的人」。

「小鹏汽车在 17、18 年来自汽车行业的人有 60%,来自科技行业的人有 30%,其他 10% 来自各行各业」,何小鹏认为,创新必须要有一个全新的基因,「现在我们做飞行汽车,飞行汽车中来自飞机行业的人只占 45% 左右」。

二、有关自动驾驶

就和聊到特斯拉,你总会想到 Autopilot 一样,谈起小鹏汽车,不免要提一提它的 NGP。

小鹏汽车对于自动驾驶有多重视呢?其自动驾驶团队拥有近 1500 人——在中国整车厂里,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投入。

何小鹏谈到,小鹏汽车与那些直接以 L4 为起点的自动驾驶公司不同,他认为,从 L2 到 L3,再到 L4 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今天很多 L4 公司可以在某个视频里面拍出来,看起来很酷,到了第二年,你会发现它还是那个样,再过一年,还是那个样。

与专注于自动驾驶研发的公司不同,小鹏汽车更在意的是,如何把自动驾驶全场景化,「能不能在城市、郊区开?能不能快过这个城市?能不能跨过中国在海外开?」此外,要做到自动驾驶的全场景化,高精地图一定是过渡,云端的结合也只能是个辅助。

另一方面,何小鹏表示小鹏汽车比自动驾驶公司更重视安全。

他表示,汽车的安全是以 10 的负 5 次方来考虑,但这远远不够,「因为司机是不可管控的,道路交通是天天在变化的。」

做智能汽车越久,就会把安全的优先级提得越高,不光是意识层面、口头层面,还要做到行动方面的 NO.1。

在中国的交通场景里,何小鹏最怕两种车,起步异常凶狠的公交车,以及在马路上疾驰的电瓶车——这两种车的处理难度非常之高。

中国的环境如果处理好了,全球大部分的环境都能处理好。」何小鹏说。

除此之外,小鹏汽车作为整车厂,面临着更高的成本,对集成化也有了更高的要求。

写在最后

5 月 30 日,马斯克发布微博称,「似乎很少有人意识到,中国在可再生能源发电和电动汽车领域正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无论你怎么看中国,这都是事实。」

何小鹏最后转发了该条微博并表示,「中国在电动汽车领域只是站在世界前列而已。要做到领先全世界,除了在技术和产品上要领先,更重要的是在全球市场上领先和商业上多赢,这些起码还需要 10 年的努力。」

其实,无论领先与否,企业都需要不断进步、不断迭代。余承东不会止步于「百万豪车」,何小鹏也还揣着「改变人类出行方式」的梦。

最后借用何小鹏在会中的一句话:

我觉得一个非常重要的点是解放思想,让思想去飞,同时脚踏实地,最终中国会有更多走向全球新型的汽车公司和新型交通公司,我们的生活会有巨大变革。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