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在元宇宙终于有腿了,但 Meta 烧掉百亿豪赌的未来还看不到

商业

10-12 19:12

Connect 2021 大会,扎克伯格将 Facebook 改名为 Meta,标志性的大拇指标志被撤下,换成了一个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无穷符号。

仅 2021 年,Meta 就为元宇宙投入了 100 亿美元,但唱衰声不绝于耳,Meta 的股价下跌了 60%,连员工也不愿意使用 Meta 的 VR 社交平台,扎克伯格的自拍照早已成了一张梗图。

Connect 2022 大会,便在这样的争议中到来了。

改名后的一整年,Meta 做了哪些事?

从消费级走向生产力

高端 VR 头显 Quest Pro,是 Connect 2022 最重磅的发布,定价 1499.99 美元,存储空间 256GB,将于 10 月 25 日上市。

Meta 的另一款 VR 头显 Quest 2,在 2020 年 9 月问世,是目前市面上卖得最好的一款 VR 头显,128GB 型号的价格为 399.99 美元,256GB 型号的价格为 499.99 美元。

▲ 图片来自:Getty Images

Quest 2 和 Quest Pro 师出同门,但定位完全不同。前者是面向大众市场的消费级设备;后者则被定位为生产力设备,面向设计师、建筑师等创作专业人士,与 Quest 2 相比有多项改进。

性能提升了,Quest Pro 搭载全新高通骁龙 XR2+ 芯片组,运行功率比 Quest 2 高 50%,散热也更强。

视觉效果更棒了,Quest Pro 用更先进的薄饼光学元件取代 Quest 2 的菲涅尔透镜,视觉效果更清晰锐利,LCD 显示器采用局部调光和量子点技术,色彩更丰富鲜艳。

体验更身临其境了,戴着 Quest 2 使用 Passthrough 功能观察周遭,设备外的世界只能是黑白两色,但 Quest Pro 看到的是全彩的物理环境,解锁了高清的混合现实体验。

比如,在 3D 设计工具 Gravity Sketch 中设计完一辆新车后,你可以看看它在实际车库中的外观。

虚拟化身更像「人」了,通过眼动追踪和自然面部表情,Quest Pro 让你在虚拟世界中展示更加真实、自然的自我,实现眼神交流的感觉。

简言之,从闲逛、社交、办公到玩游戏,一切都变得更好。

Quest Pro 的缺点是电池续航太短,Meta 称这款头显只能使用 1-2 小时,这对他们希望服务的专业人士来说可能远远不够。

目前,Meta 已与微软、埃森哲等公司签署协议,将 Quest Pro 投入模拟训练设备、3D 设计工具、虚拟会议室等用途。

Meta 相信, VR 设备将有助于引领下一个计算平台,变得像今天的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一样无处不在。

Quest 2 和 Quest Pro 这两条定位不同的产品线将相辅相成:

「它们将共同塑造我们 VR 设备的未来。」

愉快地在元宇宙工作吧

是什么让两大科技巨头亦敌亦友?答案是元宇宙。

Connect 2022 上,微软 CEO 纳德拉惊喜现身,与 Meta 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为 VR 硬件带来新的内容,或者说,让你在元宇宙更好地打工。

微软旗下的几种主要服务,包括 Teams、Office、Windows、Xbox 云游戏,都将引入 Meta 的 VR 头显

开会更方便,Meta 的 VR 协作空间 Horizon Workrooms,将与微软的 Teams 连接,用户可直接从 Workrooms 加入 Teams 会议,使用 Teams 中的 Meta Avatar 进行头脑风暴。


操作系统更沉浸,Windows 的个性化应用程序、内容和设置都可以在 VR 中访问。

办公体验更丝滑,你能在 Quest Pro 和 Quest 2 里,与 Word、Excel、PowerPoint 等办公软件交互,在元宇宙加班写稿做 PPT 不再是梦。

这种跨屏、跨设备的体验被扎克伯格称为「未来虚拟办公室的基础」。

Xbox 云游戏也会出现在 Quest 中,你可以将 Xbox 控制器连接到头显,但它还做不到像 Xbox 的原生 VR 体验那样身临其境,目前只能将游戏流式传输到 2D VR 屏幕,未来很可能会有更多的功能。

微软所担任的角色,更像是 VR 设备的生产力工具公司,为元宇宙提供动力。正如纳德拉所说:

「我们正在采取一种方法,确保我们的软件可以让用户在他们最喜欢的设备上受益。」

而 Meta 需要在盟友的帮助下,推动 Quest Pro 成为 「大规模使用、部署和管理的企业级设备」,让 VR 打入更多的工作场所。

你可以在元宇宙拥有腿了

我们曾经分析过,为什么在 Meta 的元宇宙,我们连一双腿都不能拥有

如果想在 VR 中以逼真的方式呈现双腿,它首先需要知道腿在现实里的一举一动,然后推断腿在 VR 中应该做什么。

然而,Quest 2 的 4 颗广角灰度摄像头追踪范围有限,虽然它能进行头部和手部跟踪,估计手臂和胸部的位置,但它不知道你的腿在哪里。有时,腹部等「障碍物」会挡住摄像头的视线;有时,当我们倾斜或转动头部,摄像头就无法看到腿。

这次,Connect 2022 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你在元宇宙的虚拟化身,很快不再是只有上半身的无腿怪,可以试着走路和跳跃了。

Meta 建立了一个 AI 模型来预测整个身体的位置,但目前还在测试之中。「全须全尾」的虚拟化身,明年晚些时候首先出现在 Horizon Worlds 里。

与此同时,Meta 的虚拟化身商店也将上新,你可以选择更多的体型和肤色,并花真金白银为自己的「高级 QQ 秀」购买配件。

一个更丰富的生态

除了几大看点,Connect 2022 也有一些需要留意的细节。

首先,办公场景之外,娱乐项目同样更丰富了。

Meta 与 NBC 环球集团合作,将流媒体应用 Peacock 带入 VR。

从明年开始,Meta 和 NBC 环球将围绕梦工厂、环球怪兽、万圣节恐怖之夜等 IP,共同创造各种沉浸式体验,粉丝们可以通过 VR 社交平台以及环球影城主题公园参与其中。

Meta 还将与 YouTube VR 团队一起打造 Quest 共享体验,比如当你在 Horizon Home 中与朋友闲逛,你可以调出 YouTube 和他们聚众观看视频。

其次,你能在 VR 社交平台 Horizon Worlds 上拍摄视频,并将其分享到 Facebook 和 Instagram 的短视频功能 Reels,「就像在现实世界中拍摄照片或视频一样容易」。

尽管听起来并不那么好玩,但当 TikTok 抢走 Facebook 和 Instagram 的年轻用户,那么使劲浑身解数吸引注意力也并不过分。

再者,让 VR 成为更强大的健身工具。

10 月 25 日,Meta 将发布 Quest 2 的 Active Pack 活动包,包括腕带、可调节的指节带以及可擦拭的头戴式面部界面,让 VR 锻炼更加舒适。

最后,Connect 2022 在 Reality Labs 首席科学家 Michael Abrash 发言后结束,他探讨的是如何与元宇宙互动。

比如有朝一日,我们或许可以通过 EMG(肌电图)访问元宇宙,而无需大幅地动用整只手。

但他做的还只是研究,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出现在未来的产品中。

VR 依然是未来,扎克伯格的失落和坚持

改名后的一年来,Meta 没少被骂,和它的「投入产出比」有一定关系。

仅 2021 年,Meta 就为元宇宙投入了 100 亿美元,但仅从扎克伯格拙劣的自拍照来看,效果并不尽如人意。

扎克伯格承诺在 Connect 2022 分享「重大的图形更新」,这次看起来是好了一点,但也只是一点。

冷嘲热讽听多了,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Meta 在披露有关元宇宙的财务数据时十分谨慎。

在 Connect 2022 上,Meta 终于公布了一个数字,其 Quest Store 的游戏和应用程序销售额已超过 15 亿美元

这听起来好像还不错,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光是上个季度,Meta 就在 VR 领域投资了 28 亿美元

简单总结 Connect 2022 后可以发现,从硬件设备,到工作、娱乐场景,再到虚拟化身外观,Meta 仍对 VR「情有独钟」。

虽然 Meta 的元宇宙看起来并不是那么酷,尽管体验起来还不如模拟人生,但它至少在 Connect 2022 提供了两个可行的方向:

丰富了办公、娱乐、健身等更多应用场景,在硬件基础上完善生态系统;

和更多的同行合作,共建更开放和具备互操作性的平台,因为元宇宙并不是一个个体的事情。

问题是,我们愿意在 VR 复刻现实吗,比如只在 VR 里办公?Meta 让自己的员工进入元宇宙都没那么容易。

一篇纽约时报的报道提到,今年扎克伯格敦促团队在 VR 协作空间 Horizon Workrooms 开会,但许多员工没有 VR 设备或者还没有设置好,他们不得不在被发现之前争相购买和注册设备。

更尴尬的事情也曾发生,Meta 首席技术官 Andrew Bosworth 试图在 Horizon Workrooms 主持一次员工会议,结果会议因技术故障而受阻,团队最终使用了 Zoom。

但是 Meta 没有放弃,它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对 Horizon Workrooms 进行多项重大更新,让 VR 办公的门槛更低,比如在 2023 年初,用户将能够通过 Zoom 直接加入 Workrooms。

最近,在 The Verge 的采访中,扎克伯格承认,他为元宇宙打了一个长期的赌,预计未来几年不会赚到钱。

但他仍然将 VR 和 AR 头显视为下一个主要的计算平台,并希望自己成为推动这一转变的人:

「因为我认为它将实现我们打算做的事情的最终表达:构建社交软件。」

在改名成 Meta 之时,扎克伯格也曾表示:「在我们的 DNA 中,我们是一家构建技术以连接人们的公司,而元宇宙是下一个前沿领域。」

这正是 Facebook 创立之初所做的事情,也算是不忘初心了。

投资者、元宇宙研究员 Matthew Ball 认为:

「Meta 的业务在 2022 年面临的压力是尖锐的、重大的,与元宇宙无关。还有一个风险是,扎克伯格对元宇宙的概述几乎都是正确的,只是时间比他想象得要遥远。」

初心是初心,现实是现实,Meta 改名后起伏跌宕的一年正好说明,道路或许是正确的,但元宇宙还在不可见的未来。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