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失忆的 “历史草稿”

公司

2012-09-22 14:00

网络时代,互联网成为记录历史的载体。特别是社交媒体,普罗大众的只言片语,意见领袖的呐喊……构成了一部包罗万象、海纳百川的编年史,“地球的脉动”Twitter 不自觉地记录下大量草稿状态的历史。

去年 “阿拉伯之春” 和埃及、利比亚政变期间,社交媒体成为推动革命进程的重要工具。Twitter 等社交媒体在成为人们抗议行动中沟通协调的公共领域的同时,也在记录下重要行动的拐点。在中国,微博网友老榕在去年年初以超过两万条的微博,合计上百万字的 “直播” 信息,全景记录下阿拉伯世界的巨变。

然而这些碎片的、原始状态的 “历史” 正在消逝。

根据一项研究埃及以及其他重大事件的报告显示,记录在社交网络中的 “历史” 有 30% 已经消失。而时间与消失内容的比例几乎呈线性关系,一年约有 11% 的内容消失,两年内会有 27% 的内容消失。

奥多米尼昂大学的研究者 Hany SalahEldeen 和 Michael Nelson 着手对这些信息进行了研究。研究方法很简单,他们选取了 2009 年 6 月到 2012 年 3 月区间内的 6 个文化事件,然后通过 Twitter 指向的 URL 检查这些内容是否存在,或者以原始形式或归档形式存在。结果发现 Twitter 指向的相当一部分网站信息已经消失。

加拿大经济史学家、传播学家、麦克卢汉的老师 Harold Adams lnnis 曾提出一个著名的理论——媒介偏倚论。他认为任何媒介在媒介特性上都会具有时间偏倚(Timebias)或空间偏倚(Spacebias)。质地坚硬的石头、甲骨可以克服时间的侵蚀获得较长的保存,但空间上(体积)却占据较大。质地轻盈的纸媒介却难以接受长期的存放。总之,任何传播媒介若不具备持久的特性来控制时间(时间偏倚),便具有便于运送的特点来控制空间(空间偏倚)。

从山洞壁岩到龟壳甲骨,从羊皮竹简到书卷,人类传播媒介的演进正是由偏倚时间向偏倚空间发展的历史。随着媒介技术的突飞猛进,电子传媒时代的信息采集、传播达到空间水平,与之相应的是网络空间的无限拓展,存储介质体积的无限缩小——信息介质的空间偏倚性发挥到极致,尽管这些信息在时间的留存度并非理论上那样低,但裂变的信息冗杂着大量无用信息和垃圾信息,信息环境遭到污染。相应的,大量有用信息由于缺乏控制与管理,正在从人们视线中渐渐隐匿。此外,由于政治、技术等方面的影响,如 “焚书坑儒”、黑客攻击、病毒传播,电子媒介信息的留存堪忧。

当信息制造变得廉价,其消亡也变得异常迅速。当社交媒体的世界渐渐失忆,谁为后人讲述我们的世间沧桑悲欢离合?

 

题图来自:Rosaura Ochoa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 News Feed 与 Menu,正在努力让每天处理的信息量超过脂肪摄入量。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