讯飞丢了微信的单子吗?

公司

2013-04-23 13:41

今年二月张小龙接受国内媒体采访的时候,透露微信 200 多个人的团队有 “30 来人” 在研究语音识别。得以从官方知道微信 4.5 版本中添加的 “语音提醒” 功能不是使用行业龙头科大讯飞的技术,而是自己研发。

上周五科大讯飞总裁刘庆峰结束一场清华大学演讲后,爱范儿对他进行独家专访,获得来自科大讯飞方面的证实,他说科大讯飞不是微信的语音技术支撑方。不过他强调这算不上丢了单子,未来微信可能会用讯飞的技术来升级语音功能。

从技术的角度,刘庆峰认为微信做的是人跟人的通讯,科大讯飞则做人跟机器的交互。“未来科大讯飞做三大门户,一是教育领域的学习门户,二是电视平台的语音门户,三是手机端的助理和手机输入法”,刘庆峰说,“除了移动互联网领域,我们跟微信方向不一致。而且我听广东移动的人说,有了语音输入法,微信好用多了”。

在政策角度,科大讯飞在国家安全方面可能会担负一定责任,因为讯飞在语音合成和语音结构化数据解析方面,有天然的技术优势,“在一些敏感地区,微信的语音群聊出了一些问题,工信部让马化腾联系我们,希望通过语音技术来保驾护航。所以微信做得越大,可能越需要我们”。

在运营商领域的两颗棋子

灵犀是去年 8 月中国移动入股科大讯飞后推出的首款移动互联网产品。去年 12 月 5 日在中国移动开发者大会上发布 Android 版,iOS 版本在上周四(4 月 18 日)刚刚上线。

在科大讯飞的定义中,灵犀是为运营商打造的语音门户,可以借助运营商渠道推广讯飞语音技术,同时吸收运营商渠道的用户行为特征。不过,灵犀对于中国移动来说更加重要,中国移动希望把语音打造成 12580、MM 商城、无线城市之外第四大信息流入口。它也是中国移动未来跟互联网厂商争夺用户的重要手段。“科大讯飞出技术,中国移动出资源,灵犀是两家共同的亲生子”,刘庆峰说,不过他没有解释为什么中国移动要以控股 15%(第二大股东)的形式来布局语音入口。

与灵犀相似的,是去年 3 月发布的讯飞语点,这款产品 Android 版在去年 7 月正式发布,iOS 版则拖到今年 1 月才上线阉割版。讯飞语点虽然与运营商合作没有那么密切,但功能基本相似,包括打电话、发短信、查天气之类。为什么要发布两款相似产品?刘庆峰回答语点方便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合作。当然,它也是讯飞意图打造的 “移动互联网语音门户” 的一颗棋子。

下半年会有大动作

科大讯飞给外界的形象是慢腾腾的技术公司,在消费领域的动作并不激进。没想到这一定义遭到刘庆峰的激烈反对。

一是关于 “技术公司” 的定义,刘庆峰不同意。“如果只是拼技术,一是公司会非常累,二是给资本市场和股东很大压力”,他说,“我们把技术坚定不移地做到国际领先,但各块力量都要补齐”。如何补齐?他的回答是 “把技术变成老百姓喜欢应用,形成良好产业迭代”。如前所述,科大讯飞在教育、广电、移动互联网语音门户方面布局。

其次是关于讯飞在消费领域的不激进,刘庆峰回答 “真要激进,得要看得更透彻”。目前讯飞拥有一点 1.5 亿移动互联网用户,他坦承用户喜欢什么、每天的使用习惯还没有看透彻。不过 “讯飞擅长在长跑中战胜对手,语音在生活每个角落都用得上,还有相当长的持续往前发展和加热过程,并不是靠这一两拨”。

刘庆峰说下半年与中国移动战略协同步调统一后,加上技术的改进,包括网络适配环境、网络传输、噪音环境、网络拥堵等问题优化解决后,下半年在市场宣传方面会有 “很多动作”。目前不清楚这是否包含科大讯飞对一些正在谈判的小团队的并购。

拥抱微信,拥抱变化

与我见过的很多企业高层一样,刘庆峰说他也在要求领导班子进行项目管理的时候使用微信。“无论是从它是很好的工具,还是它可能对行业带来的变化,都要积极用它”。

在谈到对微信这类新生事物的看法时,刚刚 40 岁的刘庆峰持开放态度。他的原话是 “要生活在圈子里”。总部在中部城市合肥的科大讯飞,在过去一年分别把主管移动互联事业部的副总裁江涛调到了北京,把主管平台嵌入式的副总监黄海斌调到了深圳。

这也是讯飞面对类似于苹果的平台垄断提出的应对措施。回顾过去,由于语音技术敏感,讯飞语点和灵犀在发布 iOS 版的时候,都有 4、5 个月的滞后期。我问他如何解决平台垄断问题,刘庆峰的回答——据介绍也是工信部对中国软件行业的解决措施——整合产业链。在北京,互联网厂商众多,移动互联网创业团队多;而在深圳,电视机厂商云集,方便 “入圈”。

liuqingfeng tsinghua
(刘庆峰在清华大学演讲)

校园创业要大力鼓励

爱范儿做过多期校园创业的专题,比如最近在微软创新杯比赛上崭露的学生创业项目,上周五也是由于刚刚结束在清华大学创业主题的演讲,我问刘庆峰对于校园创业的态度。他是大力支持、大力鼓励的:

最有创新激情、最有想象力的,是在校大学生。他们是最 “光脚不怕穿鞋” 的,一旦走上社会岗位,成家以后要养家糊口,有更多社会责任。我觉得在学生阶段可以做很好的创业尝试。

不过在演讲中,他建议如果不是有极大的热情进行创业,大学生毕业后应该去公司工作几年,观察社会运转机制,“可以少碰很多灰”。他同时鼓励不是创始人的创业团队成员,要有忍受委屈的胸怀。

刘庆峰说虽然国家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是进步的,但对创意的保护越来越弱化,他建议加强对创意的保护。“年轻人辛辛苦苦尝试做成功的东西,可能瞬间被互联网大佬毁掉。这对中国创业环境是一种扼杀”,他以美国创业环境举例,“在美国这种诚信和道德价值观更清晰的地方,一个创业团队做完后,即便 Google、亚马逊也能做,他不会去做,而是直接收购,给一个很高的溢价”。

据说科大讯飞也在谈一些基于语音云的创业项目。“我们以前是内生式增长为主,以后还是主要靠内生式增长”,刘庆峰说,“但对外的并购,尤其是基于语音云的应用创业,我们知道它做得怎么样,了解它的用户活跃度,这样并购会更容易去做”。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