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未来火星人

公司

2013-05-11 14:37

数月之前,Mars One 发布了一个 10 年之内的火星登陆计划,并在全球范围内征集志愿者参与。这个计划与其他载人太空任务最大的不同是,没有返程。所以如果任务成功的话,参与该项目的志愿者将永远被留在孤独的火星上。

但是如此疯狂大胆的火星计划却能吸引到数以万计的志愿者报名参与。大家可能会很不解,究竟是怎样的人会选择离开自己熟悉的家园,前往一个完全陌生的星球定居呢?或者说参与这项计划的志愿者们是怀着怎样的一种心态报名的呢?

日前,Ars Technica 采访了几位报名参加 Mars One 计划的志愿者。

aaron-hamm

Aaron Hamm,图片来自 Ars Technica

Aaron Hamm 是一位酒店助理工程师,他自小就梦想作为一名宇航员探索浩瀚的宇宙,但是他达不到成为宇航员的标准,所以他认为这次的 Mars One 计划是他实现梦想的绝好机会。

“当我还是小孩的时候我非常希望成为一名宇航员,但在我知道成为宇航员的条件是如此苛刻之后,我感到非常沮丧。我算是一个挺聪明的人,我也为自己的梦想也付出了许多。但同时我也觉得这是一个不太现实的目标,因为比我聪明的大有人在。”

Mars One 最吸引他一点是,这个计划需要的是另外一种类型的宇航员,而他自己也有机会成为其中一员。

另外一位 Mars One 计划申请者,Erica Meszaros 在自己的申请上写道:

“我想看到太阳在全新的地平线升起,高挂在一片全新的天空。我为此可以不惜一切。”

erica-meszaros

Erica Meszaros,图片来自 Ars Technica

这位充满浪漫主义的申请者是一名软件工程师,同时也在 NASA 的喷射推进实验室实习。她还表示之前的宇航员都是从美国空军中选出的,要不就是那些花得起 200,000 美元参与维珍银河公司(Virgin Galactic)太空旅行的有钱人。

每名申请者都需要录制一段短片,介绍一下自己为什么想参与以及如何适合这个计划。一位叫 Francisco 的 32 岁阿根廷男子在视频中说道:

“我有极佳的幽默感,所以我能够跟其他人相处得非常好。”

51 岁的瑞典人 Anders 的申请材料有着最高的点击率:

“我觉得我不属于这里,我是属于那里的。为什么我是最佳的人选?因为我是单身的,了无牵挂。”

另外一个点击率比较高的申请来自 Vasile Sofroni,一位 54 岁的罗马尼亚人:

“我相信我比任何人都胜任这个挑战……如果有人可以比我知道得更多的话,我就放弃这次的申请。但如果不是的话,我想我是第一个去那里的人。”

虽然这群人所做的似乎是一件壮举,不过外界对他们也没有太多的正面评价。因为这次申请过程的全程都会以电视真人秀的形式呈现,参与者都会得到大量的媒体关注。所以有人就质疑他们只是想凭借这次的真人秀出名而已。

面对外界的质疑,Meszaros 表示她不是为了追名逐利而来的:

“除了努力实现自己的理想以外,我没有想到其他的。”

即便是有想出风头的参与者,但是我们也不应该过多地去评判这群人的参与动机。因为至少他们拥有地球人所没有的勇气。这个计划的危险性其实要大大高于它的娱乐性。因为 Mars One 官方只是给出了一个大概的计划时间推进表,而现在的相关技术还没有发展到能够确保志愿者成功着陆火星的程度。即便是这些火星移民能够成功着陆,他们在火星上要面临的生存难题是我们地球人无法想象的。所以对于那些真正有志于参与这个项目的人来讲,他们都是在用自己的生命来完成人类的 “火星梦”。

“我所追求的事物比我自己的生命重要得多,这个计划对人类的贡献战胜了我一切的恐惧。” Hamm 如是说。

根据 Mars One 官方消息,截至 2013 年 5 月 7 日,这个火星计划的报名人数已经超过了 78,000 名。其中来自美国的申请者最多,有 17,324 名。紧接着的是来自中国的申请者,共有 10,241 名。而 Mars One 官方预测最终可以达到 50 万的申请者。

如果这个计划真的成功了,说不定 2023 年将是宇宙纪元的开端。

 

题图来自:tech.co

爱范儿视频号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沉迷社交媒体,不擅社交活动。偶尔研究电子产品,长期专注电子游戏。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