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肥胖” 如何杀死你的 “信息健康”

公司

2014-07-28 18:56

生活中的许多问题,尤其在涉及健康时,都会和 “太多” 有关:太多的垃圾食品、没完没了的打游戏、长期坐在电脑前……现代城市人多少会被这样不健康的生活习惯绑架着。

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可穿戴设备告诉你:数据!设备记录你走动的每一步、吃下去的每样食物、每一次打盹儿、睡眠……可是,如果这些信息太多,会不会也成为问题的一部分?

Mike Abbott 是 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 公司的风险投资合伙人,他最近在一个数字健康的活动上提出了一个新名词:数据肥胖(data obesity)

顾名思义,数据肥胖的意思是,我们每天被各种健康追踪设备的数据轰炸着。当你想利用这些健康数据减肥时,却发现数据本身太过庞大复杂,你不知道从何入手,无法甄选有用的数据。

想想看,为了监测运动,你要戴上手环;为了监测饮食,你要在吃饭前带个智能食物秤;为了监测饮水,喝水要用智能水杯;回家后检验一下减肥成果,也要用智能体重秤测一下体重。数据真的让我们的生活更方便吗?

MTIxNDI3Mjk1MDE1MzA2NzY1

数据肥胖的核心问题在于,太多的 “噪音” 和有用信息鱼龙混杂,让用户失去耐心。复杂、没有层次的信息对用户而言是难以消化的。

在上周关于小米手环的讨论中,《79 元的小米智能手环意味着什么?》中有个观点:

“在我个人与身边使用者的体验里,智能手环能不能改变你的生活方式,‘个人意志力’ 仍是决定性因素。软件 APP 体验、云端服务能否更好地去激发用户健康生活的决心与习惯,比单纯地把硬件做得 ‘看起来很酷’ 重要得多,也难得多。”

也就是说,对用户而言,使用可穿戴设备的目的是改变生活习惯。从数据到行为,依赖的是用户的执行力,而用户的执行力,来自信息是否有启发性。信息肥胖让用户茫然,“启发” 就无从谈起了。

现有的健康设备,大多采用这样的逻辑:记录并给出结果,有些会给出改善的建议。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当使用 Jawbone 或者 Fitbit 等设备时,用户是不会处理数据的,只会将权限授权给应用,让它自动的监控自己,至于怎样监测、监测的准确度等,用户无从知晓和理解。实际上,由用户产生的数据,并不真正掌握在用户手中。

因而就有人提出了 “数据减肥” 的新观念。Chris Tacy 是一名开发者和企业家,她最近呼吁科技界人士使用一个新的概念:数据可操作性的最小化(minimal actionable dataset)。意思很简单:只收集和使用你真正需要的数据。

“数据减肥” 的观点认为,健康设备追踪太多的人体数据,如果只追踪用户需要的方面,将会更为高效。不过反对的声音表示,如果不全盘捕捉数据,怎么能判断哪些是 “有用” 的呢?

也许以上的观点都不会完全正确和理性,不过确实给可穿戴设备厂商提了个醒:简单粗暴的数据是有害的。所谓 “用户体验” 也应该更为深层地考量和设计。

 

题图来自 Drugdiscovery 插图来自 readwrite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