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人文与科技的十字路口前,需要知道的 5 件事

公司

2014-09-29 17:42

Walter Isaacson 的名字并不被中国人熟知,但是作为乔布斯亲授的《乔布斯传》作者,他本身在美国科技圈子有着不小的影响力,虽然很难说这种影响力是来自于名声在外的《乔布斯传》,还是他本人的一些作品和洞见。

和 Kevin Kelly 类似,Walter Isaacson 并不喜欢针对某一个技术的细节来进行评述,在他们的言论观点定位中,无疑是站在过去和未来的交汇点,这种偏爱鉴古知今,启迪未来的文字倒是和乔布斯的那句 “站在人文和科技的十字路口” 非常类似,宏大的命题往往能给有些人以启发。近日,Walter Isaacson 就撰文指出了 5 条不可忽视的 “科技定律”。

连接艺术与科学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经常认为自己的人文气质更浓厚些,但是我喜欢电子产品。后来我读到一些东西,看到关于那些能够站在人文和科技的十字路口的人们的重要性时,我开始决定我要做的是什么了。”

在 Walter Isaacson 写《乔布斯传》的时候,乔布斯告诉他这些。Walter Isaacson 认为,这是促使乔布斯成为这个时代最成功创新者的原因。

而几乎可以称之为 “程序员女神” 的阿达·洛夫莱斯(Ada Lovelace)家世可谓是传奇,这位数学家,穿孔机程序创始人,是 19 世纪诗人拜伦的女儿。她建立了循环和子程序概念,为计算程序拟定 “算法”,被视为世界上第一位软件设计师,她对计算机的预见超前了整整一个世纪。

在一次英国中部的旅行中,她看见了机器织机通过穿孔卡片装置制造出了美丽的织布。然而讽刺的是,她的父亲,诗人拜伦却是卢德运动的支持者,强烈反对机械化和自动化,支持手工业者捣毁夺走了他们工作机会的机器织机。从历史角度看,拜伦的观点无疑是反潮流的,但是他的女儿阿达·洛夫莱斯却看到了织机中艺术和科学结合的部分,并把它利用到了 “计算机” 之中。

她确立的一些原则沿用至今,首要的就是,机器能够处理的不仅仅是数字,还应该有其他的信息,比如文字、音乐和图片等。在她看来,当时的 “分析机” 处理数学模型就像织机编制布匹上的花和叶子那样。她当时所处的局限认识是,无论机器能够处理的信息有多复杂,但是机器却始终无法拥有思考的能力。

也可以这么理解,阿达·洛夫莱斯的意思是,在将艺术和科学结合的道路上,人类的作用是提供创造力和想象力。

创新来自协作

我们经常认为,创新是总灵光一闪的事情,就像被苹果砸中的牛顿,或者泡澡水放多了的阿基米德。我们也会熟知,电灯发明者是爱迪生,电话发明者是贝尔,但是到了近代,我们却很难说出计算机和互联网的发明者,或者将计算机和互联网的发明归功于某一个人。

其实也就是说,在这个时代,创新和创意往往来自于协作,而不是个人的灵光一闪。

按照法律意义上讲,约翰·阿塔纳索夫(John Atanasoff)被认定为第一台自动电子数字计算机的发明者,这台专用计算机的名字叫做阿塔纳索夫-贝瑞计算机。他当时在爱荷华州的一个地下室里开展计算机研究,而约翰·莫克里(John Mauchly)则在宾夕法尼亚大学领导着一个庞大的科研队伍。

从性格上讲,约翰·阿塔纳索夫是一个孤独的梦想家,这使得他被那些有着浪漫主义情怀的历史学家所喜爱。而约翰·莫克里则不一样,他更喜欢抛头露面,在世界博览会、贝尔实验室、美国无线电公司等地方寻找创意想法,也从约翰·阿塔纳索夫那里知道了不少关于计算机的概念。

而事实上,ENIAC(电子数字积分计算机)才应该算是世界上第一台全功能的通用电子计算机,其项目领导者正是约翰·莫克里。和约翰·阿塔纳索夫不同, 约翰·莫克里有了想法之后找到了他的合作者 J. Presper Eckert 来帮助他来实现愿景,在他们背后的,是一个数十名工程师组成的庞大队伍。

约翰·阿塔纳索夫的悲剧在于,虽然他也制造出了计算机,但是造出来之后就没有真正工作过,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他没有一个团队来运转当时还是庞然大物的计算机。最终的结果,这台计算机沉寂于爱荷华州的地下室中,直到被废弃。

协作最好面对面

网络拉近了你我的信息距离,也隔绝了地理距离。许多单位和许多工作开始支持远程协作。

对此,Walter Isaacson 的看法是,伟大的想法往往是人们聚在一起的时候产生的,是一起坐在沙发上聊出来的,而不是 QQ 群里说出来的。就好比说,Googleplex(Google 位于山景城的总部)更优于 Google Hangouts。

读过《浪潮之巅》的人应该会对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贝尔实验室心存敬意。在当时的贝尔实验室,刚爬完山的理论科学家可以在走廊和餐厅中与锻炼归来的实际应用工程师,实验者走在一起。

他们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讨论半导体材料。物理学家 William Shockley,量子物理学家 John Bardeen,资深实验人员 Walter Brattain 是其中主要人员,John Bardeen 甚至把自己的工作室分享出来,以便实时对照理论和实验结果。用一个形象的例子比喻就是,就像是钢琴演奏家和作曲家同时坐在钢琴前一样。正是在这样的亲密直接的协作下,才有了硅为材料的晶体管,才有了后来的计算机时代。

许多伟大的企业都有这种面对面协作传统,英特尔的联合创始人,被称为硅谷之父的 Robert Noyce 在创立英特尔的时候就建立了一个庞大且具有团队精神的开放工作区。在乔布斯入主皮克斯的时候,他就非常喜欢采用向心状的办公室建筑结构,以便于创造员工更多见面的机会。

更近的一个例子是,雅虎 CEO Marissa Mayer 上任之初就反对雅虎员工在家中工作,她认为,当人们聚在一起工作的时候,能更有效的进行协作和激发创意。

没有执行的想法就是幻觉

在许多科技论坛或者大会上,成功者往往用寥寥数语归纳他们成功的要素,以及当初成功前的创意和想法。但是,使他们走向成功的,不仅仅是想法,更是一件件实实在在的产品。

AOL 的兴衰会是美国互联网很好的案例。William von Meister 是 AOL 的实际创始人,在此之前有过许多次并不算成功的创业经历。他的长处是经常能闪现出炫酷想法,但是却懒于执行这些想法。当时 AOL 情形危机,一如 William von Meister 之前创办的 5 家公司一样,直到 AOL 迎来了西点军校出身的 Jim Kimsey 和营销人才 Steve Case,这两位脚踏实地的互联网早期人物将 AOL 带领成上世纪 90 年代最成功的在线服务网站,同时也被许多人认为是 AOL 的创始人,至于 William von Meister,记得的人可能不多了。

Robert Noyce 和 Gordon Moore 这两位英特尔的创始人都是硅谷历史上的奠基人物和传奇,但是他们并不适合做出那些重要的决定,于是他们请来了 Andy Grove 来执行英特尔的大小事务

当然,这不是说创意想法不重要,看看 1955 年没有了 William Shockley 的贝尔实验室和 1985 年没有了乔布斯的苹果吧,大概就能知道创新枯竭是什么样子。

人是社会性的动物

这种想法早在古希腊哲学时期就被亚里士多德提过,不过关于 “人是社会性动物” 这点到了网络时代得到了更为深刻的印证。

从早期的业余无线电爱好者设计制造收发报机来沟通,到现在的 WhatsApp 和 Twitter,无不证明了这一点。更广一点儿来看,电子邮件、论坛、博客、维基百科乃至网络游戏无不有意或无意地尊重且利用了人们的社会性。互联网上的人们成立社区、促进交流、分享事务,进行社交。

曾经的雨果奖和星云奖获得者,“赛博朋克 ” 文化重要人物 William Gibson 之前也说过有着不同解读的名言 “The street finds its own uses for things。” 意指技术的发明者都没有预测到技术的用途走向,那么数字革命便是如此。

 

题图来自:onebigphoto

爱范儿视频号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