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mbian 基金会的反击—— 访问 Lee Williams

公司

2009-12-18 13:28

by Steve Litchfield from AllAboutSymbian | Echokou 译,Boday, Logout 校,转载请注明 ifanr.com 译文链接。

Lee Williams

经历了科技博客对 Symbian 前途普遍看衰的风潮之后,AllAboutSymbian 的 Steve Litchfield 采访了 Symbian 基金会执行总裁 Lee Williams,代表 AllAboutSymbian 和 Phones Show 的读者向他直接提问——Symbian 已死之说是否 “过于夸张”?

The Phones Show 97 上有此访谈的精简版视频,下面是采访的完整文字记录:

Steve Litchfield(以下简称 SL):上次和你联系还是六个月之前,开源操作系统的进展如何?我注意到了内核(kernel)的发布,你们赶在计划前面了吗?

LEE Williams(以下简称 LW):是的,肯定是赶在了前面,我们对此感到骄傲。为了将系统完整地转向 EPL 开源授权,一些团队工作得非常努力。现在微内核已经发布了,更重要的是从迁移到 EPL 的程序包数量来说,我们提前完成了任务。我想在明年移动世界大会(1 月 15-18 日)之前这方面会有重大发布。

SL:Symbian^3 和 ^4 是否还在按计划进行?

LW: 对。进展得不错。源系统中,引入了超过 460 个特性和全新层次的功能。

SL: 是不是可以说市场上不会出现 Symbian^2 手机?我注意到 Symbian^2 的大部分都已经交叉移植到 S60 第五版了?

LW: 在市场上你肯定会看到 Symbian^2 产品,Symbian^2 和 Symbian^3 的代码非常类似,当然你可能也知道,二者之间存在显著差别,Symbian^3 有一些新功能,就算向后移植进 Symbian^2,仍能在 Symbian^3 产品出来的时候看到一些新东西,如新的图形架构等等。

SL: 我注意到 ScreenPlay 和 FreeWay 都改名了?(译注:ScreenPlay 是 Symbian 的一个图形引擎,让手机以较小的电力消耗实现透明和动画特效;FreeWay 则是 3G/WWiMax 网络下的 IP 网络栈,用来实现更快的音视频流和 VoIP 通话传输。二者于 07 年公布,用于 S60V5)

LW: 没错!我们对两者采用了新的营销方案,包括产品的命名。我们也会和 Symbian UK 的工作继续保持差异化。

SL: 在老练的技术观察人士看来,这几周来 Symbian 基金会似乎受到了一些攻击,有报道称 Symbian 正在被诺基亚 “逐步淘汰”,也被三星所 “抛弃”。这些说法有多少真实性?你如何看待这些对 Symbian 过分热心的死亡预测?

LW: 这些说法毫无真实可言。要知道,我们的后劲很足,事实就是这样。只需看高通的发布就知道,我们和高通正在进行一些很棒的合作项目,将为 Symbian 开辟新的道路。富士通也是,这家日本公司想通过产品创新转变成为全球化的公司,它在日本市场对 Symbian 的改良不会受到限制。

我相信只要看看诺基亚在做的事就可以明了他们对 Symbian 的依赖,也能感到诺基亚对 Symbian 的激情——我把这称作 Symbian 平台背后的 “技术支柱”。他们还在继续大量投资,如果你关注一下投资的力度,就能发现诺基亚和其它厂商在产品开发方面的投入比过去两年都大。

媒体和市场夸大了事实,恕我直言,媒体总喜欢煽情的故事。

SL: 好吧,我希望自己没有批得太猛…

LW:(笑)我还没看到批判,只有建设性意见。不过我也认同最近诺基亚执行副总裁 Kai Oistamo(译注:本站之前曾发布过一篇对 Kai Oistamo 的访谈)和 CEO Olli-Pekka Kalasvuo 更为明确表示——未来大众使用的智能手机及其诺基亚真正的增长机会都在 Symbian 平台上。我想随着我们全面推向开源,你会看到听到更多的消息发布。

SL: 我认为人们都喜欢打破一个旧世界,建立一个新世界。他们没有理解的是 Symbian 基金会是个重生的机构,并且像曾经一样够格……

LW: 没错,你一针见血。这就是我们正在进行的运动。之所以称其为运动,是因为它在全新的方向上创立了技术的事实标准。相对于我们的工作,我们只放出了很少一部分消费者将在新产品和服务上看到的内容。

SL: Symbian 基金会在 UI(用户界面)方面如何平衡高端产品看中的丰富功能和低端看中的简洁性?可以解释一下么?

LW: 是的,我们应该解释一下。可用性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关注点。我们已经聘用了业内最好的一些人才来领导 UI 委员会,并为手机厂商的 Symbian 产品设计师提供多方面支持。这直接影响着我们对手机厂商优先级别的划分、决定我们能否在厂商的帮助下改进 UI 和整体可用性。

实际上我并不认为现在的 UI 有什么问题,不认为它是落后的,这是业内一些人的幼稚观点。我们将全世界最好最广泛的 “scroll and select”(滚动、选择)和 “Focussed” UI 用在了现在的产品中。我们面临的挑战在于要转型到 Direct UI。从开发者角度来看我们正在开发 “declarative” UI 概念和技术,还在整合先进的 Qt 内核技术。等你了解上述所有关于可用性的努力以及我们为基金会成员厂商提供的帮助以后,应该会对我们的能力刮目相看。

从现在的索爱 Satio 手机上你能看到很多好的范例,在一些诺基亚新产品产品如 X6 上你也能看到很棒的例子,我们会继续进步的。

SL: Symbian 基金会的工程师会参与到正在开发中的设备中去吗,他们能否从制造商那里拿到用于测试的原型机?

LW: 他们可以从制造商那里拿到原型机,很积极地跟踪设备的进展,从原型机直到进入市场的产品。

SL: 你们向制造商反馈 bug 吗?

LW: 是的,而且连我自己和其他领导团队的成员等都会定期反馈。你要知道我们这些基金会员工之前都是高级产品经理、架构师,有些还来自成员公司。我们的员工非常多样化,因此经常会吸纳他们的意见,我们并不是闭门造车。简单的邮件都保留在问题追踪系统里,我们的反馈流程很通畅——从机械力学相关到产品本身的设计。

SL: 基金会目前已经更加开放了,如果你本人要发表评论,已经不会受到不能批评 A 公司、B 公司之类的限制了吗?你可以简单的实话实说?

LW: 绝对正确。我们的透明度希望其他人也能效仿。我们信任 Symbian 生态系统的整体健康度,不鼓励互不分享进展的做法,即使实在成员公司之间。

SL: Symbian 会担心 Android 发展速度么——Symbain 基金会起步很早,但即将被超越?

LW: 我们完全不担心。我不关心我们是不是能被超越,那不是重点,我们也不总是关心自己的市场份额等等。我们的问题在于关注整个生态系统的健康度,保证成员公司的投入能够得到确定的回报。将我们的生态系统与 Android 生态系统所能提供的机会相比,我想很明显和 Symbian 在一起会有更好的机遇,这个优势还会保持一段时间。

SL: 诺基亚打算把 Symbian 推向更大众的市场,包括中端机器,Symbian 基金会是否会因为系统所搭配硬件不够强大而遭致的批评感到沮丧?

LW: 我一点儿都没觉得沮丧。这一点(能用在低配机上)正体现了 Symbian 系统的强大。我相信大多数人碰到的问题都是可用性方面的,而不是性能方面的问题。当你过滤评论的时候,必须看到真正的问题是什么,是可用性、是操作太繁琐还是响应不够迅速。

因此对硬件问题我并不觉得沮丧。我对 Symbian 平台在高端市场的 “支柱” 及其持续能力也有信心。我想它会令人惊喜,特别是一些 Symbian^3 和 Symbian^4 的产品。

SL: 现在的 Symbian 平台令人沮丧的一点是,由于硬件所限,高端游戏还是不太可能。像三星 i8910 HD 和索爱 Satio 有希望成为高端游戏的潜在先锋吗?

LW: 是的。我想人们关注的重点仍然是生产通话体验很好的手机。我想他们低估了实现这些所需要的努力,比如可靠的天线。频率、信噪比以及处理所有网络接口和产品中的干扰问题。看看 iPhone 式的产品,它有很棒的大屏幕,很适合游戏,网页浏览体验也很好——而且它也能在有些运营商网络下打电话……

SL: … 只在某些地区…

LW: 是的,只在某些地区……Symbian 不同,Symbian 的产品是另外一条路。游戏性对 Symbian 而言会变得更重要吗?发展会更快么?答案是肯定的,当出现很多大屏幕的 Symbian、配备硬件图形加速器的产品,很自然游戏会跟上。

SL: 我一直在推荐别人买 iPod Touch 加高端的 Symbian 智能手机例如 E72。你认为两者是各自领域内最好的产品吗?

LW: 确实如此。感恩节我在美国乘飞机的时候,偶然碰到一个风险投资人。他的装备就是这两样。我告诉他:“我喜欢你这套装备!” 他说自己用 iPhone 没法处理公务,用黑莓也不行,很郁闷。于是改用 iPod Touch 加 E71,后来升级到 E72。因此,我想很多人都能得出同样的结论。

SL: 最近 Symbian 平台得到了第一个非诺基亚的贡献——CalDAV 支持,在鼓励诺基亚以外的贡献者方面 Symbian 做了什么工作?(译注:CalDAV 是用于日程信息远程同步的网络标准)

LW: 我们做了很多工作。事实上,领导团队的考核标准之一就是非诺基亚贡献者的比例和目标。此外,这也是我们和其它很多开源机构或其他基金会不同的地方:我们常通电话、发 email,我们不停开会,走遍全世界,寻找贡献者,和其他人分享想法,和其它团队结成联盟使其能够把这些最近进展引入到平台中。

如果能保持目前的势头,就能形成滚雪球的效应,你应该会看到平台上一些新的东西,它们不是一个公司能够独自完成的。

SL: Symbian 的新方向是什么?卫星导航仪或医疗领域器材?是不是太偏门了?

LW: 不,我不认为太偏门。如果你用 ARM 的芯片,如果你需要出色的分布处理能力、低功耗、高性能微内核再加上 RF 射频就尽管尝试吧。虽然这不是 Symbian 基金会直接关注的范围。但我们定期开会帮助其他人进行头脑风暴,协助这类产品建立商业案例,因此我有信心这样的产品最终会走向市场。

SL: 最后,你每天使用的手机是?

LW: 就是这部 E72,我用的很舒服,新的 500 万像素摄像头是很大的进步。我还有 Satio。基本上我用一款手机一两周之后就换另外一款,但 Satio 我一直都很关注。1200 万像素的摄像头、强大的图形处理和多任务能力,TI 的处理器,我用的很开心。

SL: 谢谢!

Lee Williams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关注新营销,新媒体和移动互联网创新,以及一切好玩的东西。相信新一轮互联网浪潮将为世界带来更多惊喜。

累计已发布 281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