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有多苦?可能就是做 3 年的流浪汉吧

公司

2016-03-09 11:18

2007 年十一月的那改变人生的一天,Ryan Zehm 到现在依然记得很清楚。当时的他结束了在哥斯达黎加好几个月的外派任务,兴高采烈地回到在爱达荷州博伊西市的家。但当走进曾经工作过的惠普公司办公室,却发现已经人去楼空。

“我找到我曾经的工位,桌面却空空如也。我问别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留在桌子上的东西去哪了?这时他们给我递来满满的一箱子。我被炒鱿鱼了。”

曾经的 Ryan 很喜欢这份在惠普公司负责服务器和其他信息技术任务的工作,但这次的裁员潮却浇灭了他心中的那份热情。不过,摆在那时的 Ryan 面前最重要的任务,是以后的收入怎么来?

Ryan 短暂地考虑过,要像他的那些同样被惠普辞退的旧同事们为内存芯片公司 Micron(美国镁光)打工,但这次他却选择了另外一条更艰难的路。

“我决定要结束这种愚蠢的公司生活,自己去干一番大事业。”

social_network(电影《社交网络》)

在打算创业的那时,Ryan 其实也不过是一个 23、4 岁的小青年。缺乏经验、加上刚好碰上经济危机,Ryan IT 咨询公司的失败并不是一件意外的事。而生意失败带来的是经济上的困窘——他的房子被收回,于是被迫住到了车里,之后是马路边的帐篷,最后是庇护所。

不过,就像 Ryan 强调的,在这段时间里,他从来没有问谁借过钱,住到庇护所里也是一个主动的选择,而那时的他 “想做的只有吃饭和做游戏”。

游戏开发是一件 Ryan 在童年就疯狂爱上的事。在他 5 岁左右的时候,家里买来了一台 286 电脑,两年后,他做出了自己的第一个游戏。

“那不过就是一个通过文字输入的冒险类游戏,但是我完完全全迷上了。游戏开发成了我一生的追求。”

但是游戏开发也并不是一件零成本的事。在连电脑都没有的那段时间里,Ryan 先借用了公共图书馆的电脑捣鼓了几单小项目,用赚来的钱在 Craigslist(一个分类广告网站,类似于 58 同城)买了一台 35 美元的笔记本电脑——奔腾 4 的处理器,256 MB 内存,具备 Wi-Fi 上网功能。而就是这么一台电脑,承担了设计、做原型、编程、推广等等所有的工作。

在图书馆里,强大的 Wi-Fi 信号、各种相关书籍成为 Ryan 开发时的利器。到了 2010 年,经过 5 个月的工作,第一个游戏项目 Space Blast 在图书馆中诞生。

虽然这个游戏就是一个简单的在手机上操作的游戏,但给 Ryan 带来的金钱回报却不低:它本来以 1.99 美元的价钱登陆 app 市场,后来在加入广告后变成免费应用,下载数超过 7000 次,每月赚到的广告费最多能到 1000 美元。

通过广告收入,Ryan 终于摆脱了 3 年的 “流浪汉” 生活——他租下了一间 350 美元每月的公寓作为住所和办公室。之后创立了工作室 NurFACE 继续开发 iOS 游戏。

game(Ryan Zehm 游戏:Mysteries of Malfaxus 截图)

而在商业策略上,Ryan 很明确:想要做出像《愤怒的小鸟》那样的爆款游戏的机率就像中彩票一样渺茫,所以自己要做的,是不断地做出新游戏来。

“我有一个非常成功的乌克兰朋友。虽然他的游戏都是没什么人听过的,但却能赚到很多钱。他的工作方式就是每个月都做出一款游戏,不管这个游戏是什么。我采纳了这种方式,而且我觉得它是有决定性作用的。”

在谈到过去那段 “流浪汉” 经历时,Ryan 提到了一个可以让他远离喧嚣和每天重复工作的枯燥的方法:看比如《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这样的心理自助书(有点类似 “心灵鸡汤”)。

NurFACE 证明了我可以做游戏,可以进入这个令人兴奋而且有钱赚的领域。为什么不?我就和其他人一样有能力,我会用 NurFACE 来展示给大家看。

如今站在图书馆里的 Ryan,再也不是几年前那个一无所有的青年,而他的目标也变得更加宏大:NurFACE 要成为爱达荷第一家员工数超过 100 人的独立游戏工作室。未来如何我们都不可知,Ryan 可能真的实现了目标,又或者重新成为蹭图书馆网的穷小子。不过,一旦入了创业这个坑,又有多少人舍得爬出来?

题图、插图来自:motherboard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