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四十年代,科幻作家 Frederik Pohl 幻想了一个广告商统治的世界

公司

2016-09-07 01:03

上世纪 40 年代,美国科幻作家 Frederik Pohl 想写一本以麦迪逊广场为背景的小说,但是,他发现自己面对着一个很大的难题:他对广告业一无所知。于是,他开始去广告公司工作。结果,这段经历让他更加厌恶广告了。他认为,广告就是操控人们购买自身不需要的商品。

The Space Merchants

(图片来自 cultureaddict)

在这种想法的驱动下,他与朋友 Cyril Kornbluth 共同撰写了《The Space Merchants》。在这部小说中,广告商统治了世界,把一切人变成可以买卖的商品。后来,它成为人们心目中的经典科幻作品。近日,在 Wired 网站的 Geek’s Guide to the Galaxy 播客中,内布拉斯加大学的文学教授 Micheal R. Page 谈论了 Frederik Pohl 在小说中展示的远见。

“Pohl 是个写科幻的家伙,” 他说,“随着时间推移,他开始意识到,为什么不把这个想法展现到未来呢?当广告成为我们生活中无所不在的东西,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

在《The Space Merchants》中,学生们每日会得到定量的香烟,目的是让他们早日染上烟瘾。Micheal Page 认为,目前学校的快餐营销与小说描述的事情没有太大区别。

“近些年来,我在学校里看到了一些不寻常的现象,” Page 说,“比萨商家设置了小亭子,每个过道里都有冰淇淋机器。没错,这种针对孩子的营销,Pohl 和 Kornbluth 早就预想到了。”

Ads everywhere

(图片来自 journalism)

在这部小说中,过度消费导致了生态恶化,最终 “净水” 和 “木头” 成了高端消费品。在环境问题尚未引入关注之前,这本小说就已经谈论这个问题了。“《The Space Merchants》是最伟大的环保小说之一,” 他说,“科幻小说预见了这些不同的未来,它肯定会激发人们的想象,引导人们处理这些问题。”

尽管 Pohl 对消费主义和生态环境恶化提出了警示,但是,他并未丧失对人类未来的信心。“他说,他是短期的悲观主义者,长期的乐观主义者,” Page 说,“他相信人类能够克服自身的困境。我们能够应对这些挑战。我们是问题解决者。”

frederik pohl

(图片来自 TheVerge)

在此次的播客访谈中,Michael Page 还谈到其它一些话题。

关于未来科技的预测

如果我们回头看,科幻作品预言了现在的一些科技,只是名称不同或者没有完全概念化。“《The Age of Pussyfoot》一书中出现了类似手机的东西,当然,它与现在的手机不同,不是能装在口袋的设备。实际上,它就像是个权杖,但它能实现智能手机的许多功能。还有,你能带着个人电脑四处行走,从这方面来说,Pohl 预言了无线接收器。”

关于人体冷冻法

Phol 曾经推崇过人体冷冻法,但是他本人并不想被冷冻,特别是到了老年的时候。“我觉得他说过,‘我度过了一个完美的人生,我无法想象再去延长它了。’ 但是,人体冷冻法出现在他的许多作品中。”

关于麦卡锡主义

“考虑到他的共产主义背景——尽管是很浅的背景——如果他是主流小说家,或许会受到某种程度的迫害。但是,麦卡锡或许理解不了科幻小说。这保护了科幻小说家,让他们免受关注。实际上,James Gunn(美国科幻小说家)真的写过一篇故事,直白地讽刺了麦卡锡。 但到了那个时候,我觉得麦卡锡的影响力已经不行了。”

题图来自 kowaskiness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