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米科技 CEO 黄汪分享:无所不能,等于什么都不能

MindTalk

2016-09-20 19:33

本文来自爱范儿旗下创业社区 MindStore 的 “MindTalk 线场” 栏目。如果希望参与到 MindStore 栏目报道,或者有相关项目推荐,请将产品提交到 MindStore.io 

两年前小米手环的横空出世,将新兴科技品史无前例的快速推向大众,这也是科技品的性价比带来 ‘“狂欢”。
而今,经历了大浪淘沙的智能硬件行业,从拼性价比,转至拼服务和体验。两年前的小米手环到如今打磨近一年半的华米运动手表的问世,华米科技在硬件的赛道上越闯越勇。
近日,华米科技创始人黄汪做客爱范儿旗下的创业者社区 MindStore,分享他创业生涯的那些磕磕碰碰,以及华米科技的产品打造经验。

huami4

  • 硬件创业,最忌讳的三个误区
第一个误区,做无所不能的产品。
以智能手表产业为例,2013 年华米开始做智能手表的时候,同行业已经有很多创业团队在做这个产品。大部分公司用手机芯片来做手表,实际是把缩小版的手机绑在手腕上,变成了所谓的智能手表。这就是一种无所不能的产品,它什么功能都有,却没有一项功能是特别好的,达不到用户的痛点。事实证明,第一批尝试用手机芯片来做手表的方案已经失败。
“无所不能,等于什么都不能。” 黄汪评价道。
第二个误区,骑墙心态,不舍得把一些功能给删减。
给产品做减法的过程,是非常难的。18 个月前华米开始立项运动手表,做产品定义时,其实是想做出跟苹果类似的智能手表。在项目开始 6 个月后,华米决定修改产品定义,“做一个突出运动功能的智能手表。“然而,又在 6 个月后,华米才从本质上意识到,要做的是一款运动手表,于是再一次痛下决心修改产品定义,做一款智能的运动手表,从而砍掉很多智能的功能,把运动功能做到极致。
华米希望能把运动功能做深做透,抓住用户的痛点。而在做产品的过程中,惊讶地发现:当团队里的 100 多个人,不再需要分配人员做各种功能,而是只针对运动功能时,比如说听音乐、测心率和长续航等一系列的运动功能,都有大量的事情要做。
“非常庆幸当初修改了产品定义,没有继续做一款全功能的智能手表,不然 3 年可能也未必能推出让人满意的产品。”
第三个误区,产品要推出市场时,过分依赖性价比。
黄汪强调,过分依赖性价比其实是一种战略上的懒惰。他举例称,假设我们做一个 399 元的手表,不考虑功能问题,虽然能够通杀整个市场,但用户买了一次后就不会有第二次,因为他们买你的产品就是尝个鲜图便宜,买完后也不会做口碑传播,更不会向朋友推荐。这样的产品在电子市场一抓一大把,功能不完备的产品再便宜,也不能打动用户的痛点,对它没有什么粘性,然后一个月后就被扔在抽屉里吃灰了。
而在定义华米的智能手表时,华米团队一直在思考,哪些功能是大家的刚需,是能够真正打动用户,让他产生黏性的呢?当他们对已售出的两千多万个小米手环进行后台数据分析时,发现运动是一种刚需,于是才最终决定修改产品定义,出品华米运动手表。
huami5
  • 硬件产品的迭代,未必是快速的迭代
黄汪认为,在产品定义和内部反复打磨的阶段,硬件产品可以做迭代,但未必是快速的迭代。比如运动手表,华米团队在定义上做过三次大改动。
而关于这个硬件的迭代,则是另外一个层面的事情,在产品发货之后,已经开始迭代,但这种迭代不体现在硬件本身,而是体现在,跟硬件绑定在一起的软件层面。
没有移动互联网之前,团队做产品调查,是通过发街头问卷的方式。到了互联网时代,团队在做硬件产品的定义时,则是通过大量的云端数据进行判断的。
华米运动手表的产品定义,之所以会出现三次大的改动,是因为从 2015 年开始,通过小米手环的出货量,以及和小米运动 app 的后台云端,发现一个非常强烈的需求:跑步的人群增长得非常快。
华米团队认为,如果两千万个小米手环中有 10% 的用户是喜欢运动的话,就会有两百万的潜在用户。在统计的云端数据后,发现每个人至少跑步一次的用户,占据非常巨大的百分比。这个结果,促使他们在产品开发六个月后,改变了产品的定义。
“相信直觉,试错验证。很多做产品的公司老板,拥有丰富的产品经验,在做产品定义时会相信直觉。其实直觉还来自于对生活的体验,而不是直接来源于数据,但我们仍要对自己的直觉和想法做测试。”
在做小米手环的时候,除了出标配的黑色腕带,还想出蓝色、粉红色等其它侧色。根据直觉,团队认为蓝色受男孩子欢迎,粉色则是女生的最爱,所以按 1:1 的方式来生产和备货。但在我们做这个决定前,我们先在微博上做了一个投票,就蓝、粉等五种颜色,给几百万的粉丝用户进行投票。结果发现,蓝色的受欢迎程度竟然达到 75% ,而粉色的受欢迎程度只占到剩下比例的三分之一。于是,我们对直觉进行了纠偏,75% 的订单都下了蓝色腕带。这就是一个从直觉出发,再到做测试纠正的过程。

huami1

(图片来源于嘉宾分享)

  • 做好产品的条件:有钱、有人、有耐心

要把产品做好需要有三个条件,简而言之就是有钱、有人、有耐心。

“要把产品做好需要有三个条件,简而言之,就是有钱、有人、有耐心。”
首先,做产品如果没有钱的话,大家就得先去融资或挣钱,没有钱是做不好的。
其次,要有靠谱的人才。得找到业内最顶级的工程师和最靠谱的人。华米科技在做运动手表时,就找到了在谷歌从事 Android TV 等项目开发的资深工程师——张磊,加入手表团队,领导 ROM 研发。
当然,做好的产品还需要耐心。做产品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团队要有耐心,还有扛得住寂寞。华米科技为了做业内最顶级的产品,花了 18 个月的时间打磨出品运动手表。

“说实话,做华米运动手表的过程非常痛苦,真的是华米历史上最痛苦、最漫长和最难的一款产品吧。”

  • 高颜值的新国货,华米的产品哲学
“华米的产品哲学,就是做给用户带来高颜值、低成本和高品质体验好的产品。” 黄汪说。
他认为,中国正处于一个消费升级的时代,国内消费者的购买力比十几年前有了很大的提升。以前,只要产品的功能实用,我们就会觉得很实惠。但是,现在的消费者不仅要产品的功能好用,还要够漂亮颜值够高。
雷军曾经阐述过 “新国货” 的概念。在黄汪看来,新国货包含的一点就是要高颜值。新国货诞生于中国国力崛起的时代,高颜值的中国产品不仅要在国内销售,还要向全世界输送。就像六十年代,索尼的产品从日本出发,迈向全世界的时候,原来也是一个功能性的产品,但随着日本国力的提升,索尼已成为高颜值产品的代言人了。同样的情况,还有三星。
低成本,能让产品售价更有竞争力。当产品售价偏低时,消费者的试错成本就会降低,易产生购买欲望。以小米手环为例,2014 年推出小米手环第一代时,华米的定价是 79 元,而当时国际上的一些大牌如 Jawbone 手环要卖到一千多元。这意味着,原来听说过 Jawbone 手环的,都会倾向于买一个 79 元的小米手环,因为试错成本很低。而等到小米手环到了用户手里,他们发现不仅功能丰富实用,还能持续 30 天不用充电,非常方便。

最后是产品的品质。控制成本,但这绝不是出低质量产品的借口,恰恰相反,我们要做的是一个高品质的产品,只有高品质的产品才能给用户带来超出预期的感受。

当产品的优势超出了用户预期时,就能形成口碑传播。

注:文中数据不做投资参考;未备注图片来自 Unsplash;感谢爱趴词转录整理。

 

访谈底部二维码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