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的 KSP 8000

公司

2012-03-20 07:00

KSP 8000 是个很特别的手机。他有非常适合单手操作的 3.5 寸屏幕,但是有点厚。同时,也是一个有着令人感动的 4.7 寸大屏,但是,为此设计了复杂的机械结构。

今天的 Android 阵营,最卖座的是 Galaxy S 那种 iPhone 的模仿品。做大屏幕,做高分辨率,灌进最新的 Android 就可以收获百万销量。而京瓷,为何会去做一个这么奇怪的手机?

带着这个疑问,我探访了京瓷总部。

低调

京瓷是个非常低调的公司。从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京瓷:即在京都做陶瓷的。

今天,京瓷在广泛的领域中生产各种零件和成品。从陶瓷材料,到手机电子器件,甚至人造宝石。

虽然京瓷生产最顶尖的产品,比如复印机的矽鼓,或者太阳能电池板,但是,这个品牌非像其他日本企业那样尽人皆知。他有半数以上的利润来自于制造配件,而非最终产品。

另一方面,这种特别的生存方式又非常成功。京瓷自 1959 年创立以来,经历了经济起飞,经历了泡沫破灭。无论经济起起落落,他从来没有赤字过。

稻盛和夫

奠定这个奇迹的经营者,是稻盛和夫。

他在中国甚至比他创建的京瓷公司更加有名。在中国,恐怕只有少数摄影爱好者通过 Contax G 那几个德味十足,却有着日本价格的超值镜头熟悉了京瓷。而“经营之圣”稻盛和夫的书籍,却让他的名字更加深入人心。

稻盛和夫的经营和人生哲学,更是京瓷全体员工学习的内容。招待我的吉川对稻盛和夫的故事如数家珍:站在稻盛和夫创业时和 28 名员工们在工厂前的合影面前,她说:“稻盛和夫从来不说“不可能”。”

创业初期,每次总要拍着胸脯说没问题,才能拿来订单。

硬件

2007 年, iPhone 的出现如同引爆了一枚核弹。冲击波穿越太平洋,也刮到了位于大阪的京瓷大东事务所。

如他们的策划负责人滕田所说, KSP 8000 的设计初衷,就是制造一款超越 iPhone 的手机。

屏幕的尺寸和比例,是手机的硬件设计者永远津津乐道的话题。滕田承认 iPhone 的 3.5 寸屏幕是单手操作的极致。但是,很明显,我们也同时渴望更大的屏幕

设计者泽田从这里看到了超越 iPhone 的机会:可以折叠的双屏设计。这种设计可以在保证单手操作舒适的同时,带来更加华丽的屏幕。

不可能

据说,有同样想法的手机厂家不止一家,但是,最后他们全部都放弃了这个设计。放弃的原因是制造上近乎“不可能”:工艺上,在两块屏幕并排的时侯,难以得到足够的强度。

可是,稻盛和夫从来不说“不可能”,京瓷公司的工程师也是。他们尝试了各种双屏的开合方式。包括 NDS 的方式,和夏普,富士通曾经使用过的旋转屏幕的设计。但是都无法满足单手操作的舒适,和大屏幕的强度。

同时,京瓷的工程师们也尝试了各种材料,来保证屏幕拼接之后达到足够的强度,同时,又足够耐久。

可能

最终,京瓷找到了强度足够的设计,发现了耐久的金属件。最终制造出了一个可以同时兼顾单手操作和大屏幕的双屏手机(金属组件经历了十万次开合的测试)。

挑战“不可能”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不断的失败和尝试,让整个过程花费了 4 年的时间。

智能手机业界研发速度大概是 1 到 1.5 年。花费 4 年的时间去研发一款手机近乎不可思议。用滕田的话说,这是“异例中的异例”。

京瓷去做这么一个手机已经很奇怪了,为何,他们还愿意花费那么多的代价?

参差多态

KSP 8000 的设计者泽田给了我答案:市面上千篇一律的触摸屏幕手机太过单调, KSP 8000 则给了大家一种与众不同的选择。

KSP 8000 的负责人滕田也给了我答案。京瓷要证明自己的设计和技术能力:他们能做出别的厂家无法做出来的手机。

稻盛和夫其实也给了我答案:“从来不说不可能”,“面向前方思考问题”。

我极其欣赏 iPhone ,但是,千篇一律总是令人生厌的。罗素说,参差多态才是美。每日可以在京瓷本部的美术馆欣赏毕加索的京瓷员工,不知是否也因此有所感悟?

弱点

虽是受邀访问京瓷,但是 KSP 8000 仍然有一些弱点不得不说。

其一是厚度。双屏折叠结构带来了超越一般手机的厚度。虽然不至于影响单手操作,但是对于裤兜则不太友好。

其二是电力。屏幕的电力消耗约占手机总电力消耗的一半以上。4.7 的双屏的电力消耗可以想象。但是 KSP 8000 1300 毫安左右的电力只能算是及格水准。

软件

京瓷为双屏优化了 OS ,并且准备了一些适应双屏的软件。包括中国流行的三国志等游戏。你可以象 NDS 那样玩游戏。

同时, KSP 8000 也允许一些软件可以在两个屏幕上同时运行:左边是浏览器,右边是短消息。一个手机上在两块屏幕同时运行两个 Apps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但是, Google 的系统升级和厂家的个性化改动是一对矛盾。系统高度定制的日本市场上,放弃跟随 Android 升级的例子屡见不鲜。 滕田强调他们已经有了一套为双屏优化的软件框架。但是,是否能顺畅的过度到最新的 Android 版本,仍是悬念。

另外一个悬念是 Apps 。大屏幕的威力是要配合 Apps 发挥的。京瓷为中国市场定制了很多款适应双屏操作的 Apps (主要是游戏)。但是,这些游戏能有多少?以后还会增加多少?

最后的话

KSP 8000 与其说是个解决日常需求的手机,不如说是个显示京瓷信念和技术实力的手机。

而且,技术进步给了我们更多想象力。滕田说以最新的技术,京瓷可以把两个屏幕之间缝隙做的更小。折叠后的手机更薄。同时,系统和 Apps 的支持更加完善。这些可能性,不禁令人对 KSP 8000 的下一代浮想联翩。

适合单手操作同时拥有大屏幕是矛盾。定制化的系统和跟随 Android 的版本升级是矛盾。复杂的机械结构和可靠性是矛盾。

不过,京瓷 KSP 8000 的意义也就在于他告诉了消费者:有些人在尝试着把这些“不可能”,变为“可能”。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移动互联网/苹果/ERP/SAP。 写过:「 iPhone 可有设计哲学」,「领先五年的迷思」,「以前没有 iPhone OS,以后没有 Mac OS」,「对社交说不」,「 MSNS :移动社交网络 」,「云书店,新阅读」⋯⋯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