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人类,我们为什么要关心太空?

产品

2017-02-24 20:00

北京时间 2017 年 2 月 23 日,NASA 宣布在距离地球 39 光年的地方,首次发现了有 7 个地球大小的行星围绕一颗恒星运行的行星系统。

更重要的是,其中 3 颗行星位于母恒星 TRAPPIST-1 的宜居带内。这是首次在一个系统当中找到三颗宜居行星。在天文学家眼里这次发现振奋人心,“为地外生命的探寻开辟全新方向”。

到了第二天,鲜有主流媒体再持续关注此项进程了。常人眼里,这无异平日新闻。

我们总要回答一个问题:作为人类,我们为什么要关心太空?

在 64 亿公里外看见自己

2015 年,美国航天局宇航员 Kjell Lindgren 从漂浮在地球之外遥远的国际空间站里,用视频连线宣布中国作家刘慈欣的作品《三体》获得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

刘慈欣说:敬畏头顶的星空,并时常仰望。

太空探索事业的黄金时代本是源于冷战中美苏双方的太空竞赛。在双方巨大恐慌与渴望超越的兴奋中,人类耗资巨大向深空开拓。

而这些故事,却让我们看到了太空探索的另一种可能。

(1968 年 12 月 24 日,阿波罗 8 号的三位宇航员在月球轨道中向地球进行了电视直播。在那场电视直播中,人类拍摄到了第一张 “地出” 照片)

这是人类第一次在太空,看到自己的星球升起。

在那场轰动世界的电视直播上,被数次提及到的一个词是 “我们”。

我们指的是地球人。这是只有站在地球之外,回头看,才会深刻发现,原来在这个星球上纷争不断的所有人是一个整体。

当年 NASA 太空航行中心的科学副总监斯图林格博士后来说到:

在这幅照片第一次对外公布之后,号召人们警惕人类面临的各种严峻问题和挑战的呼声越来越高,例如污染、饥荒、贫困、城市生活、粮食生产、水资源管理和人口过度增长。这不能说是没有关联的。

进入深空,进入一个浩瀚荒凉的孤独深空,人类更清楚看到了自己。

29 年后,美国 “旅行者 1 号”(voyager 1)飞船,即将飞出太阳系。控制中心努力让它回过头,最后看一眼它出发的地球。

在距离家园 64 亿公里之外,人类所有诗篇中关于母星的伟大,都化为光束中若有若无的渺小。恍如尘埃。

天文学家卡尔·萨根写下了这样的话:

我们自欺欺人地认定人类在宇宙中的特权地位,这一切都被这个白光中的小点推翻了。

我们的星球是宇宙无边的黑暗中一颗孤独的尘埃。

据说腾讯创始人马化腾一直很喜欢天文学。而天文学是一种令人谦卑、塑造人格的科学。这一切的自知自省,都是浩瀚宇宙带给人类最好的礼物。

孤独如何排遣

张小龙在一次饭否的更新提到:

这么多年了,我还在做通讯工具,这让我相信一个宿命,每一个不善沟通的孩子都有强大的帮助别人沟通的内在力量。

而微信的启动页面,是一个孤独的小人,面对巨大的地球。

原图来自于 1972 年,最后一次的阿波罗登月计划。此后很长时间,人类都没有飞船再抵达如此靠近的距离对地球进行拍照,所有从外太空拍摄的地球 “全身照” 其实都是拼贴组合之作。

(从 4 万 5 千公里之外看过去,地球就像是一颗很小的蓝色弹珠)

于是,上世纪 70 年代中期,旅行者号出发了。带着见证人类文明的光盘,开始在深空中孤独地寻找伙伴。

(旅行者 1 号携带的记载人类数学,音乐文明的圆盘)

直至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确切证据表明外星文明真实存在。宇宙如此浩瀚,地球很可能是这个宇宙中唯一的文明了。

孤独是每个航空人必须面对的情感。在星空壮丽中感受无边的孤独感,这同样是地球置身于无边宇宙的困惑。

于是,借助一个千载难逢的星体轨道机会,美国继续了冷战中的深空探测计划,向太阳系之外分别发射了旅行者 1 号与旅行者 2 号。

(旅行者 1 号)

在此之前,NASA 已经向银河系先后发射了先驱者 10 号,先驱者 11 号,它们承载了两个方向的探索任务。以前记载在中学课本上为人熟悉的 “小黄图” 正是出于先驱者 10 号上的小圆盘,圆盘上简单记录了人类身体构造,以及地球在太阳系中位置,希望能够遇上外星文明。

(人类向外星文明第一次发出漂流瓶)

(目前四艘飞船大致位置)

目前,先驱者 10 号以及先驱者 11 号已经失联,正往银河深处飞去。而旅行者 1 号与旅行者 2 号已经飞离太阳系,按照设定轨迹继续前往。

于太空中找寻人性本能

一开始太空探索的成功释放了人类无穷曼妙想象力。越来越多的科幻作品试图描绘文明进程的伟大蓝图。

而现实上,天性乐观的幻想家们承担了这些年的无奈与失望。

40 年前,人类对未来世界的可能充满了信心。看着《星际迷航》长大的一代人大都有一张关于科幻未来的发明清单,“外星殖民,力场,虫洞跳跃、心灵传输台”,想象着在荒芜火星兴建城市,打造浮空交通,穿越外太空。然而 40 年过去了,人类至今还束缚在地球,月球上只留下一串纪念的脚印。

PayPal 创始人彼得·蒂尔公开表明过对人类文明发展方向的失落:

我们想要一辆可以飞的汽车,得到的却是 140 个字节(意指 twitter)。

(封面人物:奥尔德林;文字:你承诺予我火星殖民,最终我只得到了 Facebook)

这里面是有原因的。随着 20 世纪各国经济的动荡以及冷战落幕,航天大国纷纷削减了航天资金。  1972 年 12 月,阿波罗十七号最后一次登月。此后,虽然仍有空间站和航天飞机,有越来越多的人造卫星以及随之而来的经济效益,但人类太空探索的目光已经更多由星空转向地面。

如果太空不能成为未来的家园,那地球也不将是人类文明的摇篮。

但探索的脚步其实从未停止。

(地球分别和开普勒 452B(左)、比邻星 b(右)大小比较图)

早在 2015 年,与地球相似程度极高的类地行星——“地球大表哥” 开普勒 452B 被观测发现,一年后人类发现了另外一个 “地球孪生哥哥” 比邻星 b。

同年,历时五载,朱诺号探测器终于抵达木星。最近备受媒体吹捧的马斯克公布了详细的火星移民方案。

希望被重新点燃。重要的是,在历史上我们能找到熟悉的身影。

15 世纪开始,大西洋,新大陆相继被发现,从此以后,人类有更大的热情探索这片土地,无论是珠穆朗玛峰还是最深处的马里亚纳海沟,人类足迹踏遍地球。1903 年,莱特兄弟第一次实现人类的动力飞行之梦,谁也没料到这将是后来航天航空史的起步。

科技的革命性爆发从来都不是突如其来的,技术一直在默默积累。在迎来整个时代大放光彩之前,流淌在人类文明血液里关于探索的本能正微微发光。正是凭着这点光,我们能够看清楚黑洞里的未知,星空上的浩瀚。

作为人类,我们为什么要关心太空?

或许早在 1968 年的科幻神作已经给出了当年的解释:

征服可能会受挫,但好奇从未停息。

题图来自:pexels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