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能不能替暴雪游戏「逆天改命」,得看他

AppSo

01-22 18:22

上周看完 Take Two 以 127 亿美元收购 Zynga 的新闻,这个游戏史上最贵收购记录就被微软打破,18 号晚平地一声雷,微软宣布以 687 亿美元现金收购动视暴雪,一切顺利的话,到 2023 年,动视暴雪就要彻底改姓了。

▲ 玩家等级测试图(bushi)

我刷了一晚网友大开脑洞创作的梗图,狂欢过后,我更想看到暴雪在微软的指导下,续写着玩家心中的「白月光」形象,但这可能吗?

换血,再造血

这几年的暴雪,只能用「内忧外患」来形容,且更主要的是内忧。

动视暴雪 CEO 鲍比科蒂克 (Bobby Kotick) 为首的管理层,像是坏了个水龙头一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漏水,在业内溅出水花,后续产生的涟漪甚至波及了整个游戏产业。

▲ 图片来源:彭博社

从去年夏天开始,暴雪内部就频繁爆出丑闻事件,自那时起外界才发现,玩家唾弃已久的暴雪,其实早已千疮百孔,体无完肤,而我们现在才看到第一只不小心跑出来的「蟑螂」。

这一下子,《暗黑破坏神 4》《守望先锋 2》迟迟未能与玩家见面的缘由也就暴露出来了,所以这几年暴雪的核心玩家有多恨这家公司,现在就有多感激微软。

所以我们才会看到这次收购新闻引起如此轩然大波,我们玩家才不管 700 亿意味着什么,我们只是庆幸暴雪没有真的被我们「骂死」,甚至有可能起死回生,于是曾经的暴白把新的希望全都寄托在微软身上。

动视暴雪 2021 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近 4 成的净营收由动视贡献,占比 36%,总计 6.41 亿元,暴雪受到《暗黑破坏神 2 重制版》上线的正向推动,净营收同比上涨 22%,总计 4.78 亿元,手游开发商 King 月活稳中有升,净营收创纪录,达 6.52 亿元,与拥有《使命召唤》等大 IP 的动视平分秋色。

其中值得玩味的是,King 的月活数为 2.55 亿,而暴雪旗下游戏的月活只有 2600 万,意味着暴雪玩家变少,但这些更愿意在游戏中花钱,然而暴雪却反其道行之,被暴雪这几年的「谜之操作」激怒最多的,也正是暴雪系玩家。

说来也是奇怪,不论有多少玩家对动视暴雪口诛笔伐,整个集团的财务基本盘一路向好,2018 年到 2020 年,动视暴雪总收入分别达到 75 亿美元、64.89 亿美元、80.86 亿美元,这与艰难爬升的游戏开发进度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如果不是 2016 年收购了《糖果传奇》开发商 King,暴雪这个的窟窿恐怕很难补上。

▲ 图片来源:Standard.co.uk

正因如此,Bobby Kotick 自以为稳住了收入就能稳住股价,他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地忽视公司内部环境的腐败,和新游戏开发进度的拖沓。

就如约翰卡雷鲁在《坏血》里描写的希拉洛斯那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所以微软收购动视暴雪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清理门户。据报道,Bobby Kotick 在该收购案完成之后便会离任,带着近 4 亿美元分红走人。

后续微软 Xbox 业务负责人菲尔斯宾塞 (Phil Spencer) 会兼任动视暴雪 CEO,或许会将之前共事过的「亲信」,带入系统内部,从内自外「改造」动视暴雪。

新作加速

动视暴雪收购案公布的那天,我看到一条评论,大意是说在微软完成收购后,斯宾塞打开《守望先锋 2》文件夹发现是空的。

这款系列续作于 2019 年在暴雪嘉年华上公布,后续开发进度非常缓慢,原计划在去年上线,但却被一直延期,去年四月,《守望先锋》总监,那位被玩家亲切称为「姐夫」的杰夫卡普兰 (Jeff Kaplan) 宣布离职,这对新作的计划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多说一句,姐夫不是第一个出走的核心成员,近年来从暴雪离开的核心主创已超数十人。

▲ 19 年公布的《守望先锋 2》

于是在微软宣布收购动视暴雪之后,玩家圈内鲜有地达成一致意见:微软来了,青天就有了。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大部分被微软收购的游戏开发商,后来的命运都不会太差。

2014 年,微软花 25 亿美元收购了《我的世界》开发商 Mojang,当年有不少玩家唱衰这笔案子,而今天该游戏坐拥 1.41 亿月活用户,比 Mojang 卖身当年的 1400 万销量高出近十倍,如此看来微软算是成功接手了。

贝塞斯达母公司 ZeniMax Media 2020 年被微软作价 75 亿美元收购,不仅原有 IP 在稳步进行新作开发,新 IP《星域》也在 2021 年 E3 游戏展上登场亮相,预计该作在 2022 年年底就将与玩家见面,这一连串的好消息,给玩家喂下了一颗定心丸。

▲《星域》演示截图

微软用「钞能力」诠释了什么叫背靠大树好乘凉。

或许很快,手握星际、魔兽、守望先锋、暗黑、使命召唤等经典大 IP 的动视暴雪就能结束内忧外患,重回正轨开发出满足新老玩家口味的精品游戏。

▲ 部分暴雪在售及未上市的游戏作品

微软打算与新的工作室商讨如何开发那些在动视暴雪的档案中一直被搁置的游戏。

菲尔斯宾塞几天前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曾提到想复活一些尘封的老 IP,他甚至提到了《吉他英雄》《国王密使》这类曾经红极一时的作品。

那句「暴雪出品,必属精品」已成历史,但动视暴雪的 IP 依旧拥有无穷潜力。

▲ 一旦收购成功,微软将坐拥这些第一方工作室

如果动视暴雪在 2023 年正式被微软收购,按照以往经验,玩家很快就能在微软旗下游戏订阅服务 Xbox Game Pass 的首发游戏阵容里,见到这个老朋友的新作品了。

XBOX 的掌舵人,是个骨灰级玩家

微软能用 687 亿美元收购一个游戏公司,除了有钱,还得有人能说服微软现任 CEO 萨提亚纳德拉 (Satya Nadella) 和股东们掏出这样一笔巨款,这个人便是菲尔斯宾塞。

▲ 图片来源:New York Times

他在微软待了 34 个年头,他经手过的游戏作品包括《神鬼寓言》《光环》《战争机器》《极限竞速》。

2014 年他正式成为微软游戏业务掌舵人,一步步扭转 Xbox One 上市后的破碎局面(2013 年 Xbox One 主机上市时,与 Kinect 体感强制捆绑销售,定价比同期发售的索尼 PS4 贵了近一百美金,销量遭遇滑铁卢)。

同时他对游戏有着无限热情的骨灰级玩家,这几年他玩得最久的游戏是《命运 2》,游玩时间超 1200 小时(其工作室原属于微软,负责开发《光环》系列前三作,现已独立),游戏成就列表更是深不见底,说他是最爱玩游戏的 CEO 丝毫不过分。

▲ 斯宾塞的 Xbox Live 账号

凭借对游戏的无限热情,他主导推进了 Xbox Game Pass 业务,统筹了 Mojang 和 ZeniMax 的收购案(Mojang 创始人马库斯佩尔松与斯宾塞私交甚好),到如今收购动视暴雪,他对微软游戏业务的理解无人能及。

他总是在思考,我们需要去哪里?以及如何到达那里?他就像一个国际象棋棋手,总是提早想好五步棋。如果你相信这一点,他就会把你带到那儿。

Xbox 游戏工作室负责人马特布迪 (Matt Booty) 接受 Gamespot 采访时这样说道。

正是有他主持大局,微软才愿意花掉 53% 现金储备去买一家游戏公司,高层不仅信任他能盘活动视暴雪,也认为这一次收购,能给微软的其他业务(PC、XR、云服务)带来好处。

也正因为有他,玩家才相信微软能拯救濒死的暴雪。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