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是微软永恒的话题。

—— 微软中国 CTO 韦青

大声

04-16 16:39

自爱范儿建站初期以来,我们就花了不少的精力去报道微软创新杯,早在 2013 年,我们就写下了我们关注创新杯的理由:

我们关注微软创新杯的原因,不是因为它展示项目成功,或者商业模式如何颠覆,而是在于涌动于学生群体中间的那种创新思维。

从微软官方来看,他们是这么说创新杯的:

Imagine Cup 微软 “创新杯” 全球学生大赛是目前全球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学生科技大赛。2003 年创办以来,已有 190 多个国家和地区,超过 165 万名学生参与了 “创新杯” 比赛。

 

创新杯是一项全球学员技术计划和竞赛,为各领域的学员提供机会,让他们能够建立团队,通过他们的创造力、激情和技术知识来构建应用程序、游戏以及整合可以改变我们的生活、工作和娱乐方式的解决方案。

这样的官样文字并不足以让我们通俗地理解已经举办到第 16 届的创新杯。我更愿意用“学生创新奥运会”这样的比喻来形容微软创新杯。尤其是我在西雅图微软总部报道创新杯总决赛,见证各国大学生展示自己创新成果时,这种“奥运会”的感觉就更明显了。

今年的微软创新杯已经进行到了区域赛决赛阶段,在广州区决赛的赛场上,爱范儿(微信搜索:爱范儿)采访了微软中国 CTO 韦青,聊了聊创新和创新杯。

悄然间,微软的市值已经突破了 7000 亿美元,相比于 2014 年年初现任微软 CEO 纳德拉上任的时候的市值已经翻番有余,相应的,微软原先以 Windows 和 Office 为中心的商业模式早已改变,现在微软对外的新名片是云计算和人工智能。

在采访间隙,韦青向爱范儿展示了一个能够服务于盲人群体的 app,app 通过调用手机摄像头告诉盲人周围的环境怎么样,有什么样的花草树木,有什么样的人和物,甚至还能告诉盲人面前这个人的表情是高兴还是严肃。

实际上,这个技能在 2016 年就出现了,背后的技术正是微软的认知服务。这套集合了 Azure 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技术的服务早已开放,广大的创新者只要接入相关的接口,就能使用这套强大的能力,包括参加创新杯的学生们。不仅是谁都可以用这个开放技术,这项技术也不局限于平台和设备,运行 iOS 的手机可以用,运行 Windows 的 Hololens 也一样可以用。

打个比方说,微软在云计算和人工智能上开放的能力,就相当于为广大厨师提供了厨房,食材,并且还做好了样板菜为参考。其他创新者可以根据口味和需求来做出更多样化的菜品。

(微软 How-Old.net 服务示例)

How-Old.net 和 TwinsOrNot 这两个曾经刷屏的案例就是微软利用自家服务短时间内开发出来应用服务。再例如,微软自己有个名为“微软识花”的应用,长隆野生动物世界则可以专门针对园区的特点和需求,利用微软提供的基础能力和通用能力,开发出类似于“微软识花”的应用。

韦青一直为“云物大智(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这些新技术布道,其实这几年来的微软创新杯的参赛项目,实际上也大多在向这个方向发展。

2016 年代表中国参加微软创新杯总决赛的项目名为 BoneyCare,这是一个基于云端语音识别技术和波形分析技术的口吃辅助治疗 app;而夺得今年创新杯广州赛区冠军的 98K 小分队的项目是智能光谱仪,可用于食品检测领域,同样也用到了云端数据分析。

包括广州赛区决赛所在的场地——独角兽牧场孵化器,也是南沙区政府、微软中国和香江集团三方一同打造的创投加速器,瞄准的就是云计算和人工智能。而在北京,微软也有著名的,被称为“比进哈佛还难”的微软创投加速器

我们很难再看到类似于微软这样投入了大量资源在扶持学生创新,孵化精英创业的科技巨头:苹果喜欢默默收购,Google 喜欢自己搞研发再投个资,BAT 则喜欢利用资本和资源把触手伸往中国互联网的边边角角。

(右三为微软中国 CTO 韦青)

这种创新要从大学生抓起的逻辑何在?是为微软培养后备力量吗?韦青说:

创新杯在前,孵化器在后,我们可以这样讲,创新是微软永恒的话题。在那个年代,创新杯就是个比赛;现在呢,有了双创,所以有了孵化器的概念,到明年就可能是中国制造 2025,到时候可能会有一些工业 4.0,智能制造、智慧医疗等等的项目出来,这一切都有一个脉络,那就是创新,和先进技术的普及。

(纳德拉和创新杯参赛学生交流)

在 16 届创新杯的历史上,创新也有一个演变的过程,韦青列举了四点:最早的学生创新项目都是封闭式的,桌面端的;现在很多服务都部署在云端,更开放了;早先的开发工具都是专有开发工具,现在的开发工具都开源了;现在的创新项目和实际需求配合越来越紧密,产品化能力大幅提高;参与到创新杯的学生开始集中在计算机和软件工程专业,现在来源得到了极大拓展,包括很多文科生艺术生都参与进来了。

这十几年的历程中,参加创新杯的学生有的进入到微软实习,后来成为了微软的员工,更多的,则成为业界创新的翘楚。韦青回忆十几年前自己培养了一批学生,其中有被比尔盖茨授予“创新英雄”称号的邓潇。邓潇后来创立了做大数据可视化的数字冰雹公司,神舟五号上天时指挥监控中心所用的大屏幕展示面板就是采用数字冰雹的技术。

在创新杯这个场合上,其实韦青着重强调的是微软的两个宗旨:创新是微软的本源,对年轻人的创新支持,是微软基因中的一部分;微软不仅仅去研发云计算以及人工智能这些前沿技术,也在尽力通过创新杯和各种孵化器等等形式,让技术更普及,得到最后的落地。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在移动设备优先的大环境下,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内容消费衍生出了多种新的商业模式,它们不仅带来了多样化的营收,还让用户能够更好、更灵活地做出购买决定。

查看全文 —— 硅谷风投公司 A16Z

我只能说明年的巴展(巴塞罗那 MWC 大会)我们还会有更厉害的技术,不只展示一些通过供应链等合作获得的一些能力

查看全文 —— OPPO 副总裁沈义人

Twitch 用户一般一天不会多次打开 app,但他们观看时间会更长。我觉得这是健康的。就像我会去看电影,一次花上两小时,但这不意味着我对电影上瘾了。

查看全文 —— Emmett Shear,Twitch CEO

苹果和像麦当劳这样的连锁餐饮业其实都陷在类似的问题中:它们的健康营收增长数据背后都藏着潜在的需求问题。

查看全文 —— Sarah Halzack,《彭博社》评论员

一直以来,大部分人都默认下一个比尔·盖茨将会和上一个比尔·盖茨很像。当社会预设科技人才是某种人的时候,这种刻板印象就会反向打击年轻女性和有色人种加入科技行业。

查看全文 —— 梅琳达·盖茨,盖茨基金会联合创始人